顶果钦哲解码伏藏

贡秋•巴炯过世后,她特别的私人物品都给了家族成员。我收到了一张以空行母秘密文字书写的黄色羊皮纸。因为我担忧可能会将它弄丢,所以把它托付给德喜叔叔小心看管。只有身为伏藏师的了悟众生才能破译这种秘密语言,而罗索•达瓦(顶果钦哲)就是这样的人。

德喜叔叔在好几个场合中遇见了罗索•达瓦,其中一次是在慈克寺上方的隐修处。在那次探访中,德喜叔叔把那张有着空行母文字的小黄色羊皮纸拿给他看。遗憾的是,伟大的上师秋吉•林巴自己从未将它解码过,但他告诉贡秋•巴炯,里面包含了许多教授。德喜叔叔告诉我接下来所发生的事。

“人们说你能解读象征性的文字。”德喜叔叔跟罗索•达瓦说:“我自己没有这种能力。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能将空行文字解码吗?”

钦哲祖古回答说:“看情况;有时候可以,有时候也没办法,我无法保证。”

德喜叔叔把秋吉•林巴的那张羊皮纸拿给他看,告诉他里面应当包含了一部伏藏法,但伟大伏藏师从未成功地将它写下来,所以问他是否愿意尝试一下。

顶果•钦哲回答:“既然你是秋吉•林巴的子孙,我们可以试着合修莲花萨唾,即秋吉•林巴的清净相仪轨,然后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们应该在供奉伟大伏藏师(即秋吉林巴)遗体的佛堂里一起修法,就让我们等个几天,在朔望月的第十天到那里去。”

德喜叔叔一直待在慈克寺上方称为“敏珠林”,即“成熟与解脱圣殿”(Sanctuary of Ripening and Liberation)之意的隐修处,下山到寺院的路径非常陡峭且危险。德喜叔叔那时候已经相当年迈了,所以第十天一早由人员护送下山。只有他们两人坐在一起,以丰盛的会供修仪轨。这是一部独特的仪轨,是秋吉•林巴圆寂后,由伟大钦哲发掘出的心意伏藏。为了让他们能不受打扰地专注于空行文字,到了某个时候,德喜就把大门锁起来,不让人进去。

“黄色羊皮纸需要浸泡在五蜜所制成的甘露中。”顶果•钦哲接着说道:“将一些神圣的甘露丸(mendrub)溶解在大麦酒里,再将羊皮纸放在上面。”

有趣的是,写着伏藏法的纸张对液体的反应与与普通纸不同,绝不会损毁。

然后他们开始在黄金佛塔前修仪轨,并一路进行到持咒,大约花了一小时时间。就在那时候,顶果•钦哲要求将装着甘露,而上面放有羊皮纸的容器拿过来给他。

“你有看到任何东西吗?”德喜问道。“什么也没有。”

所以他们又继续修法,还特地不断重复唱诵一篇对伟大伏藏师清净相的加持祈请文。过了一会儿,顶果•钦哲说道:“我们再看一次。”当他们掀开盖子时,他大叫道:“现在我可以看见了!拿一些纸过来写在上面。”

德喜叔叔在心里自言自语道:“能否解码与吉祥的因缘有着关联性。一个人应该确实避免任何极端,而在目前这个情况下,纸张既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我想知道我应该拿多少张纸。”

他走(向)橱柜,找了一些空白的手工纸,大小与秋吉•林巴曾经发现伏藏法的羊皮纸相同。他拿了四十张纸回到座位上。

顶果•钦哲拿了纸张后,特别提到:“这会需要一点时间。”接着开始振笔疾书。他们一直把门锁着,甚至连侍者都无法将他们的午餐送进去。五点之前,四十张纸全部都写满了。

德喜叔叔告诉我,从十点到五点,空行母的象征性文字就在顶果•钦哲的眼前自行发生变化,顶果•钦哲只不过是将他所看到的东西抄写下来,在最后一张纸上完成了最后一段话的最后几个字。

当顶果•钦哲完成抄写后,他告诉德喜叔叔:“看来你必须是这部教授的主要领导者,因为你是伏藏师儿子的转世,而我只不过是他的助手罢了。秋吉•林巴的伏藏羊皮纸是真品,而我在我的净观中也获得了他对这项任务的圆满加持。这部伏藏法有三个层次的细节:详尽、中等、简化。如果我写下来的是详尽版本,那会写满一大册,超过了当前的需求。我写下来的是中等版本,但内容已经是完整的了。现在时间到了,文字也看不到了。所以,让我们把仪轨修完吧。”

他们继续进行会供,并以回向功德作为结束。德喜叔叔随即请求顶果•钦哲给予灌顶,“即然你已将文字解码,就应当将之用来利益佛法与所有众生。所以,请你即刻就给予我这部法的灌顶。”

顶果•钦哲回答:“我一定会这么做的,别担心。不过,我首先必须让它得到我上师宗萨•钦哲的证实,他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法王。虽然我对羊皮纸的真实性无所怀疑,但我对自己的解码能力并没有十足信心。所以先让我拿给他看,如果他确认了这是一部真正的佛法教授,并同意将它宏扬出去,那么我一定会回来给予你灌顶与口传。不这样做的话,只将伏藏法解码是不够的,因为我自己无法判断它的真实性。”

德喜叔叔回到山上的闭关中心,那天晚上,他慢慢将经文从头至尾读过,所有经文包含了为《八大成就法》(Eight Sadhana Teachings)当中,八大黑鲁嘎(eight herukas)的八位佛母所写的仪轨。之前有许多版本的仪轨是针对男性黑鲁嘎,然而这部伏藏法并不寻常,因为是以他们的佛母为基础。

顶果•钦哲写下来的经文是以根本密续开头,近似《密藏密续》的简短版本,内容优美、清晰得令人赞叹,而且还包含了密续完整的十个主要面向;接着这部密续的,是一部仪轨,再来就是包含一般与更高次第的灌顶仪式,且针对每一次第都有所阐释,而它们的深奥与广博都让我叔叔感到诧异。

这是秋吉•林巴有关八位佛母的伏藏法如何化为书面形成的经过。德喜叔叔后来告诉我:“无庸置疑,顶果•钦哲知晓象征性文字!我一丝怀疑也没有。”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