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三年,但一点儿也别禅修!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位从东藏果洛省来的喇嘛,前来拜见伟大的蒋贡•康楚•罗卓•泰耶(第一世蒋贡康楚1813-1900)。这位喇嘛吿诉蒋贡仁波切,他已经待在闭关小屋禅修了九或十年:“我的修持现在相当不错,有时候会有某种程度的神通力。当我专注于某个东西时,那东西就会动也不动;我觉得如此安静而祥和!我经验到某个全无念头与概念的境界。有好一大段时间,我只感到大乐、清明和无念。我想说自己的禅修一直以来都是满成功的!”

“喔,真可惜啊!” 蒋贡•康楚如此回应。

这位禅修者稍带丧气地离开,隔天一早又回来了 。

“真的,仁波切,我的止修不错。我有办法让所有愉悦、痛苦的心智状态都变得同等。瞋、贪、痴三毒对我再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力。禅修九年之后,我觉得这种层次相当不错。”

“喔,真可惜啊!” 蒋贡•康楚如此反驳。

禅修者心想:“他是以超越忌妒而著名的卓越上师,但听起来他好像对我有些忌妒。我真怀疑!”于是他说:“我来这里,是想要问你有关心性的事情,因为你的名气十分响亮。我的禅修在白天算是不错。我一点儿都不想问这方面的事情,我对此相当满意!我想问的是如何在夜间修持,那是我还有一些困难的地方。”

再次地,蒋贡•康楚仍只是回答:“喔,真可惜啊!”

这位喇嘛心想:“他一定是嫉妒我!他可能连我所具神通力的一小部分都没有! ”

接着,禅修者解说他的神通:“对我来说,要我看到三、四天后的未来,根本不是问题。”蒋贡•康楚再次说道:“喔,真可惜啊!” 他还是如此回应。

这位禅修者回到住所,他必然开始自我怀疑,因为过了几天之后他又回来,说道:“我要回去闭关了。我现在应该要做什么?”

蒋贡仁波切告诉他:“别再禅修了,从今天起,放弃禅修!如果你想听我的教言,那么就回家闭关三年,但一点儿也别禅修!不要养成静止的状态,一点儿也不要。”

禅修者心想:“他在说什么!我真纳闷这是为什么,那是什么意思?一方面,他应该是位伟大的上师。我就试试看会发生什么。” 因此他说:“好的,仁波切”,然后就离开了。

当他回去闭关,花了好大力气想办法不要禅修。每当他稍稍放手、不去禅修,却总是发现自己又再度禅修了。后来他说: “第一年真的很难!第二年稍稍好些。” 这时候,他发现在“禅修的动作”中,他只是让自己的心一再忙碌。现在他了解蒋贡 • 康楚说 “别再禅修” 的意思了。

第三年他达到了真的无修,把刻意的养成全都抛诸脑后。他发现了一种纯然离于作为与禅修的状态,单单只让觉性就是自然状态。那时在他的修持中,什么惊人壮观的事情都没发生,亦无特别的神通力。更甚者,他那大乐、清明、无念的禅修觉受也消失了,他事后回想:“如今我的禅修真的彻底迷失了!我最好回去请教更多的指导。”

他回到蒋贡•康楚跟前,并述说自己的经验,仁波切回答: “好极了!太好了!这三年让你的禅修成功了!很好!” 蒋贡•康楚继续说:“你不必刻意把什么留在心中而禅修,但同时也不能分心!”

禅修者说:“可能因为我先前静止的训练,不过实际上,分心的时间也很短。不再有多少分心散漫。我想我已经知道你的意思,我经验到一种不由禅修制造、但可自身持续一段时间的状态。”

“好极了!”蒋贡•康楚说道:“现在,你的余生就这样去修习!”

这就是果洛来的禅修者故事,后来他达到了很髙境界的了悟。

参考资料

  • 《彩虹丹青》( Rainbow Painting, Rangjung Yeshe Publications, 1995)祖古·乌金仁波切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