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第一世阿宗珠巴仁波切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在十九世纪,诞生了一位伟大的大圆满祖师第一世阿宗·珠巴卓度巴沃多杰(1842-1924),莲师曾预言第一世阿宗·珠巴大师的诞生,伏藏大师德钦林巴也有预言:时际末法之世时,具德胜士名 “珠”者,广利众生弘圣教。

1842年六月十五日,在四川省白玉的昌台区,蒙古族牧民阿察家中诞生了特别的男孩。当时有一道绚丽的彩虹从天窗射进了他们家住帐篷及出现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瑞相。并相继得到一些大德的认证,也被仲地之嘉哇强秋认定为竹巴噶举大师贝玛噶波(1526—1592)的转世之一,因此得名为“阿宗竹巴”。阿宗·珠巴稍大一点的时候,在莲师二十五大弟子之一的努钦˙桑结益喜转世的大班智达西青文珠˙久美图兜南杰座前受了皈依戒,赐名:贝玛多阿龙珠桑波。十二岁那年,阿宗·珠巴跟着他的叔叔和哥哥到第二世噶陀司徒仁波切(1820-?)座前听受《明界金刚心要》。藏历十一月的一天,司徒仁波切升座传讲前行,刚讲完经题开始讲第一章,第一世阿宗·珠巴就已经领会到了全部的义理,当讲到“死时无常”一节时,他的心中顿时生起了“不知何时死”的真实体验,激动得泪流满面。法会结束的时候,司徒仁波切拿出有极大加持力的佛像、经典、佛塔送给他作纪念,语重心长地嘱咐他好好修学,将来通过灌顶、教授、导引等方法利益众生,将佛教事业进一步发扬光大。此后,阿宗·珠巴又到白玉佳珠多阿丹增和文珠·仁增吉美让卓座前,听受了天法《佛陀近觉》、日达林巴《心修》、玛底《狮面母》、《静猛密义自解脱》、《中阴六种教授》等法的广大灌顶和教授。

  有一年阿宗·珠巴拜见格鲁派大班智达章嘉格西扎巴顿珠。扎巴顿珠非常高兴,给他讲授了《入行》四章、《密集众尊》、《圣乐铃传规》、《蓝白怙主》的所有灌顶、传承、讲解和口诀。临别时,嘱咐道:“这一生是你最后一次化现菩萨身,你要好好护持菩提心。”

  又过了几年,第一世阿宗·珠巴见到了后来得到虹身成就的白玛邓灯祖师,献上传授《大集经要》需用的经典以及其他供养。白玛邓灯祖师非常高兴,将甚深法要《虚空自解脱》的灌顶、传承、口诀等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并授予他传承这一教法的法权。阿宗·珠巴并充当了白玛邓灯祖师的侍者,一天,白玛邓灯祖师把阿宗·珠巴叫到跟前,对他说:“你这一世的因缘是以俗家人的身份出现,因材施教,弘扬大圆满教法。”阿宗·珠巴一听白玛邓灯上师说自己不能出家,急忙跪下来恳求道:“上师啊!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立志做一个托钵的比丘。请您老人家想想办法,千万不要再让我去操持那些俗家的事务了!”白玛邓灯祖师听了之后安慰他道:“徒弟啊!你要记住,世上有些事情,有时候不是说你自己不想干不干就成啊!做不做俗家人完全由不得你我啊!这些以后你慢慢就明白了。”从那时起,听从白玛邓灯祖师的强烈建议,阿宗·珠巴就蓄留长发并穿戴密咒士的装束。

一次,阿宗·珠巴读到了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注解和《密宗道次第》、《大手印讲解》等著作,彻底打消了过去对宗喀巴大师的疑虑与误解,生起了与自己上师无有差别的信心。

  此后不久,第一世阿宗·珠巴去噶陀寺拜望司徒仁波切 ,上师对他说:“徒儿啊,我告诉你,现在康区上下有资格传授无上显密教法的只有蒋扬钦哲一个人,你应该到他那里去进一步深造。”听了上师的话,阿宗·珠巴来拜望 第一世蒋扬钦哲 旺波尊者,并住了下来,虚心求教。尊者 高兴地传授了他许多教法的灌顶教授,并将《宁提母子》等光明秘密心要的所有传承、口诀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收他为心传弟子,立为修证意义上的合法继承人。此后,阿宗·珠巴又前后26次到尊者座前求示法要,依次听受了诸多法要、尊者还特别授予他《空行密集》教法的法权,并将此法根本、分支的广大灌顶、导引和口诀全部为他进行了传授。在传授事业空行之真言灌顶时,尊者身穿咒衣抛掷降伏“朵玛”作利益众生的事业,阿宗·珠巴清楚地看到上师抛出的“朵玛”调伏了许多边地的野蛮部落,灌顶、导引之后作荟供时,他心中无比兴奋,禁不住“哈哈”大笑。遵照上师蒋扬钦哲 旺波的教诲,又到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座前听受了《大宝伏藏》、《噶举密藏》。在佐钦寺白玛班扎法王座前听受《上师心滴》的广义灌顶和导引时,白玛班扎法王对他说:“你将来一定会成为像圣者美久·囊卡多吉(博主注:即是第四世佐钦法王)那样的瑜珈士。”之后,第一世阿宗·珠巴去拜见华智仁波切,华智仁波切对他非常器重,为他传授了《前行指导──普贤上师口诀》、《隆钦宁提扎龙之成熟导引和幻轮》、《导引,智慧上师开示》、《善行指导》的广略二种教授。分别时,严词教诫,勉励他多培养弟子,弘传佛法。在后来的若干年中,阿宗·珠巴一直不停地努力修学,广泛闻思,听受密法,如《幻化威猛大海“决”》、《三种休息》、《龙钦七宝藏》、《四部宁提》。

第一世阿宗·珠巴又从麦彭仁波切那里听受了《萨日哈心要》、《如来藏总义》、《经总集注释》、《信念明灯》、《如愿速成讲解》等,在晋美嘉威纽固(1765—1843) 之转世化身仓珠·衮桑德钦多杰座前听受了《空行心髓》的灌顶教授和《普贤上师口诀》,在木雅堪布诺布丹增座前听受了《总集》全部教授以及他新编的《大悲观自在》和《长寿修法》集要的灌顶和教导,在多钦哲之子-----多杰扎寺卸任堪布甲色南杰座前听受了《北藏灌顶法要》,在噶陀司徒仁波切座前听受了钦哲仁波切之意伏藏《三根本光明心要》的灌顶教授,在叔叔贝玛坚赞座前听受了《宁玛续部》和《格则班智达文集》教授,在新峨尔寺堪布索南坚赞座前听受了《三种空行秘密宝瓶》,在木雅堪布座前听受了《功德宝藏本注》和第一世多智钦之注释《大海点滴》,在岭仓堪布楚臣嘉措座前听受了《甘珠儿》,在噶陀堪布格桑旺秋座前听受了《丹珠儿》中的所有教授部分。

  当他见到伏藏师邬金仁钦林巴时,随即被仁钦林巴确定为其甚深伏藏教法根本上的继承人,听受了所有的伏藏教授,并达到了己心与上师心无二无别的境界。

  第一世阿宗·珠巴一生专心至致地从事大圆满法的修炼,达到了四种显相圆满现前的证境。他住世期间,修过三处寺庙,例如先在冬热神山对面的山谷中修建了彭措噶察(汉译义“圆满极乐园”),后又修建了奥莎梯确林(即今天的阿宗寺)。但从不积攒钱财,也不住华丽的房子,生活上一切随缘。三十二岁时,他得到了仁增·晋美林巴(1730—1798) 智慧身的摄受,证境进一步提高。此后,又接连得到了很多上师、本尊的摄受。那时候,正如预言中所说的那样,他成了一位名付其实的密咒士,一副古代国王的装束:白布缠头,戴着天珠、珊瑚、护身佛盒等首饰。今天,这种装束只有在卫地妇女们中间才能看到。

  阿宗·珠巴有发掘甚深伏藏密法的法权。他驻世期间,发掘出了以《光明金刚密藏》、《心修多杰佐烈》、《金刚手》等为代表的许多伏藏密籍。

  正如噶陀司徒仁波切、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尊者和华智仁波切等圣贤所预言的那样,阿宗·珠巴长期传授大圆满教、藏的灌顶、传承和殊胜成熟解脱道的导引,培养了许许多多的仁人志士,他的弟子中有雪谦嘉察仁波切、第六世雪谦青绕绛巴、第二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宗萨钦哲·确吉洛卓、岭国的国王、噶陀莫扎仁波切、索芒仲巴˙噶玛确吉宁吉、多仁波切康松斯诺协巴多杰等雪谦寺、佐钦寺、噶陀寺、白玉寺等大寺的很多大小喇嘛活佛,还有多钦则之子多杰扎寺卸任堪布甲色南杰活佛、锡金人图丹曲尼、峨尔寺塔则大堪布、德雄活佛绛阳丹增、雍仲笨之持教者丁青扎珠、二位蒙甲活佛。

  应邀在噶陀寺、佐钦寺传法期间,阿宗·珠巴为具足一切智见的噶陀·司徒仁波切和第五世佐钦法王土登·曲吉多吉分别传授了《四部宁提》的全部灌顶指导和《大圆满前行、正行和结行》广大导引次第,为寺院常住的所有喇嘛、活佛、堪布及来自四方的求学者传授了多种广略灌顶和指导,为格蒙·云丹嘉措、堪布贡巴、大成就者喇嘛他耶、隆多、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等传授了灌顶、导引和口诀。阿宗·珠巴的弟子遍布康、卫、藏、安多、印度北部一带藏族居住区及汉地、不丹等地,其中有岭噶尔法王父子、加拉王吉扎多杰和他的女儿诺增旺姆等达官显贵,也有很多黎民百姓,无论贵贱,均沾法益。他一生曾无数次传授各种大小、深广法要的灌顶和讲解,世出世间二种利益众生的事业极其广大。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胜乘大圆满教法如一轮红日当空,放射出耀眼的光明,照亮了整个雪域大地。他经常教诫弟子:“我虽然拥有很多深密伏藏法要的传承,但是我一生只把精力集中在修习光明大圆满上,我认为这样就足够了,不需要再去贪求其他远传、近传的法门。希望你们也能像我一样,踏踏实实去专修大圆满。总的说来,要想成就佛果,个人的福报、愿望和所修的法三者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我从小至今刻骨铭心的一个愿望是:让所有听到我名字的人,都能超生到净土中我的周围;另外,不管我在不在世,无论自己还是他人都能严持戒律,无一人违犯誓言。”临圆寂前,对弟子说:“如今我老了,要走了,莲师有嘱托,中阴界还有三亿众生要我去度化。”圆寂时,出现了日食、巨响等许多吉祥的征兆,幻网静忿、普巴等曼荼罗中诸尊和空行前来迎接,夜间,从阿宗·珠巴鼻孔中“哧溜溜”射出好多黄豆大小的光团,1924年12月10日黎明时分心性回归于本初法界。阿宗·珠巴圆寂后,他的法体存放了六十多天供信众礼拜供养。二月初十,以白玉活佛为首的十三位有活佛和堪布身份的弟子依相同的曼荼罗作供养,很多信心纯净的人看到空中现出了许多阿宗·珠巴大师本人的影象。荼毗时,出生了很多舍利,同时还显现出了许多希有的瑞相,心脏、舌头、眼睛完好无损。

阿宗·珠巴仁波切卓兑巴沃多杰身、语、意最杰出的弟子有第一世阿宗˙甲色活佛仁增˙久美多杰(1896-1960)、宗萨钦哲·确吉洛卓、第一世白玛旺杰、女儿直美旺姆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a33160102ep4g.html

资料2

藏语版关于阿宗珠巴最详尽的传记名为“为具缘者解脱烦恼:至尊成就者之王——持明卓度帕渥多杰之生平与解脱之路”,由其子久美多杰于1945年撰写。天增龙多尼玛的Snga‘gyurgrubdbangrgyalbardzogschenpa’igdanrabschosbrgyuddangbcaspabyungbabrjodpa’igtamyidbzhindbanggirgyalpo‘iphrengba,Krunggo’ibodrigpadpeskrunkhang,2004,615-622页中包含有他的一个简传。英文版最长的传记见纽舒堪布的《殊胜宝蔓》莲花出版社,2005,290-296页。他生平的趣事也可参看《明月——顶果钦则自传》,香巴拉出版社,2008,以及噶陀司徒却吉嘉措的《土登夏伽室利——藏地瑜伽士之生平与解脱之路》,香巴拉出版社,2009。

资料来源:《虹光身:多登•邬金天增的生平与证悟》/南开诺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