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噶玛恰美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噶瑪恰美仁波切 (Mahasiddha Karma Chagmed Rinpoche) (1613 - 1678)

     金剛持明噶瑪恰美仁波切於西元1613年,誕生於西藏扎膜岡,一個稱作永脫多康,附近有金色河流蜒向南流的地方。蓮花生大士曾有預言:「會有位名具噶瑪之聖者,誕生在多康的中央,身體前後有痣相莊嚴,代表俱生法、報、化三身成就,將滿足眾生的需求及令殊勝的教法綿延增長。
     如預言所示,恰美仁波切的父親西藏的一位偉大的傳承持有者,名字叫貝瑪旺扎(Pedma Wangdrag)。他不僅是一位博通經續的學人,在生、圓次第的修持更是圓滿成就。貝瑪旺扎曾多次親見蓮師、金剛亥母及其他本尊並獲得加持。當他圓寂時,火化中遺留著絲毫無損的心、舌及眼,從牙齒孳生出無盡的舍利子,牙齒及骨頭上浮凸四臂瑪哈嘎啦法相及種子字阿等。
     恰美仁波切母親的名字是覺仰奇(Chokyong Kyid)。她擁有智慧空行母的所有特徵,在心續上蘊孕著對眾生無盡的愛與慈悲。在覺仰奇懷著恰美仁波切的那個晚上,她夢見黑臉護法恰洛東參(charog dongchen)到她面前,清除所有的障礙並加持她,同時也夢見她騎著白馬,手持油燈飛過一個村莊。當他誕生時,他的父親,也就是大成就者貝瑪旺扎,給予這個嬰孩惹那林巴岩藏及阿彌陀佛多瑪密集心要灌頂,因此尊者在誕生時便接受灌頂,特別是惹那林巴的岩藏。
     尊者生來便具有強烈的慈悲心與非凡的智慧。由於前世的宿緣善根,從小就對三寶有猛烈的誠信,對正法有迫切的希求心。從孩提時代就對觀修心性有濃厚的興趣,經常在草坪上打坐觀察自心,五歲時已對心的本來面目有了一定的認識,並經常看到神、天人及非人等。當他在遊戲時,會舉行各種法會儀式,及製作法會所需之材料。在他六歲時,他的父親教他文字的讀誦與書寫,由於天資聰穎,沒多久便運用自如,流利閱讀經論謄寫典藉,不久就接觸到密勒日巴二十萬歌集,有一次,他唱頌密勒日巴歌集的揭語時,進入三摩地達很久的時間。七歲的時候,在仲巴上師前剃度出家,從此以後,謹持淨戒,修持六度萬行。九歲時,尊者從他的父親接受了許多較小的灌頂法要、日常修法儀軌、曼陀羅的建造,天文及其他學問,在當時,尊者以學習上的聰穎廣為人知。當他十一歲時,尊者遇到了他過去累世的上師,普拉瓦夏拉(Prawashara)大瑜伽士,並從上師處接受了許多灌頂和口傳,在此時尊者便立志要成為一個金剛乘修行者。由於他的決心,恰美仁波切在十一歲至十九歲時,便於多處尸陀林靜坐修法,修持本尊,召遣護法及降服四魔與違緣等。之後尊者也修持許多成就法,包括摩尼寶珠總集修持、憤怒蓮師、但堅護法、瑪哈嘎拉,及其他眾多法要。依據密續的教導,他每個本尊均如實地修持一個月,且由於他的專注及毅力,每種修持的成就徵兆一一顯現。在嚴格的閉關中,尊者從來沒有讓他坐墊上的溫度消失過,為了避免昏睡,他將坐墊放在小凳子上,若他的身體向任一方傾料,他將會跌倒。尊者也從密續大師「薩迦」傳承的貢噶南嘉 (Kunga Namgyal),接受了念誦、禪修觀世音菩薩及大手印的口傳,修持後,他向上師印證他的証悟及接受了直指心性的教授。
     尊者於十九歲時,了解到戒律對教法存續之重要,及珍貴的暇滿人身之難得易失,決定將此生完全投入在佛法的修持上,於莊帕昆噶南佳(Drungpa Kunga Namgyal)接受了皈依及居士戒,法名為噶瑪桑卓(Karma Samgrub)。
     同年的十一月十五日,他行腳至噶瑪巴駐錫之祖普寺,在此偉大的寺廟內,由第二世噶瑪巴噶瑪巴西以神力塑成之釋尊像及三寶前,由旺秋覺雷南佳(Wangchuk Choglei Namgyal)大堪布授予沙彌戒。他的親教師為蘇里莊帕德卻(Zurri Drungpa Dechog);而他的祕密老師為給隆寧瑪,於合乎密續儀軌的儀式後,尊者成為一位如法受戒的沙彌,戒名噶瑪洛本。並在當天晚上,他受具足比丘戒,法名噶瑪恰美,並加入圖登寧林寺(Thupten Nyinling monastery)的僧團。噶瑪恰美仁波切以普通比丘的身分,身、口、意三業殷勤、不辭勞苦地服侍僧團。他學習的主要科目包括因明、印度五大論、止貢之一心及其他課程。尊者非常地勤學,且定期與其他偉大的學人請益以澄清法上的疑點,而獲得更深的領悟。在圖登寧林寺的戒規要求極嚴,噶瑪恰美仁波切對戒律如法守持,如護眼珠,從無違犯。
     在龍年時,大寶法王(嘉華噶瑪巴)卻英多傑及他的兩位心子(嘉察仁波切及夏瑪仁波切)造訪圖登寧林寺,尊者在連續的六個月內,親聆噶瑪巴開示大手印,藥師佛法,止貢之一心、彌勒五論及其他珍貴的灌頂與口傳。之後一年半的時間,恰美仁波切在謝卡崗地區隨侍噶瑪巴及他的兩位心子,他盡所能地勤奮學習,在蛇年依噶瑪康桑傳統所舉辦的祈願法會中,噶瑪恰美仁波切在壹萬兩千僧眾前接受辯經考試,他浩瀚的學養使他的名聲如日中天。
     當噶瑪恰美仁波切二十二歲時,嘉華噶瑪巴卻英多傑回歸法界。當噶瑪巴圓寂時,約有噶舉傳承八萬僧眾聚集,對噶瑪巴行不思議般雲集的供養,因過去曾有登地菩薩捨身供一千油燈,噶瑪恰美仁波切於是燃其一根右手指當油燈來供養。當尊者行此難行之捨身供養時,他安住在樂空不二之法性中,他的回向功德力,與普賢王如來祈禱文之果報無二無別,因他的功德與成就,周遭目睹此勝行之僧眾都沉浸在信心洋溢、法喜充滿中。而噶瑪恰美仁波切自己在深觀中,見到嘉華噶瑪巴給予他加持。幾天後,手指因感染,噶瑪恰美仁波切有瀕臨死亡的感覺,雖然他經驗到此極端的苦楚,但尊者不僅沒有絲毫的悔意,他的信心反而較以前更加深廣。
     當閱讀岡波巴大師之解脫莊嚴寶論時,噶瑪恰美仁波切至拉薩聖城去接受嘉千秋巴傳承之菩薩戒。在覺沃釋迦牟尼佛像前,噶瑪恰美仁波切再度燃其一根左手指當油燈來供養,之後他獲得菩薩戒。許多從尼泊爾與蒙古來的朝聖者,均驚異地目睹此殊勝行。
     之後,噶瑪恰美仁波切返回他的出生地,並在山上一座關房閉關。他每天修持覺卻祈禱文及那洛巴六法。為了利益眾生,他毫不在乎己身之物資而不斷地為在世者及亡者修法;對那些具信與虔誠者,他會給予成熟灌頂及解脫口傳;雖然尊者有能力行誅法,他卻從未傷過任何眾生的一根毛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