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示经函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表示经函是唤醒伏藏于掘藏师心性本体中的心意付嘱传承、证悟和法藏的钥匙,被写在黄卷上。地伏藏的发掘主要是找到记录表示经函的黄卷,然后再将之解码,因此表示经函是地伏藏的核心。

其他名字

Symbolic Script,brDa Yig

表示经函的来源

表示经函是由莲师具证的诸弟子书写的,有时是莲师亲自书写的。他们能够在一弹指间写完长度是《喇嘛贡度》一百倍的表示经函。

表示经函的分类

以书写的文字区分

表示经函从文字来区分有两种:空行文字经函和非空行文字经函。对于所有不同的空行文字经函,只有具高度证悟者或者具特定德玛传承者才能阅读。非空行文字经函包括藏文、梵文和其它印度文经函。

以内容的长短区分

表示经函以内容区分有三种:

  • 第一种被称为“仅仅可见”,是最短的一种,可能是一两个字,而且不一定是名词。
  • 第二种是“仅作指示”,中等长度,可以是历史中的一段、一个大纲、经文的标题,或者直接或间接指示古时候莲花生大士传授此法时的事件的短语词组。
  • 第三种是“完整经文”,是全部经文的表示经函。如果经函已经是完整的经文,那就没必要再唤醒经文之句:在这个意义上,它不算是“表示经函”了。但它有助于唤醒经文之义,尤其是唤醒心意付嘱传承和在掘藏师心中的法藏。因此它具有前两种表示经函所具的效用。

以阅读解码时文字的稳定性区分

当掘藏师阅读并解码空行文字的表示经函时,它们会有两种行为表现。其一是当掘藏师阅读经函时,经函(文字)经常在变化或者显现得不清楚,或者有时候意义在变化或不清楚。有时候文字和意义都在变。吉祥的缘起和预备修法有助于让阅读稳定和清晰。如此行为表现的表示经函被称为“虚幻神奇经函”。

在另一种常见的类型“非虚幻神奇经函”中,文字和意义从一开始就都很清晰稳定。这些变体的产生并非仅仅是因为表示经函本身,而更主要是依赖于在掘藏师心相续中唤醒过去的经历和习气的程度。

表示经函的解码

解码过程可能是几天或几个月,有时甚至是几年。 如果经函不是藏文,则有三种主要的解码方法。

  1. 有些情况下,在箧子中会发现和表示经函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解码钥匙,它让表示经函和藏文之间字母与字母一一对应起来。
  2. 在其它情况下,不明原因的事件会使掘藏师唤醒相续中解码经函的能力。
  3. 还有的情况下,仅仅见到经函,掘藏师顿时就能阅读了,而在另外的情况下这种能力来自于盯着经函反复地看。

如果掘藏师自己不能解码表示经函,那另一位曾从莲师得到相同法藏的心意付嘱传承的人可以为他解码。根据他的传记,钦哲旺波解码了部分属于秋举林巴(1829-1870)的表示经函。列绕林巴(1856-1926)曾带着四卷他自己无法解码的表示经函来见第三世多智钦,后者为他解码了其中的两卷。

解码经文的誊写

如果表示经函是“完整经文”类别的,或者它伴随有字母对照表,那任何人都可以誉写。但如果是一种未知的文字,或者它是“仅仅可见”或“仅作指示”类别的,那只有掘藏者或曾在过去得到过莲师心意付嘱传承、此生也是掘藏师、并且已经得到掘藏者本人开许可以将表示经函解码和誉写经文的人才行。

再伏藏

表示经函被誉写成文后,通常被重新伏藏为德玛。乃至在空行刹土中,某些表示经函也只有一份拷贝。因为它们极其希有,在誉写成文后,有必要将它们重新伏藏为德玛。它们不一定要重新伏藏于当初掘藏之地,但护法神必须是原来的那些。如果它们会利益未来的众生,应该将掘出的法藏重新伏藏。掘藏师将表示经函重新伏藏,以便由未来的掘藏师重新掘藏。例如,钦哲旺波重新掘藏了许多法藏

表示经函与意伏藏、地伏藏

意伏藏地伏藏的区别在于地伏藏需要真实存在的黄卷及表示经函来唤醒,而意伏藏不需要。意伏藏的唤醒通常是由见到表示经函(在境界中而非真实见到)、境相、听到表示语句或某些其它方便所促成。


参考资料

《德玛:功用、伏藏与掘藏》/珠古东珠仁波切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