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扬钦哲旺波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蒋扬钦哲旺波

蒋扬钦哲旺波(1820-1892)是吉美林巴的意化身。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上师之一,藏传佛教的所有传承都在他身上融汇。他卓有成效地弘扬了宁玛、萨迦、噶举等传承,是藏传佛教十三传承的上师,是利美运动发起人之一,并被认为是宁玛派百位大掘藏师中五位掘藏王之一。

其他名字

全名“降养钦则旺波滚嘎旦毕坚赞拜让波”(译义“文殊智悲王遍喜教幢吉祥贤”),贝玛威色东昂林巴(译义“莲花光明显密洲”),多杰滋济(译义为“金刚威光”),蒋扬亲遮旺布,钦哲旺波第一世蒋扬钦哲贝玛多阿林巴贝玛多昂林巴晋巴美贝德措吉喇嘛吉贝邦贡钦喇嘛吉贝邦晋美钦哲多嘎文殊郭厦衮噶丹贝嘉参,白玛沃色多阿林巴,啤吗和些多鸦宁巴,白玛沃萨多昂林巴,乌金奇美滇尼雍仲林巴,嘎瓦顿丹贝玛奥莎朵阿林巴
Jamyang Khyentsé Wangpo,Pema Ösal Do-ngak Lingpa,པདྨ་འོད་གསལ་མདོ་སྔགས་གླིང་པ,འཇམ་དབྱངས་མཁྱེན་བརྩེའི་དབང་པོ་

生平

出生

藏历第十四绕迥金龙(1820)年六月初五,伴随着诸多奇异的征兆,钦哲旺波诞生于琼钦扎附近(今甘孜地区白玉县登龙乡)。他的家族是来自德格地方德龙山谷里顶果村的诺部族,父亲是德格王宫的管家仁钦旺嘉,母亲是具有蒙古血统的索南措。有一次蒋扬钦哲的父亲曾问第一世多智钦他是否应该受戒出家,多智钦答复道:“不要出家。如果你不做出家比丘而在家结婚的话,你的后裔里面将诞生一位伟大的珠古。他将成为佛法和众生利乐之大源泉。”

蒋扬钦哲从小就能回忆起诸过去世的情形;一髻佛母玛哈嘎拉现量可见如影随行地在他身边保护他。

学法时期

八岁时,他开始跟随他父亲和拉蒙秋扎嘉措学习藏文、历算、医学等诸多学科。他异常聪颖,不费吹灰之力就圆满了背诵和书写学习。仅仅通过阅读他就能领会甚深经文的涵义。

有一天他得了重病,在境相中莲花生大士益西措嘉授予他金刚橛灌顶,由此他的寿障被平息了。

九岁就进入宗萨寺,遵守寺规,参加法会,住在祖辈留下的僧舍中。

大约十一岁时,他去了噶陀寺,他叔叔莫敦给他起名晋美钦哲多嘎,这意味着他是吉美林巴的转世化身。

十二岁时塔泽堪布衮噶丹增(1776-?)认定他是自己的叔叔暨上师──哦•塔泽堪钦•强巴南喀其美的转世化身。强巴南喀其美是前藏地区哦寺(萨迦派著名寺院)的一位大堪布,后来在德格的伦珠登传法并在那里圆寂。衮噶丹增为他起名蒋扬钦哲旺波•衮噶丹贝嘉参。

十五岁时,在净相中他去了菩提伽耶,蒋华西宁(妙吉祥友)授予他《般若波罗密》和《阿努瑜伽续部法门之宝藏。在菩提伽耶寺院前,他走进火中焚烧了自己粗大的身蕴,净除了它的障碍,并把它转变成象毗玛拉米扎一样的光蕴身。

十六岁时,在净相中他去了铜色吉祥山,从莲花生大士和周匝围绕的诸空行他得到了直指佛陀三身以及他将成为“通达七传(bKa ‘Babs bDun)”之主的授记。

十八岁时,他去了协庆寺的隐修苑,从协庆寺的协庆•久美图多学习了梵文、诗学和其他学科。

十九岁时,在神奇的征相中他从晋美嘉威纽固得到了全部《龙钦宁提》的传承。接着喇嘛诺布──第一世多智钦的弟子之一,在传多智钦发掘的阿弥陀佛法门时为他直指心性。甚至在他的后半生,钦哲旺波还是说:”(在证悟心性方面)相比较那时的证悟已经没有更进一步的余地了。“

二十岁时,在塔泽堪布的祈请下,他去了前藏的哦寺。在那里他发掘了许多地伏藏物品和法门,包括在扎玛钧桑[1]发掘的《大悲心性休息》;在达秀宁仲[2]发掘的《喇嘛咕西珠塔(上师四身修法)》;在辛古玉措发掘的《嚓松具珠扎哇(三根本幻法)》;以及在雅砻协扎发掘的《嚓松齐度(三根本合一)》。

二十一岁时,在前藏的敏卓林寺,他从堪布仁增旺波接受近圆戒;从敏卓林寺的第七任法座持有者桑吉衮噶接受菩萨戒。

在拉萨的大昭寺觉沃佛像前,他撒供的米粒转瞬间变成白色的花朵,一百盏酥油灯不点自燃。

二十四岁时,在欧隅他唤醒了自己曾转世为杰尊•森格旺秋以及后来证得大迁转虹身成就的记忆,于是他发掘出甚深的《杰尊宁提》法门。在后藏、阿里和前藏他以苦行者方式进行了广泛的朝圣。在很多地方他见到佛像就如见到真正的诸佛和祖师一般,并且他见到诸净相,得到诸悉地。二十四岁岁末,他返回康区,在宗萨扎西拉泽学习哦派法门。

二十九岁时,他再赴前藏并待了三年。在强卓的格吉,于净相中他得到莲师的加持,发掘了意伏藏《桑珠措吉宁提》。在桑耶,他见到措吉多杰佛像转变成真实的莲师并融入他自身。由此他发掘了《措吉宁提》。三十五岁时,当他禅修白度母时,他亲见了白度母;由此他发掘了《帕美宁提》。

四十岁时,在净相中他得到莲师的加持,这使他能够见到西藏过去已经出现、现在正出现以及将来会出现的所有的掘藏师和伏藏法门。从此他成为一切伏藏之主。

堪布贝玛多杰他得到许多传承,包括龙钦宁提、《具珠西卓(寂怒幻法)》、《总集经》以及十七续。他还从第四世佐钦仁波切得到龙钦宁提共同和不共前行的引导。他也从晋美嘉威纽固和杰尊索南却登得到龙钦宁提传承。

在十三年时间里他从大约一百五十位上师得到了当时存在于西藏的所有传承的法门。他学习过或得到过的传承加起来超过了七百函,它们包括了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止贡、达隆、康仓、竹巴和其他传承。

他圆满了一切所学;然而根据怙主顶果钦哲,钦哲旺波的“主要修法是《龙钦宁提》的上师瑜伽”。

弘法时期

他将萨迦传承的宗萨扎西拉泽寺作为自己的主法座,在它遭到新龙的军队毁坏后又重建了这座寺院。

根据宁玛派的说法,蒋扬钦哲成为“通达七传(bKa ’Babs bDun)”之大师:

  1. 他同时得到了旧译密续新译密续的传承
  2. 他发掘了许多地伏藏(Sa gTer)
  3. 他重新发掘了以前的掘藏师曾发掘过的许多地伏藏
  4. 他重新发掘了许多意伏藏(dGongs gTer)
  5. 他重新发掘或重新唤醒了以前的掘藏师发掘过的许多意伏藏
  6. 他发掘了许多净相法类(Dag sNang)
  7. 他亲见很多本尊并从其得到耳传法类(sNyan brGyud)

钦哲旺波修建了很多寺院和图书馆,激励了成千上万的人从事佛法的事业。他捐助建造了约两千座佛像,抄写了约两百函经文,刻制了约四十函木刻经版,塑造了一百多尊鎏金铜像,以及重建了许多历史寺院。

由于菩提心修得坚固,他对任何教派都有净相,修敬信,没有任何偏私和邪见,所以拥有萨迦、宁玛、格鲁派有名的持教殊圣人、善知识、山间修行者和弱小的学正法者、甚至苯布教的持教人等各教派的无数弟子。对以汉藏高级官员为首的无数聚集的人流,他按各自的要求施法、除障、做灌顶、授传承,几乎没有没受过加持的人。他脱离世间八法的束缚,对上下任何人都不做讨好和疑问在内的世间八法的戏论,是舍弃世俗的大成就者。

在数十年时间里他为不同派别的众多弟子讲经传法给予传承。譬如他曾给予敏林大掘藏师开启的金刚萨埵伏藏法灌顶大约五十次,传授《龙钦宁提》灌顶和窍诀约二十次。

高尚的品性

曾跟随他修学过的第三世多智钦这样描述自己和蒋扬钦哲在一起的个人感受: “他不论住在那里,周围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味,据信这是他精严持守出家戒律的征相。他哪怕就是手指动一下都令人鼓舞并具有密意,人们对于他做的每个手势都不由自主地心生感激。他不论住在那里,你总能感到令人愉快的温暖,就象寒冬里遇到热火。无数人看到他显现诸佛或过去祖师的种种身相。不论在哪个季节,在他周围的人们总是感到就在喜悦和繁荣的夏天。对于穷苦者他特别关照,对他们温言软语。以勇武自居的傲慢残忍者看到他时就会向逃犯一样头也不回地跑开,或者象断了脖颈一般耷拉着脑袋投降。在他面前,任何大师或勇士变得渺小和谦卑。他自己很谦卑、诚实、慈祥。他对于佛法和世间法都很善巧。在他面前,没有人敢说阿谀奉承或者虚伪欺骗之语。在种种法会上他极其自信,宛如百兽中的狮子王。处于众弟子中间时,他很简朴,与人和谐,说话的时机恰到好处,讲话时间长短合适。推理时他的思维犹如大河从悬崖落下般一泄千里。他的嗓音犹如海潮音一般遍布虚空。有时他说法说得忘了饮食。由于弟子们川流不息地来问法以及他说法的密集负荷,来访者有时不得不等上数周乃至数月才能见到他,但所有人在等待时都感到了愉快。”

圆寂

七十三岁时,在水龙年(1892)正月初,蒋扬钦哲说他不断地看到如海般弟子围绕中的阿弥陀佛。在正月二十五圆满了一次精心筹办的仪式后,他对却本 说:“从现在起你不用再做什么了。”第二天他便示疾。他的众弟子问到:“我们该念何祈祷文来祈请您长寿?“他答复说:“不必念。大概在下月二十左右,我会恢复健康的。”当他们再三祈请时,他说道:“你们能尽力念诵金刚萨埵百字明的话就很好。”

接着在二月二十一日早晨,他洗净双手,说道:“现在把我(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我所有的工作都已圆满完成。”之后口诵许多吉祥祈祷文,他抛撒谷花,表示一起皆已圆满。那天晚些时候,他融入毗玛拉米扎证悟之意界中。周围出现轻微的地震。甚至在圆寂后,他的脸看上去仍然象满月一般光彩奕奕。他的法体变得轻如棉絮。

前世

宁玛巴认为他是晋美林巴的转世,而萨迦巴认为他是乃萨钦哲(1524-?)和塔泽强巴南喀其美的化身。由于晋美林巴是法王赤松德赞、毗玛拉米扎和其他大师的化身,所以钦哲旺波也是这些大师的化身。

上师

他的主要上师有萨迦赤钦•扎西仁钦、塔泽•衮噶丹增(1776-?)、强巴纳觉、西部后藏哦派的阿旺雷珠、敏卓林寺的赤钦•久美桑吉和杰尊•钦列秋仲、省哲蚌寺的拉尊仁波切、协庆•久美图多晋美嘉威纽固弥举南凯多杰堪布贝玛多杰、东部康省的公珠•罗珠他耶

弟子

蒋扬钦哲旺波的宁玛派弟子有:

在萨迦派,他的弟子主要有萨迦达钦、萨迦的三位杰尊玛、哦支派的塔泽本洛罗德旺波(1847-1914)。在噶举派,有第十四和十五世大宝法王,达隆玛仁波切、锡度•贝玛宁澈(1774-1853)、达桑珠古、多喀巴、班智达噶玛俄敦、公珠•云丹嘉措(1813-1899)和桑顶•多杰帕摩。在格鲁派,有扎西其的衮却丹巴饶吉、拉尊•东珠嘉参、霍•康萨嘉贡和理塘•强巴彭措。

转世化身

钦哲旺波同时显现了很多转世化身,包括宗萨寺[3]的确吉旺波(1894-1909)、噶陀寺的宗萨钦哲•确吉罗珠(1893-1959)、八邦(贝瑞)寺的噶玛钦哲沃瑟(1896-1945,又称贝鲁钦哲)、佐钦寺的咕噜泽旺(1897-?,又称佐钦钦哲)、匝巴美的衮桑卓度德钦多杰以及协庆寺顶果钦哲•扎西华觉(1910-1991)。他们之中,噶陀钦哲•确吉罗珠是最杰出的上师。在宗萨钦哲去世后,噶陀钦哲移锡至宗萨寺──以前钦哲旺波的法座,从此噶陀钦哲被称为第二世宗萨钦哲。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早期开始,顶果钦哲仁波切独自一人支撑起钦哲世系的不共传承,不知疲倦地在印度、不丹、尼泊尔、西藏和西方弘扬佛法。

著作

蒋扬钦哲旺波从小时候起到七十三岁高龄,一直不停地著书立说。他的著作仅刻成印版的就有十三函之多,其中包括:偈颂体《祈请,佛菩萨乐音》、论述《学海舟楫》、内明《义海祥云》、显密义理阐释《妙语日月之轮》、本尊广大修法仪轨《金刚萨多吉祥持》、大小五明释义《妙音喜乐游戏大海》、年谱传记《稀有法嗣乐园》、必需类《随欲如意宝王》、深义金刚歌集《自生光明金刚密藏》等九大部类,详见《著作目录──法藏之钥》。此外,绛阳钦哲旺波还结集有诸法仪轨集《修法总集》,按照这种体例,绛滚贡珠仁波切汇集了著名的“五藏”,本罗洛德旺波汇集了《续部总集》,白玉佳珠多阿丹增汇集了《前译嘎玛》二十七函。

参考资料

内部链接

蒋扬钦哲旺波故事

注释

  1. 在今西藏自治区扎囊县境内的雅鲁藏布江北岸,桑耶往北十公里。
  2. 在今西藏自治区当雄县境内,莲花生大士降伏念青唐拉的地方。
  3. 位于甘孜德格达马乡(中麦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