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贝诺仁波切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三世贝诺仁波切

第三世贝诺仁波切(1932-2009)是白玉寺第十一任寺主,当代宁玛派大德。

其他名字

第三世卓望贝玛诺布仁波切图滇谢祝却吉札扬,Thubten Chokyi Shedrub Drayang,Kyabjé Drubwang Pema Norbu Rinpoche,Penor Rinpoche,པད་ནོར་རིན་པོ་ཆེ་

生平

出生

第三世贝诺仁波切公认为印度大班智达贝玛拉密渣(无垢友)化身,于西元1932年(藏曆水猴年)十二月降生在东藏康省(西康)一个称为波沃的地方(古称波密,又称波窝)。父亲叫做苏南久美,母亲叫做宗吉。此村落在寒冷乾燥的冬天是看不到花朵的,但是仁波切诞生时,此地却出奇地绽放芬芳的花朵。根据第五世卓千仁波切以及噶陀堪钦雅嘎仁波切的预言,指认出第三世贝诺仁波切。

学法时期

五岁时,贝诺仁波切被迎至西康白玉祖寺,在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图滇却吉达瓦和第十代仁波切──第四世噶玛古千仁波切噶玛帖秋宁波的主持下,在其前世的法座上行坐床典礼,正式认证他为第二世贝诺仁波切巴千都巴(1887~1932)的转世,及成为第十一代白玉传承法座持有者。

一位当代精通大圆满的卓越行者──堪布雅嘎(噶陀堪钦雅嘎)预见此新转世的特殊使命,而给予此孩童皈依戒、文殊菩萨灌顶和一尊神圣的佛像,并为他写下至今仍被全球成千上万弟子持诵之长寿祈请文。

贝诺仁波切童年时期是在白玉和达果度过的。在那裡,他从负责将他培育成为第十一代传承持有者的第十代持有者噶玛德却宁波及其它珍贵的上师处研读及接受教法。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有一天,他拿著一支珍贵的金刚杵玩耍,一不小心将之掉落在地上,摔成了两截。由于不愿上师责备,他用自己的唾液将此两截段落的金刚杵重新粘合起来。此金刚杵却因此比以前更加坚硬。在另一个法会上,他不小心将手中的金刚铃掉落在石板上。在场大众都认为此金刚铃必碎无疑,但仁波切将他拾起后,发现它却是完好如初的,且声音比过去还要宏亮。

当仁波切还是一个小男孩时,有一天,一位老年人走到仁波切面前,坚持要仁波切为他修颇瓦法。仁波切很天真地答应并依法修持。过了一会儿,仁波切惊讶地发现这位老年人已经往生了。他对著躺在面前的尸体,再度修法以挽回老人家的性命。当老年人苏醒之后,仁波切总算松了一口气。而老年人却说:「天啊!仁波切为何把我叫回来?我已经在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淨土了!」另一件事也说明了仁波切在稚龄时所显的神变。仁波切在孩提时期曾将他的足迹深深烙印在一块石头上,这块石头至今仍可见到。

后来,仁波切又从多位伟大的上师、经师堪布等那裡学得各种法要,包括:南却传承大圆满之掌中佛、八大黑噜嘎、大宝伏藏、惹那林巴伏藏(惹林)、大圆满、大园满心要法及秘密护法等等的教法,并依教修持,获得成就。

十三岁时,在达果地方的闭关中心,上一世贝诺仁波切的寝室中,在五位主要堪布和比丘的见证主持下接受圆顶,正式剃度,法名「豆雅谢祝天津丘雷南嘉」,意为「经续教法修持尊胜最高持有者」。

在达果,又随著上一世宗萨仁波切蒋扬钦哲却吉罗卓学习阿努瑜伽之引导,以及贝玛姬美的贝玛林巴九部导引、十三章噶玛恰叉的「阿」法。当受法时,仁波切以舌头在口中编出错综複杂的金刚结。这样的学习持续到1958年仁波切二十七岁之时。

在仁波切众多上师中,他与上一世秋竹仁波切图登却吉达瓦维持著一份非常亲近的关係,并从上师处获得极大的利益。十三岁时从图登却吉达瓦处受沙弥戒,二十一岁受比丘戒,其他甯玛巴的重要口传与灌顶也由秋竹仁波切赐予。年老视衰的秋竹仁波切常说:「如果我无法将完整的教法,口传和灌顶授与贝诺仁波切,则我将没有真正地活过此生。」之后,贝诺仁波切在塔唐地方和他的上师秋竹图登却吉达瓦进行长期的闭关,从基础的前行至最深奥的大圆满,他修持直至赤裸裸的法性现前为止。

弘法时期

在1956年,仁波切二十五岁时,与一大批随从前往中藏旅游。在那裡,仁波切拜访了很多很多寺院及那些数说著西藏辉煌历史的古寺圣地。仁波切也在大昭寺的祈愿法会中,以茶及财物供养僧众。那时,拉萨的情势已经十分紧张,仁波切怀著沉重的心情,返回白玉祖寺。

预见西藏不可逆转的趋势,以及此事对佛法存亡的威胁,贝诺仁波切与其他三百多人逃避至印度东北边境。然而,许多随行的人仍死于途中。这是一段漫长而危险的旅程。子弹曾打到仁波切脚边引起阵阵烟硝,手榴弹曾经滚近仁波切,却当仁波切走后才爆炸。许多跟著仁波切逃亡的人们为了生存,只好以动物为食。仁波切不忍无辜动物被捕杀,只好走在前头驱赶任何可能的牺牲品。最后,他和随行者终于抵达印度东北方安置。在1961年,仁波切和随行的六百人抵达南印度的麦索地方。

仁波切的目的,主要是在于使佛法的焰炬更加炽亮,以救度一切有情众生于无明的黑暗之中。为此,贝诺仁波切在麦索的贝拉古贝重建伟大的白玉寺庙──「胜乘南卓林」这绝非易事,在兴建之初,仁波切手中仅有零零星星三百卢比。在这裡,仁波切要重建他的佛行事业与寺院。仁波切仅有有限的物资,但却有无限的资源──坚毅不拔的勇气与决心。

当时跟著仁波切的一些人无法瞭解仁波切的远见,无法洞澈仁波切智慧法海的一滴,坚持要求仁波切缩小建寺的规模。因为在当时,仅有极为少数的比丘与仁波切在一起。今日,在南印度的南卓林寺已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宏伟的藏传佛寺之一,然而却仍有许多僧俗四众在大法会时连座的地方都没有。现在,三十多年后的大家都惊歎并感恩仁波切当时的真知灼见。

年复一年,仁波切以其源源不绝的毅力、精力以及大愿,不为横在眼前的困境、障碍所扰,平稳地跋涉在前进的道路上。仁波切所挹注的一切并没有白费,今日在南印度麦索的南卓林寺,已有超过三千人的僧众,堪称世界最大的宁玛寺院。仁波切在此重建僧团制度和结夏安居的传统,每年都举办文武百尊的一千供养法会,普巴金刚法会和药师佛法会一亿坛。其中药师佛法会中,频献瑞应,彩虹自曼达供盘中升起,嘎巴拉中甘露漫溢,仁波切口中异常甘甜。因为不忍见到佛陀法教,特别是旧译宁玛巴的教法濒临断绝的危机,仁波切在1978年建立雅久宁玛佛学院。此学院至今已成为进阶佛法教育与研究闻名的中心。这实为贝诺仁波切无暇佛行事业的另一庄严。

南卓林也有一闭关中心,在那儿有著约三十位左右的比丘进行著依循传统的三年闭关。贝诺仁波切亲自指导他们大圆满龙钦心髓及岩藏者明珠多杰所取出的南却虚空藏法。每隔三年,就有一群闭关合格的金刚阿闍黎出关。每年秋天,仁波切会举行一次为期一个月的闭关,参加者是比丘、比丘尼和居士们。仁波切每次都亲自传授四加行、气功及大圆满。所有的研读课程总配合著修持,所以贝诺仁波切的寺庙是密集研读与修持的理想场所。这就是贝诺仁波切的宏大愿力所致之故,也是仁波切所不断强调的。

现在已经有约超过千人的小沙弥进入基础的小学中就读,在学校中学习藏文和英文的读写等基础课程,以及佛理的基础研习和加行。这个数字每年都以一百至数百不等的速度增加著,因为许多流亡海外的藏民都将小孩送至寺院中以接受教育和砥砺人品。

1993年,仁波切兴建了一座尼庵──「措嘉谢拉林」,现有约莫三百至四百的尼师在此受教育与研修佛法。贝诺仁波切也另外兴建了一座养老院,在那裡有许多的老人们居住与修持。在树下或在仁波切为了祈求世界和平所兴建的两组八大佛塔旁边绕行,总可以见到他们手中持著转经轮或念珠。

仁波切的慈悲甚至惠及印度当地的居民。他造桥铺路以利益当地人。他所收到的供养,悉数转而花费在上述的计画中。现在,贝诺仁波切更为解决当地上万居民的医疗问题,在当地筹画设立西医和藏医都有的综合性医院,现在已经开始动工。无论在西藏或印度,仁波切都在季雨不来时以祈降及时雨闻名。当地的印度居民,因此给仁波切上了个昵称──「雨喇嘛」。

贝诺仁波切曾经给予包括多次大宝伏藏灌顶和更多次的宁体与南却的教法。他是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一位曾在西方给予过大宝伏藏灌顶的西藏上师。仁波切以其无尽的方便与能力深深位大众所景仰。对仁波切虔诚的追随弟子们,特别是在他照顾下生活的僧众而言,仁波切不仅是上师、父亲、医生、心理分析师,甚至也扮演著身心治疗师的角色。

仁波切是身具足清淨戒体的比丘,至今已为超过两千五百位以上的僧众传授出家戒。除了授与教法以及灌顶之外,仁波切也为人们提供各类问题的解答。日复一日,由早到晚,仁波切无私地利益著在世者、临终者与往生者。

仁波切不仅重建了白玉主寺和过去世中建立的白玉佛学院,在印度创办南卓林寺和雅久宁玛佛学院,渐次地修复传承中各个亟待修复的子寺,并且在包括台湾、香港、澳门、大陆各地、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美国、加拿大等佛学中心,近年足迹甚至履及希腊、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土。仁波切不辞辛劳地奔波于印度、喜玛拉雅山区、东南亚和欧美的土地上,为的就是将佛法的加持传佈至世界各地,让世界各地的众生都同受法益。

1993年-2001年,继「敦珠仁波切」与「顶果仁波切」之后,第三世贝诺仁波切担任宁玛巴的掌教仁波切。

高尚的品性

很少地位如同贝诺仁波切的上师会经历过贝诺仁波切曾经历过的艰辛苦痛。在烈日灼灼之下,仁波切和其他工人与僧众一同搬石挑泥,手甚至因而流血疼痛。由于没有自来水和柏油路,使得建筑的工作更为艰辛。仁波切甚至要亲自至远处取水。

有一天,在烈日骄阳之下,有一个人来到了贝诺仁波切和僧众工作的地方。他兴高采烈地走向仁波切,说道:「我从很远的地方来,为的就是能看贝诺仁波切一面,我能去参见他吗?」「喔!当然可以,那有什么问题?」仁波切这么说完之后便引领他到自己简陋的房间,说:「好了,我能为你效劳吗?」那人当时世既惊讶又窘困。他从来没有想到仁波切竟是如此平易近人。他心目中总认为贝诺仁波切是不一样的,必定是穿著庄严、坐在珍贵的法座上的。事实上,仁波切是真正的满愿如意宝,一切都展现在他所辛勤工作的平凡土地之上。

圆寂

贝诺仁波切长年以来弘扬佛法不辞劳苦,终年奔波世界各地救度众生,普渡无数有情,也因此身体健康受到影响,导致併发症状,日积月累的小病最后成为大碍,身体一直不好。

仁波切曾在2005年间于美国加州洛杉矶开刀进行膝盖手术,而糖尿、高血压等各种病症丝毫没有阻扰仁波切行走全球弘法度化群迷、教导四方,仁波切不辞劳苦终将积劳成疾,以致一病不起。贝诺仁波切住进南印度Banglor的省立医院进行治疗,返回仁波切府后宣告不治,于2009年3月27日晚间八时廿分,于南印度拜拉古比(Bylakuppe)的白玉南卓林寺中,进入了般涅槃前的最后修持阶段——禅定 (Thugdam) 状态,享年78岁。

2013年5月23日在印度白玉南卓林寺之贝诺仁波切荼毘塔将仁波切一肘长的虹身法体火化,隔日贝诺仁波切荼毘塔陆续流出甘露, 周围也发现不少天降舍利。夜裡,荼毘塔被光圈围绕。5月27日早上开塔后,怙主贝诺仁波切的头骨、舌头、心脏都没有化掉。

前世

上师

弟子

仁波切弟子遍满天下,其中三位心子是噶玛古千仁波切、堪珠蒋康仁波切、孟松古千仁波切。

转世化身

2011年12月31日出生的西藏加查县洛林乡念巴村的边巴罗布被夏扎仁波切和松吉泽仁仁波切认定为第三世贝诺仁波切的转世化身。

著作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