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古浪仁波切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三世古浪仁波切邬金吉扎秋英多吉美(1875-1932)是热贡地区著名的宁玛派活佛,法座在古浪寺。民国期间为汉藏友好做出了贡献。

其他名字

古荣珠古,革绒活佛,古浪吴坚久智曲洋多杰,邬金晋扎曲阳多杰,Orgyen Jikdrel Choying Dorje

生平

古浪呼图克图邬金晋扎曲阳多杰,于公元1875年即藏历第十五绕迥木猪年箕宿月上旬,在雪域多麦骏马之地的分支,安多尖扎四大谷之一的谷久白玛绒(九瓣莲花)之地诞生。父亲名为降华扎西,是拉隆白吉多杰亲传弟子古浪成就者嘎瓦美朵恰白的后裔,母亲名为奇莫塔,对三宝具有信心,远离普通妇女的过患。尊者从诞生起,就出现很多不同于其他孩童的瑞相。

尊者到了九岁时,被列为古浪那措让卓转世活佛的候选灵童之一,其上一世心传大弟子谷当活佛和兄弟仁真喇嘛率队前往康区佐钦寺,向佐钦本乐活佛多智钦活佛请求认证、赐予授记,在几位灵童中一致认定尊者为那措让卓的无伪转世,并献名晋扎曲阳多杰。此后,上一世心子谷当活佛、夏仲、囊然活佛格登洛桑坚参、莫色、弥觉等高僧大德,那然大头人等当地的官吏,八镇瑜伽众,热贡瑜伽众,以及黄河两岸的上一世传承弟子们都汇集在一起,于藏历火牛年九月十二日在古浪玛尼塘为尊者升座。尊者的坐姿和讲话的方式延续与前世一样的大德风范,并认出前世的弟子,神奇无比,使在场的僧俗大众生起敬信欢喜之心,举行了隆重的欢庆仪式。随后尊者就常驻在阿达恰嘎的卡嘉·永登才让转世晋美活佛身边。藏历铁蛇年即尊者七岁时,在以众生怙主措珠让卓为主、谷当活佛、尼玛活佛等大德的关心下,迎请到后弘教法之源阿琼朗宗寺密乘兴盛林。此道场曾经是华钦朗卡晋美、佐钦玛柔门色、佐钦曲阳多丹多杰、夏嘎晋美塔确丹毕坚参等圣者长期降下甘露法雨的圣地。当时,霍莫卡、多嘉、嘎普等地区的僧众、瑜伽师以及信众们在措甘库等地以马队迎接尊者,还有十三大拉章府,坎布拉瑜伽修行众,赤嘎、果美等地的瑜伽修行众,多嘉头人多杰朗嘉,坎布拉头人等无数高僧和官吏来迎接,怙主夏嘎仁波切的转世活佛作了殊妙的曼达拉演讲,并祈祷尊者长久住世,如是举行了隆重的仪式。尊者住在古浪玛尼塘期间,众人亲眼目睹他将一块白石头像糌粑团一样捏于手中。住在朗卡宗顶上时,一个人对小尊者开玩笑地说:“如果你是那措让卓的转世,那么在经堂屋檐上跑一下吧。”顿时,小尊者在岩山顶上高达十多层的屋顶蹦蹦跳跳,来回跑动了三次,使所有在场的人拍手称奇、虚惊一场。传说为了此事,还惩罚了那位开玩笑的人。

六岁时,依止大善知识热贡曲玛仁波切达七年,学习藏文楷书和行书的读写、日常课颂文、坛城和佛塔的度量、梵文兰札瓦杜文字、藏文各种新体书法,以及藏文语法等。十三岁时即藏历火猪年,与第二世夏嘎活佛、阿拉嘎丹活佛、阿拉本波活佛等师徒众人携眷属前往卫地,朝拜所有具有加持的圣地所依并作了圆满供养。在多扎堪布座前听受了宁玛派内三续甚深传承,显密教法和明处文化的各种疑难讲授。值遇从佐钦寺来的格蒙活佛和嘎丹嘉措堪布,结了法缘。拜见班禅大师并与其交流,大师称赞尊者是位具有智慧的灵童,赐予长寿灌顶和文殊随许法。随后,经过羊卓雍措湖来到了拉萨,根据噶厦地方政府“要作回遮外地军队的仪轨”的指示,尊者以达仓金刚橛法做了七天多的严格念修法事,并在嘉本佛塔下面埋下厌胜猛咒,那时,在场的人都亲眼见到出现天摇地动、佛塔摇摇晃晃的征相。

达赖喇嘛和德莫摄执政王给尊者极高礼遇,颁发了敕令通行证,派遣侍卫陪同,前往雅砻水晶洞札吉央宗措嘉圣湖桑耶三顶、黑波日圣山等朝拜,作了广大供养和迎请沐浴仪轨之后,回到了本寺道场。十五岁时即藏历土牛年,根据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和其哥哥敦珠多杰的旨意,尊者被光绪皇帝册封为“呼图克图”。尊者到了十六岁即藏历铁虎年(1890年),前往夏琼寺大乘林道场,顶依夏玛班智达足莲,连续三年与上师形影不离,听受了声明学、诗学、教派论说、菩提道次第广论法部的详细讲授,黄文殊的随许法等许多法门。此后,上师向其赠予“古浪克珠(智慧童子小子)”名号。在那段时间,尊者前往阿琼朗宗、古浪玛尼塘、扎西秋、雪昂阔慈密咒道场瑜伽修行院等地,传授了许多灌顶法宝。

尊者十九岁即藏历水蛇年(1893年),在没有他人劝请的情况下,觉醒宿世缘分,前往康区佐钦寺道场求学。当时,他的弟子们和八寨修行院的密咒瑜伽众、三部落修行院的密咒瑜伽众准备组织庞大的送行队伍,但尊者没有接受,并背着包袱步行经过果洛地区后到了多智钦寺道场,在那里接受了第三世多智钦仁波切龙钦心髓的三根本灌顶和长寿灌顶,妙吉祥真实名经的口传等法缘。然后经过霍甘孜地区,来到前密教法之源佐钦寺。起初,拜见本乐活佛,听闻心髓法前行遍智妙道等众多法门的口传。在怙主格蒙活佛座前接受如意宝瓶、静猛幻网法、苦难自解脱、静猛法大灌顶、续部文殊等法门的灌顶,以及口传、讲授和窍诀。此后,在堪钦贤者之王罗萨旺波座前,全面听闻入行论三律仪决定论功德藏等的广讲。尤其是以心行如法依止成就智者嘎丹嘉措堪布,听闻普贤上师言教、引导文·深道末尼摩尼宝库、巴珠功德藏疑难注解和密宗祈祷文难解、文殊祈祷文讲义、所有巴珠文集、麦彭智慧品注释及其答辩、幻网续总义·密主教言和注解·密主意庄严、荣松三宝注解、真实名经注释、生起次第·步入密严刹之阶梯、大译师断法讲义、所有扎龙之除障增益面教耳传法门、不共引导文上师智慧三句击要法等法门。在安章珠巴仁波切卓都巴沃多杰莅临佐钦时,听闻了以心髓二函法为主的诸多深法。此后,前往八邦寺和宗萨寺,在康珠拥登嘉措座前,听闻许多显密深法的口传,尤其是对噶赞央三声明学、辞藻学、诗学、《青史》等传承历史宗教源流,以及时轮金刚的疑难要义作了详细闻思、除疑和交流,使其不共智慧威力得到增强,还获得三根本等诸法的传承。前往嘎莫达仓修行圣地的麦彭仁波切座前,恰遇上师闭关静修,但得到闭关结束后接见的开许。之后,从德格更庆寺回到佐钦大圆满寺邬金禅法林,在佐钦嘎丹堪布座前,与多钦哲法子嘉色然智一道听闻许多窍诀教授。那时,受到德格王和嘉绒松岗土司等邀请并供奉为上师。

最后,尊者依依不舍地离开上师和道友回到了故乡。当时,下热贡、古浪、八寨等地区的僧俗大众一片欢腾,举行了隆重的设灶郊迎和马队欢迎仪式,尊者非常欢喜,在古浪玛尼塘作了详广的入行论传讲。此后,在嘎普、沃色、坎布拉等地瑜伽师众的欢迎仪式中到了朗宗,在静处朗卡宗山顶传授共同明处,尤其是与多尔秀阿旺加措等具智慧者们一道,以分析和交流之式对天文历算学总的理论和三种日理论进行了研习。此年夏天,拜见了在青海湖的夏嘎活佛和成就者多瓦大师,二师非常欢喜,在其处闻习本初心部等密法。冬天在朗卡宗顶静处闭关静修。

尊者二十二岁即藏历火猴新年(1896年)之际,在嘎普本札贡玛的密宗经堂瑜伽众修院主持玛尼法会,对多嘉头人旺扎交和嘎普头人都嘎交之间建立良好关系方面作了语重心长的教诲。邀请佐钦维那师才诺尔,让所有尖扎地区的维那师和领诵供祭师学习佛乐的吹奏、唱诵音调、课修手印、坛城绘制等仪轨传承。到了二十四岁即藏历土狗(1898年),根据第五世佐钦法王如意宝的旨意,将合作格达成就者的法子认定为巴珠仁波切金刚持的转世活佛。专程迎请自在贤者多茹益西若毕多杰前往朗宗,在其处听闻普贤上师言教等宁玛派传承教法理论经典,并以除疑和交流之式作了研习。此外,还接受了善逝集八法行马鹏炽燃、苦难自解脱、空行大乐王母、尼札狮面母等深法灌顶。藏历土猪年(1899年)即尊者二十五岁时,在琼衮寺活佛根桑晋美嘉措座前,听闻整个夏嘎措珠让卓文集的口传,并在此年于朗卡宗顶静处闭关。

藏历铁鼠年即尊者二十六岁那年(1900年),与执持了义修行妙法的合作曲阳让卓大师和其心传弟子多让晋美让卓一道,前往青海湖海心山朝圣,在那里修行的同时,进行会供、供灯等广大供养,积累了广大资粮。此年箕宿月,再次回到多康佐钦寺,顶依文殊上师麦彭仁波切确烈朗嘉足莲,在四年多的时间里,以满瓶倾注之式听闻天文历算占星经注释三处、外时轮金刚历算的所有疑难要义,四部医典深义、窍诀和实践,以及声明、因明、诗学等共同学处,不共内明学显密百论的详广讲授和除疑解难,前译深密耳传窍诀之所有法门。与此同时,在堪钦先嘎座前闻受所有十三部大论等大量论典。当时,根据第五世佐钦法王的旨意,尊者担任佐钦熙日森佛学院历算学堪布,他精简缩短普氏《历算学·日光》的积年,撰写了从藏历绕迥铁鼠年起头的《历算学·善辩智者项饰》,传说此论著定为当时学院的教材。如是依止了第五世佐钦法王、杂嘉仓珠活佛、阿根堪布、达龙仁波切、萨迦杰尊玛欧哲旺姆、坚阿瓦·沃萨仁波切、邬金温波丹增罗布亲传弟子木雅·索朗华丹等五十多位成就智者,对显密教法和共同明处作了广泛闻思,智者美名响遍雪域大地远扬,成为灌顶、口传和窍诀的宝库。此后,根据同乡弟子曲阳让卓的再三劝请,准备返回本寺道场之时,麦彭仁波切给尊者赐予了全套荣松班智达的文集,并降下金刚语道:“从今以后,要以要义灌顶、口传和讲授来摄受弟子。”

藏历木龙年(1904年)星宿月神变节日之际,在圣地青海湖海心山,为曲阳让卓等一百多位各方大德和头人传授深密大圆满法见地方面的直指并作了供灯等广大会供。此时,具相空行母宗吉作为方便之友应时而至。当时,尊者欲前往卫藏朝圣,但恰逢第五世佐钦法王土登曲吉多杰莅临青海地区。尊者、阿拉嘎丹活佛以及密咒瑜伽众们进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根据各方施主的意愿游走一段时间之后,来到萨陀寺高地扎西曲岗。在那里尊者等接受了诸多灌顶、口传教法。根据尊者的劝请,第五世佐钦法王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圆满完成《大宝伏藏集》的灌顶。在长寿箭增长灌顶之时,考虑到殊胜缘起,多瓦仁波切要求把长寿箭赐予古浪活佛,如是赐给尊者时,现量出现长寿箭加长的加持和瑞相。在后续仪轨中,举行广大会供,作了一百多秤藏银曼达拉的供养之后欢送了法王。尊者取消了前往卫藏的计划,划拨大量金银财宝创建了一座生产法器的小厂,邀请德格王所器重的一批工匠,铸造了八座白银佛塔、大小噶乌盒、法螺唢呐、螺贝谷盒、灯器、多玛饰品等供品法器。还刻制了龙钦七宝藏、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心髓二部、麦彭文集中的若干法本,常用课诵等诸多法本的精致木刻版。此年七月尊者的法子麦彭罗珠诞生。当时,近侍苍巴活佛前往康区拜见文殊上师麦彭仁波切,麦彭上师和杂嘉仓珠活佛要求尊者在来年与空行母一起到他们座下。

藏历土猴年即尊者三十四岁那年(1908年),与其空行母、阿克苍巴叔父、夏仲活佛等诸多眷众一道,经果洛地区到了扎嘉寺,当时正值杂仓巴白玛德钦多杰上师的灵塔被盗,尊者发布文告,派人追索,最后让盗贼发露忏悔,赔偿白银三千两。此后,前往佐钦寺日当邬金禅法林和德格伦珠顶官邸,经德格王派人相送,尊者到了宗果修行处拜见麦彭上师,师徒重逢,大为欢喜。尊者听闻了许多教授、口传和窍诀,并彻底遣除了见地方面的疑惑。

麦彭师徒回到佐钦寺日当道场,收集整理了麦彭仁波切著作。尊者向德格王作了广大供养,向其劝请将麦彭仁波切的文集刻成木刻版,并且担任了此项工程的施主。当时,尊者再三劝请上师继续撰写《入智论》,因此,在《入智论》的跋文里如是写道:“回到佐钦后,因具慧者古浪活佛欲刻成木刻版,劝请完成对暂时搁浅法本的撰写,如今圆满完成。”

在师徒分别之际,上师对尊者赐予了以宁玛续部法为主的珍贵法本,常佩文殊像等许多具加持的所依,对空行母赐予度母像、项佩护身噶乌盒、红宝石镶嵌的佛珠等,之后,尊者依依不舍地踏上返回多麦的路程。遂到了滕钦青海天全地区,受到多瓦成就者、夏嘎活佛等迎接。此后,对嘎普、沃色尔、夏仓、囊柯、八寨、六部落、雅莫、拉萨、萨嘎贡瓦、多嘉、嘉佳、坎布拉、格巴等地的诸多瑜伽师求学者,以及其他来自各方的无数瑜伽师广传龙钦七宝藏,心髓二部,敏珠林传承法门等的灌顶、口传。对拉萨大瑜伽师拉本坚参、华日夏仲活佛、雅瑜伽师白玛仁增和才让交等具誓弟子传授禁相执四要、引导文上师智慧、见地·大鹏展翅、麦彭八法行论释、上师心精滴法、立断顿超法背文·乐空风圆满次第等深法的义讲授。藏历水鼠年四月即尊者三十八岁之际,心子大瑜伽师曲阳让卓在杂措多杰林修行处金刚林示现圆寂之相,尊者前往多杰林金刚林主持荼毗法会的所有法事,经心子晋美朗卓的劝请,撰写了《转世活佛速降祈祷文》。

就在那时,尊者召集众眷属后说道:“昨晚,在我的梦境中,麦彭仁波切对我说他要去吉祥铜色山刹土,当我请求上师带我一同前往时,他说你不用去,我不久会回来的。”说罢,尊者立即派遣几位使者前往康区,并安排众弟子举行盛大的会供法会。此后,果然如同尊者梦境,骇闻麦彭仁波切文殊上师圆寂的消息。此年冬天,伏藏师烈绕岭巴或名新龙上师索甲仁波切莅临阿琼朗宗,在静处朗卡宗,尊者师徒听闻幻网静猛法的灌顶,续王大幻化网秘密精华法,麦彭仁波切的如来藏笔录,文殊大圆满基道果引导、玛(乌)尔巴金刚道歌及和萨乐和金刚道歌等的口传,尊者也向大师传授了麦彭仁波切金刚持一些著作的口传。藏历十二月初八,尊者的第四个法子嘉色罗珠在许多奇兆瑞相中诞生,伏藏师烈绕岭巴索嘉认定法子为文殊上师麦彭的转世并以大悲心赐予灌顶。

藏历火蛇年(1917年)即尊者四十三岁之际,尊者计划建造具三恩上师麦彭确烈朗嘉仁波切的大灵塔并准备前往五台山之时,东纳镇派遣八位士兵,西宁主席也派遣十二名士兵担任尊者的侍卫,以西宁主席为主的市镇官员护送尊者至孝夏,此外,朗宗上师府,古浪、坎布拉、囊拉的各村镇,多嘉、赤嘎、果美、卡岗、瓦严等的几百位弟子护送尊者,用了六天的路程即到达兰州。兰州总督为尊者和护送队伍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对护送人员赠送了高规格的礼品。此后,护送队伍返回青海。总督为尊者颁发了通关佚文,派遣四名侍卫以及车夫等随行护送。随后到了平凉府,平凉总管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总管根据兰州总督的命令,计划派兵护送尊者到北京,但没有得到尊者的开许。经陕西唐紫燕站乘坐火车到了北京,先后参观和朝拜雍和宫、万寿山、北海白塔等当地大部分能依所依,接受章嘉仁波切、青海拉旺仁增、皇家译师益西妥美、哈青根桑罗布、嘉萨土旺、夏旺活佛、卓尼德瓦仓等来自家乡的上师活佛和官员的款待,畅聊家乡的情况等话题,使所有在场人员无比欢喜,亲密无间。

继后,前往圣地五台山,在菩萨顶上殿右方的小山沟里,买了一块宝地后,修建麦彭大灵塔,得到圆满。随后,尊者在北京参观巡礼。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与然可呼图克图、苏热格西尼勒尼玛、嘉措格西、蒙古格西德协尼玛、五台堪布喇嘛等诸多成就智者,在医学、历算等共同明处和中观唯识等内明教派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和交流,名声大振。根据此地政教领袖嘉萨上师坚参桑波的劝请,给当地官吏们作了长寿仪轨、沐浴仪轨以及禳解诅咒仪轨等的灌顶和口传,为此,当地称尊者为“古浪大佛爷”,利生事业得以广大。

前世

  • 第二世古浪仁波切那措让卓

上师

弟子

转世化身

  • 第四世古浪仁波切嘎旺卓度多杰 gar dbang 'gro 'dul rdo rje (1934-1952)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