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钦哲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重定向自札僮•勒吉巴沃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多钦哲

多钦哲•益西多杰[1](1800-1866)是吉美林巴的身化身。他以无与伦比的神通显现了他证悟之意的功能妙用,就此而论他是过去数世纪以来藏传佛教里最伟大的密宗大师。

其他名字

益西多杰,仁增•嘉律多杰,热巴雍扎札僮•勒吉巴沃,Do Khyentse Yeshe Dorje,མདོ་མཁྱེན་བརྩེ་ཡེ་ཤེས་རྡོ་རྗེ་

生平

出生

藏历第十三绕迥金猴(1800)年十月十五,多钦哲诞生于玛山谷的贡色喀多──黄河从附近流过的一片广大美丽的地方。他的养父是来自果洛地方阿炯部落秋果家族的索南彭,母亲是达哇部落的泽旺曼。[2]

当他的父母在拉萨朝圣时,在玛其贝拉神殿两位女士带着他母亲穿过一堵墙──他母亲觉得是一扇门,进入一富丽堂皇的宫殿。在与年青尊贵的宫殿主人亲密一番之后,她被原来的两女士领回原地,并发现自己还在玛其贝拉神殿。他的丈夫和其他人已经寻找她三天了。那个年青人是念青唐古拉山神──西藏最重要的护地神之一。

不久多钦哲的母亲便成为灵媒,所有的家庭成员也都不断看到听到光、相、声音和神托。多钦哲的父母亲朋既感到高兴,也觉得害怕和迷惑。他们期望这是佛陀示现之加持,却也担心是被恶魔缠身。

多钦哲生于月圆日的黎明,刚一出母胎便结跏趺坐,触摸着射入帐篷的日光,他吟唱了梵文字母。

出生后三天,他从母亲襁褓中消失;三天后却又在她枕头上重新出现。他后来写道,那期间一红色女子带他到了净土。在一处水晶宫殿,许多上师和空行用一水晶宝瓶中的水给他沐浴净化。他们给他加持和授记。从此他总能看到自己身边有被光束和光环围绕着的诸佛。他总感到身边有一两个小孩可以一起玩耍。

有一天,在两个隐身小孩的搀扶下他站立起来,透过天空他看到了莲花生大士的净土──铜色吉祥山。在净土中莲师和诸持明勇士、空行正在愉悦地会供。见到此景,他的心里充满了虔诚,泪水充满眼眶。此时他母亲看到他,大声嚷道:”宝宝站起来了!“喊声将他从境相中唤醒,他跌倒在地。他从此变得更象正常的婴儿一点。

当他游牧的父母搬家到不同的营地时,他会见到形形色色的众多有情伤心地送别他,也见到其他各色有情欢快地欢迎他来到他们所在的新地方。护法神守卫着他,为他清洁、喂食,给他加持。

第一世多智钦首先认证了多钦哲为吉美林巴的化身,而后萨迦贡玛•旺度宁波(吉美林巴弟子)和两位止贡珠古(吉美林巴的儿子与吉美林巴弟子贡尼文的儿子)也认证了多钦哲的化身身份。由多智钦、德格摄政王后、王子,以及噶陀寺佐钦寺协庆寺和止贡寺的代表在场作证,多钦哲正式通过了辨认晋美林巴尊者法物的测试。所有人都充满喜悦和虔信。之后在德格拉陇库,由德格王宫和诸寺院资助精心举行了多钦哲的坐床典礼。

学法

幼年时,多钦哲的父母不顾他们不信佛亲友的反对,将他带到舒钦达果的多智钦寺。多钦哲经常看到在各种不同种类的有情和神灵围绕中的各种身相的多智钦,只是后来才意识到这些并非正常的觉知。后来,多钦哲和他妹妹、父母跟随多智钦一起参访佐钦寺和德格王宫。

之后,经过数月的旅行,多钦哲和他父母、妹妹以及一大队随行人员抵达止贡的扬日寺。他受到了止贡传承两位领袖的接待,他们是贡尼文之子夏仲•丹增贝玛嘉参(1770-1826)和晋美林巴之子嘉瑟•宁澈沃瑟(或名确吉嘉参,1793-1826)。那里在一个盛大的典礼上他再次坐床。之后他将止贡颇章宗萨作为主要住锡地。晋美林巴的明妃嘉玉卓嘎和侄子沃瑟他耶,从泽仁迥来看望他。过了一阵子,他父母和妹妹回果洛了。

当他学习读书时,他可以一天背诵一页书,这当然不错。然而对于学者给予的口授法门他能够全部复述,这极其优异。

他从夏仲、嘉瑟和楚布嘉察领受很多传承,也经历不少境相。

1810年途经桑耶、青普、丹萨替、臧日喀玛和雅砻,他访问了泽仁迥,经过巴日协札和雅玛陇。“在协札的山洞里”,他写道,“从‘如我一般’的莲师心轮射出一束光直抵我的心轮。我觉得在不可思议的本净内证智安住了一会儿。但那时我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在雅玛陇他见到了晋美林巴主要弟子之一的龙钦若巴嚓,并接受其长寿灌顶。

1811年他父亲和众人从果洛回来,带来多智钦的消息让多钦哲去见他。多钦哲去了拉萨并得到政府的许可回康。他被西藏的新摄政德摩•土登晋美承认为堪布并被赠予堪布的衣帽。

1812年在去雅砻贝玛固的路上他与母亲和妹妹再次团聚,之后回到贝玛固。

1813年他与第四世佐钦仁波切、第三世佐钦本洛以及大约六十名弟子一起,从多智钦接受了《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十七续》、《大乐圣道》等众多的传承。与昔青喇嘛•邬金诺布、热巴•达策多杰等一起他接受了《三善义教文》、《玛吉耳传》等诸多法门。与热贡的江龙巴钦•南喀晋美(即珠旺)一起从多智钦接受《黑关黑心要义句》、《大圆满阿底深义》等诸多传承。

1814年,多钦哲访问了德格王宫并传授了《龙钦宁提灌顶。在石渠他遇到了吉美林巴的两位心子──晋美嘉威纽固和吉龙喇嘛•晋美俄嚓。返回雅砻后,他从多智钦接受了《功德藏》、《解脱庄严宝论》和《益西喇嘛》的教授。

1815年,多钦哲16岁,多智钦派他和大约一百名随从赴前藏给诸上师和寺院献供。多智钦嘱咐他一年后返回,并交代他此次旅行中必须要实现五大任务:一、向 涅嘉瑟求得马头明王和长寿灌顶;二、在桑耶做十万次供曼达;三、在青普闭关七天祈祷莲师;四、在桑耶果佐林不惜一切代价地遣除障碍考验;五、与神圣的查波日宫建立宗教联系。

他在在止贡寺,多钦哲愉悦地与夏仲和嘉瑟再次相聚,并从他们接受灌顶。在拉萨,摄政德摩给予了很多帮助;多钦哲又一次从若巴嚓上师接受传承。他去朝拜了很多圣地并献上供养。 他首先向 涅嘉瑟求得了神奇的马头明王和长寿灌顶。在桑耶的觉沃佛像前,多钦哲积累了十万遍供曼达。在桑耶主寺巴康玉扎巴哇殿二楼佛殿,他闭关七天一心一意地祈祷,得到非凡证悟。在扎玛丘臧山洞他在“如我一般”的莲师像前做了一百次会供。然后他移至青普的下桑浦山洞。他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无常,而且了知别无其他解决方法,他全神贯注一心一意地祈祷莲花生大士。之后他在桑耶寺的护法殿──果佐林待了七个晚上修持施身法,以便从根本上遣除负面情绪和概念的考验。在泽仁迥,多钦哲向晋美林巴的舍利献供。他原打算在那里待上一阵,但未能如愿。接着在巴日寺从措嘉珠古接受《解脱心要》等法门的传承。

在拜访了敏卓林寺多杰扎寺之后,他到神圣的查臧楚沃日山洞并在那里做了会供。在一个梦境中他见到唐东嘉波并得到加持,使他充满大乐、明、空的觉受。多钦哲向拉萨传昭祈愿大法会献供养,德摩摄政对他表示了极大的尊敬和感激。

由于多智钦年事已高,而且从他得到全部的法门非常重要,两位止贡珠古不得不伤心地同意多钦哲暂时返回康。

藏历火鸡(1816)年七月初十,多钦哲抵达多智钦所在的雅砻贝玛固。多智钦让他冬季时去噶陀寺,从格泽玛哈班智达和信炯珠古接受一些必要的法门,多钦哲得到关于《扎龙》和《秘密藏续》进一步的厘清和开示。

在噶陀寺,多钦哲用六个月的时间从格泽玛哈班智达得到许多灌顶、教授和引导,包括详尽的十五天《总集经》灌顶和其他《噶玛》(佛语经函)和《德玛》(伏藏法)的传承。多钦哲还从噶陀信炯珠古和莫扎珠古以及嘉绒寺的南喀泽旺秋珠接受法要。

从晋美林巴的弟子、吉龙寺晋美俄嚓他得到《旧译密续》的”咙“传。在”咙“传过程中,他在梦中从毗玛拉米扎得到《秘密藏续》的法要和付嘱。在随后的一个月里他觉得自己对此续所有的文字和意义记得清清楚楚。

1818年在石渠时,多钦哲发现了《莲花王集》伏藏。

多钦哲在德格国王泽旺多杰仁增的王宫待了过多的时间──有时候他并无必要在那里,因为他的侍者们喜欢待在享有荣华富贵和权力的王宫甚于住在多智钦的寺院僧宅。德格国王和多钦哲的侍者们变得不安起来,担心多钦哲可能变成云游行者或疯狂瑜伽士。人们对他的精神证悟和神通力并没有很大尊敬。在他们的观念里,多钦哲要作一名伟大的上师就须保持精严持戒的比丘和学富五车的学者形象。

土兔(1820)年七月初十,在会供仪式后,多钦哲将他随身携带的所有财产资具都供养给多智钦。多智钦加持了多钦哲的头发,这样从此他就可以蓄发了;他还加持了一套新的白袍给多钦哲,并说:”在今后两年半内,穿这件衣饰;之后你会发现新衣服可穿。“须臾间,多钦哲变为白袍密宗师。

然后多钦哲与代表们一起去给德格国王传达多智钦的决定,再以谦卑云游行者身份与两名随从回去见多智钦。白天他从多智钦接受《空行仰提》灌顶和《益西喇嘛》的详细开示;晚上在光明梦境中他从龙钦饶绛接受《空行仰提》意义的详细窍诀。

金龙(1821)年六月初十,怀着极大的忧伤师徒俩作了此生最后的告别。多钦哲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热巴雍扎,与一行数人前往卓嘉省的图杰千波,之后去了安多的很多地方,包括安却、拉卜楞、措俄普和热贡。后来他除了留下拉桑 喀以外将其他的同伴都遣散回家。

在热贡的天藏场,他修持了三个晚上,获得了成功地激起内心情绪和概念的纷扰考验又平息它们的征相。但随后他感染了天花,他看起来昏迷不醒了两个多星期。在此期间,他见到了十法界诸趣,经历了神奇的境象。过了一个月他才复原体力。

金蛇(1821)年正月十三,多钦哲见到多智钦的光蕴身在虚空中,光环围绕,赫赫放光。多智钦端坐于由四位空行母抬着的锦缎般的毯子上,以极其悦耳的音声宣说了他的遗教。从多智钦心轮白色”阿“字放射五色光束融入多钦哲,接着从这”阿“字生出另一”阿“字融入多钦哲的心轮。一段时间内多钦哲失去知觉并融入金刚波中。当他恢复知觉时,多智钦上师已经不见了。三天内他没有起任何粗大和微细的分别念,本觉已自然获得证悟。之后他意识到多智钦已经圆寂了,感到极度的悲伤。

他遇到多智钦的弟子贝玛让卓、羌龙贡波嘉和秋英朵登多杰,并给他们传了法。

大约在此时多钦哲将他密宗师的白袍换成了居士的衣服。他简短地访问了德格,那里的所有人都对他的新装束感到震惊和困惑。

之后多钦哲以猎人的形象在果洛无人的荒野流浪,将许多被杀或死亡的动物和人起死回生。

弘法

多钦哲开始给他妹妹和众人《龙钦宁提》传承和教授。他有时就待在果洛的多宗。后来他建了一座属于木扬部族的龙钦宁提传承寺院。接着他在嘉绒、孜喀、和色达等诸多地区传法。

这时多钦哲佛法大师的名声传至了德格;在德格国王的竭力邀请下,他再次简短地访问了德格。但多钦哲拒绝留下担任国师,因为上次他变成居士时受到众人的怀疑,这已经破坏了吉祥的缘起。然而他自愿担任内阁,但其他诸上师都不以为然,因为对于一个伟大的上师而言这是不恰当的职位。

就如以前所授记,多钦哲到了石渠,在那里突然得了重病。经由嘉威纽固的鼎力祈祷,他恢复了健康。

1823年,他的明妃、阿炯拉钦的女儿,在诸多瑞相中生下名为喀英卓玛的女儿。1841年喀英卓玛嫁给卓迦国王,1855年去世,没有留下一子半女。

1825年,由他妹妹和众人相伴,多钦哲来到玛山谷发掘出岭国的伏藏。然后他来到嘉绒国王泽旺伦珠(1827年去世)的彭措宗宫殿传法。之后他到圣地高贡森格雍宗给嘉绒卓迦国王南喀伦珠传法,他们师徒关系非常好,还建立了一所寺院,后来被称作“新寺”。

1829年,就如多智钦自己所授记,多钦哲的儿子喜饶美巴──多智钦的转世之一,在瑞相中诞生了。他从小就不吃肉。不幸的是他于1842年14岁时就过早去世了。多钦哲的第二个儿子日贝拉智(1830-1874),是晋美林巴之子嘉瑟宁澈(1793-?)的转世, 智后来成为第二世多仁波切•孜侬晋巴多杰(1890-1953)的父亲。

1831年受嘉拉国王邀请多钦哲来到康定和其他附近地区。从那时起,多钦哲主要就住锡在康定地区,嘉拉国王成为其主要的功德主之一。

1832年在梦境中他从由五位空行母相伴的玛吉拉仲接受法要和授记。此后所有相反的愿望所带来的障碍都被息止,他成为瑜伽自在主。

多钦哲在嘉绒格什地区创建了金龙寺,给予大约一百名弟子《龙钦宁提》的灌顶,教授前行、《扎龙》、和《益西喇嘛》。后来金龙寺成为多钦哲的转世──第一世桑嘎仁波切的法座以及现今(第二世)桑嘎仁波切•土登尼玛(生于1943年)的主要法座之一。

1844年多钦哲访问了雅砻贝玛固,给第二世多智钦•晋美彭措炯乃传了龙钦宁提。他还向人们公开了他自己发掘的伏藏法,包括《扬桑康卓图提(绝密空行心髓)》和《却辛巴让卓(执着自解脱)》。

1847年在崂坞塘寺他为自己已故的儿子喜饶美巴──多智钦的转世之一──的转世智美扎巴举行坐床仪式。智美扎巴也是从小就拒绝肉食,他后来通常被称为多仁波切

1856/57年多钦哲在果洛玉则神山时,华智仁波切来接受了雍喀大乐佛母的灌顶。多钦哲、华智仁波切和第二世多智钦一起做了“桑”(烟)供。

在玉则神山,多钦哲白天玩游戏晚上禅修。据信他将很多人和数不清的非人众生引入佛法中正平和的解脱之道。在嘉绒萨芒国王的邀请下,他为王臣们传法。此时他已成为嘉绒十八国的国师。

1858年在卓迦的高贡森格雍宗,多钦哲开始写他的自传;1860年在给卓迦国王等人传大圆满窍诀时圆满完成自传。所有人都感受到很大证悟并亲眼目睹诸多瑞相。

圆寂

1866年他返回康定,到处给人传法,甚至在城里街道上也不例外。二月二十,以法身姿态端坐,多钦哲将色身摄归法界。瞬间天乐自鸣,大地震动,数日内条、环、柱状的虹光布满天空。荼毗后,众弟子在骨灰里发现很多舍利,其中有一个鸡蛋大小的五色舍利。

神通事迹

多钦哲一生中示现的神通非常多,其中很多都是不可思议,让人瞠目结舌的。例如他经常杀死猎物然后再让它们复活,有一次他将两条狗砍为两半,然后将身体彼此对接并让它们复活;还有一次他让一只已经死去多月的腐烂旱獭复活了。他还出入各种非人的住所,乃至肉身前往净土接受灌顶,如此等等数不胜数 [3]。种种神奇是几百年来藏区佛教大师里所罕见的。

前世

他是吉美林巴的身化身。

上师

根本上师是第一世多智钦

弟子

  • 空行母洛萨卓玛(1802-1861),多钦哲的妹妹
  • 华智仁波切(1808-1887)
  • 堪布贝玛多杰(1807-1884)
  • 新龙·贝玛敦都(1816-1872)
  • 嘉绒彭措宗国王泽旺伦珠
  • 嘉绒卓嘉国王南喀伦珠
  • 卓嘉阿洛之多杰华桑
  • 第二世多智钦·晋美彭措炯乃(1824-1863/64)
  • 喜饶美巴 (1829-1842), 多钦哲之子,第一世多智钦之转世化身之一
  • 德钦日贝拉智(1830-1874),多钦哲之子,吉美林巴儿子嘉瑟•宁澈沃瑟(1793-1826)的化身。
  • 第一世多仁波切·智美扎巴──喜饶美巴的转世
  • 晋巴桑波──虹身成就者玉龙之索朗南嘉的上师

子女

  • Khaying Dölma (1823-1855,女儿)
  • 喜饶美巴 Sherap Mebar (1829-1842,儿子)
  • 德钦日贝拉智(1830-1874,儿子)

转世化身

多钦哲的转世化身有嘉绒金龙寺的第一世啊啦桑嘎•贝玛俄珠乐威多杰(1881-1943)和杜炯林巴之子钦珠赞林旺嘉(1868-1907)。[4]

著作

参考资料

内部链接

多钦哲故事

注释

  1. 他出生在并属于果洛的部族,但他后半生的大部时间是在康定附近度过,因此他被称为多地之钦哲。钦哲的意思是“具有智慧与慈悲者”,它是多钦哲前世吉美林巴尊者众多名号之一。
  2. 据《大圆满传承源流蓝宝石》多钦哲为果洛阿什姜即乔科部落土司的后代索南培和号称山妖氏族的嘎萨氏之子。
  3. 请参考《多钦哲益西多吉密传》
  4. 根据http://www.rigpawiki.org/index.php?title=Do_Khyentse_Yeshe_Dorje,第十六世噶玛巴仁波切几次说过他认为索甲仁波切是多钦哲的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