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美嘉威纽固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晋美嘉威纽固

晋美嘉威纽固(1765-1843)是一位伟大的禅修士、菩萨和大成就者。他与第一世多智钦龙钦宁提法门传遍藏区特别是东藏。

其他名字

贝玛衮桑,曼格•贝玛衮桑,如来芽无畏如来芽如来芽尊者吉美嘉伟尼固嘉威纽固 ,晋美嘉维尼固
Jikme Gyalwe Nyugu,འཇིགས་མེད་རྒྱལ་བའི་མྱུ་གུ

他年轻时的名号是贝玛衮桑,后来常用名号是晋美嘉威纽固(无畏如来芽)。

生平

出生

藏历第十三绕迥木鸡(1765)年,嘉威纽固诞生于石渠 山谷格泽牧民区,父亲是董部落曼格氏族的邬金扎西,母亲是阿吾氏族的扎西吉。石渠是雅砻江源头附近的一个山谷。嘉威纽固是九个孩子中的老二[1]

学法时期

十二岁时,他始有机会学习读写。十四岁时,他去拉萨、桑耶等许多地方朝圣并平安返回。

十五岁时,他从格泽喇嘛•仁增嘉措(?-1816)得到大圆满特别是《嚓松桑哇宁提(三根本秘密心髓)》的窍诀。格泽喇嘛告诉他:“为了圆满心性的禅修,你所需要的仅仅是保任现在你已经得到的证悟。”他有诸多令人惊异的超凡境相,并能够预见很多以后将要发生的事。

十六岁时,他无可奈何地加入他长兄的商业旅行。在旅途中,他对在家人的欺诈与咒骂产生强烈的厌离。

十七岁时,嘉威纽固带他母亲与一些朋友去拉萨朝圣。当他们在前藏时,他和一个朋友企图逃走去修持佛法,但朋友们逮住他们并将他们带回康藏。

十八岁时,他闭关一百天进行实修。十九岁时,他的长兄去世。这比其他任何事件更让他坚定地心趋于法。但格泽部族头人洛桑秋炯以及他的亲友开始给他施加巨大压力让他结婚成家并照料家族。但他出离在家生活的决心已定,没有作丝毫让步。

鉴于继续待在康藏已经让他无法完全投身于佛法修学,嘉威纽固离家出走,和一位来自巴琼部族名叫仁增的佛法实修者一起去前藏。经过扎扬宗,他们抵达桑耶,在那里他们遇到了第一世多智钦。多智钦介绍他们去泽仁迥拜见了吉美林巴

嘉威纽固写道当他见到吉美林巴时,在一段时间内他关于此生的知觉全部消融了,他经受的快乐就犹如已经证得了见道。之后在十五天里,他们得到了《持明总集》的灌顶、《功德藏》的“”传,以及令他们心相续成熟(Smin Khrid)的大圆满实修窍诀。

之后他们回到在桑耶的多智钦那里。在简短地朝圣后,他们去了后藏去拜见著名的果钦咕夏•仁增贝玛西宁。他们从贝玛西宁得到许多《北伏藏》传承,从智钦•土登丹增得到施身法传承。

随后多智钦计划单独去拉萨见他的朋友并返回康藏。嘉威纽固坚持要送他到拉萨。从拉萨嘉威纽固去了多杰扎寺,贝玛西宁正在那里传《仁增千摩》。接着他们回到后藏。在圆满了两年又九个月的闭关后,嘉威纽固和仁增返回拉萨。

扎耶巴,嘉威纽固遇到一个穿着破旧敝衣的喇嘛(后来吉美林巴告知这即是莲花生大士本人)。仅仅见到这位喇嘛他就不由自主地生起信心,仿佛见到了莲花生大士本人一般。这位喇嘛给予他禅修方面的厘清,并授记说嘉威纽固的前半生不会只待在一个地方而后半生他将不愿离开一个面朝东南的山谷,他将成就圆满自他所愿。

嘉威纽固到泽仁迥从晋美林巴得到许多传承和窍诀。遵照晋美林巴的教诫,在接受《雍喀大乐佛母》灌顶后他经过艰辛的跋涉来到嚓日神山。在路上经过的各处圣地他也禅修至少一星期。在艰苦的环境中,他费了几天时间转绕了嚓日神山。他在嚓日神山完全与世隔绝地禅修了九个月。因为食物匮乏,他身体健康变得非常糟糕, 他坚持修行,圆满了为期九个月的闭关,然后他步履维坚地走了四天,他终于遇到一些人给他食物。逐渐地他恢复了健康而没有遇到新问题。

走了很多天以后,他见到晋美林巴并得到简短的加持。之后他去邬金林隐修苑闭关六个月,期间他有很多修行证悟和境相。一天他走出来到阳光下。看着他上师所在方向的天空,他心里生起一股对根本上师晋美林巴和其他诸上师的忆念,以强烈的信心他向他们作祈请。一段时间内他仿佛已经失去知觉。等他苏醒过来,他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见或修的了,禅修时所有的领悟都已消融。此前他还对他的见与修有一点微细的分别,但如今一切都消失了。

嘉威纽固得到多智钦给他捎的信,说自己刚回泽仁迥,请他来相见。嘉威纽固迅速赶到泽仁迥,同时见到晋美林巴和多智钦。他详细叙述了自己禅修的经过,以及在此过程中感到已经没有了在领悟禅修的行者。晋美林巴很喜悦,说这是嘉威纽固同时通过上师的加持和本尊赐悉地而证悟了法性。

那时候晋美林巴得了眼病,嘉威纽固去找来一位医生,给晋美林巴成功地进行了眼科手术。

在多智钦的再三邀请下,嘉威纽固同意与他一起返回康藏。嘉威纽固的母亲病了,但对于儿子能够献身佛法她表示喜悦。她说:”如果你能在佛法修习上有所成就的话,就用不着为我担忧了。“得到多智钦的开许后,嘉威纽固在巴琼拉章闭关修诵。时为1793年。

之后嘉威纽固去了多智钦在石渠玛穆垛的法营,但多智钦已经去德格王宫了。在法营旁边的山洞里,他闭关一百天,得到许多修行证悟和境相。闭关圆满后,他见到了已经从德格王宫返回的多智钦,多智钦说:”我梦见自己在一座高山上领着一小群牲畜走,接着我回头看见你在山脚下赶着密密麻麻难以计数的动物往上走。因此你将会比我利益更更加为数众多的众生。“

多智钦在石渠周围传法时,嘉威纽固给他当了一段时间侍者。随后多智钦让嘉威纽固和自己的侄子晋美强秋去佐钦寺。嘉威纽固在佐钦寺附近以前多智钦曾闭过关的泽仁普闭关。圆满出关后不久,他又去前藏再次拜见晋美林巴。

在泽仁迥,他对再次见到遍知晋美林巴感到大喜悦,晋美林巴的眼疾已经彻底康复了。在两个半月里,他得到诸多甚深法要。晋美林巴对他说:“以前我不知道你竟如此聪明……如果你在我身边再待上三年,我将让你成为奇特之人。”嘉威纽固坦白地解释说因为对朋友的义务他必须返回家乡。晋美林巴答复说:“那也好。。。无须依赖寺院组织,你应该尽量在山洞或茅棚里禅修,那里不会有违缘障碍。如果人们来向你求法,请自信地给予他们开示。由于你的发心犹如纯金一般善妙,你将利益他人。”

之后嘉威纽固返回康藏。在佐钦寺附近他闭关许多年,在石渠的格泽他闭关三年。

1799年,他去殊钦达果帮助多智钦修建一座新寺院。与多智钦一起他去会见彭措宫的嚓科国王泽旺伦珠、秋泽国王以及孜嘎山谷的许多地方,协助多智钦传法并为修建寺院募集钱款。 后来嘉威纽固独自访问了彭措宫,国王请他留下,或在曲珀寺或在南嘉登寺担任寺主,但他谢绝了。

嘉威纽固想到纳殊辛摩宗长住,但在多智钦再三劝请下他允诺待在离多智钦至多五六天路程以内的地方。

在拉龙库他参加了多钦哲的坐床典礼并见到多智钦。

1804年四十岁时,嘉威纽固在石渠的扎玛砻 (藏文中的意思是枯木沟)定居下来。过来一段时间,他收到多智钦给他捎的信说德格的摄政王后想让他去德格王宫。他写信给多智钦求助,多智钦使他豁免于王后的懿旨。

晋美嘉围纽固尊者修行圣地

在扎玛砻,和一些隐修行者一起,嘉威纽固边禅修边传法过了二十多年;人们以地名称呼他为匝扎玛喇嘛。在那段时间里,他没有象许多闭关者那样严格地完全与世隔绝,而是还给扎玛砻和周边地区的禅修士、出家和在家的大众传法灌顶。

1812年,噶陀格泽玛哈班智达来他的隐修处造访,嘉威纽固从他得到灌顶。

1814年在诺布尔日寺他给他上师的转世多钦哲和其他许多人传法,多钦哲发愿念诵观音心咒一亿遍。

1815年多钦哲在他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去前藏的路上经过石渠,嘉威纽固去给他送别。之后嘉威纽固去嘉绒寺南喀泽旺秋珠上师(1744-?)接受长寿灌顶。大约在这个时候,他在康藏的两位主要上师之一的格泽喇嘛•仁增嘉措圆寂了。

1816年嘉威纽固去迎接从前藏返回的多钦哲。他同时见到了多钦哲和佐钦仁波切,并从他们接受灌顶。

1817/18年收到多智钦捎给他的信后,嘉威纽固与大约十名出家人去色山谷的雅砻贝玛固看望多智钦。这对金刚父子(或金刚兄弟)又喜悦地重逢。嘉威纽固和他的随从得到了他们希望求得的所有法要和灌顶。回复嘉威纽固的请求,多智钦详细地授记描述了嘉威纽固主要住锡地所在之处。“

弘法时期

嘉威纽固一返回石渠,他就迁至具有多智钦所授记的诸多特征的迦谷颇章,并在那里待了十多年。

1820年,嘉威纽固在佐钦寺从第四世佐钦仁波切得到许多灌顶,也给佐钦仁波切和其他人传了法。

金蛇(1821)年八月十七,嘉威纽固遣除了重病的多钦哲的寿障。

1821年,嘉威纽固到佐钦寺参加了第三世佐钦本洛(1806-1921?)的圆寂法会,并遣除第四世佐钦仁波切的寿障,还给他传了法要。

1830年,他将自己的住锡处从迦谷颇章迁至匝迦咚砻。迦谷颇章是个令他受益匪浅的吉祥之处,在那里他及其弟子们在禅修上得到很大成就;但此时因为气候的变化,地上变得潮湿,再住下去很不利于健康。

1833年,嘉瑟•贤彭他耶来从嘉威纽固接受更多的法要。1834年,嘉威纽固给予第二世多智钦(1824-1863/64)《龙钦宁提》传承并授权他为无上金刚阿阇黎。

他的自传写至他七十四岁时(1838)。

高尚的品性

他从小就未曾对世间的享乐有过一丁点兴趣。遵从晋美林巴的教诫,嘉威纽固将后半生奉献给了弘法事业,他给任何来求法者说法,对于具有信心和真诚的实修者,他给予灌顶和禅修窍诀。例如,华智仁波切从他得到二十五次龙钦宁提前行修法引导。华智仁波切根据嘉威纽固的前行导修讲解写成《普贤上师言教》

圆寂

水兔(1843)年正月二十五,嘉威纽固圆寂,世寿七十九岁。第四世佐钦仁波切在净相中得到他的遗教。他的遗骨舍利被保存在石渠的匝迦寺

前世

不详

上师

弟子

转世化身

一位是由第四世佐钦仁波切认定的衮桑德钦多杰(1845-1925)。另一位化身是康地嘎尔寺的康珠祖古。

著作

华智仁波切根据嘉威纽固的前行导修讲解写成《普贤上师言教》

参考资料

内部链接

晋美嘉威纽固故事

注释

  1. 《大圆满传承源流蓝宝石》中记载:兄弟四人,两个小的幼年夭折,兄长到青年时也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