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玛邓灯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重定向自新龙·贝玛敦都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白玛邓灯

白玛邓灯(1816—1872)是著名的虹身成就者与大伏藏师,发掘了伏藏遍空自解脱 Khakhyap Rangdrol》,创建了嘎绒寺(Kalzang Monastery)。

其他名字

邬金卡略林巴,新龙·贝玛敦都白玛灯登娘拉·贝玛敦都雅喇白玛邓灯,班玛登德,贝玛邓登,聂拉·白玛顿度,压喇·贝玛敦杜
Nyala Pema Dündul, Drubje Pema Duddul,ཉག་བླ་པདྨ་བདུད་འདུལ་

生平

尊者白玛邓灯祖师于藏历第十四绕迥火鼠年(1812年)九月初十日,诞生于多康地区年阿资绒(新龙县)的德隆牧场。诞生之时,天空布满了彩虹、彩色光圈及光点,犹如串成的珍珠串,大地四处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芳香,悠扬的乐声到处回响,成群的雄鹰围着帐房翩翩起舞,搅乳时取出了十三个酥油小团供食。尊者刚一降生,即自结金刚跏趺而坐,念阿弥陀佛心咒与莲花生大士心咒各三遍,然后说道:“我乃莲花佛心之化身”。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奇不已,奔走相告!当天喇嘛根桑为尊者取名为扎西敦珠。数位活佛大德以教言为其赞美。

白玛邓灯祖师,自幼时起就特别慈悲,并显示出超人的聪慧,经常有空行母护法来照顾他,与他谈话,陪他游戏。一岁左右时,父母背他朝拜朗朗神山,天地之间都显示出极为祥瑞的征兆,悦耳的乐声人人皆闻。母亲休息时,祖师在石头上玩耍蹦跳,石头上即留下了他的手脚印(至今仍清晰可见)。祖师还经常见到十方的诸佛菩萨,为其灌顶传经。他不经学习即自然通达藏文、梵文等多种语言文字。由于在空性中见到格萨尔王的原因,所以能自然说出格萨尔王传记。他知道许多前世之事,能获得十方诸佛菩萨的现身和预示,凡所行事之好坏均有空行护法前来相告。他虽然具有如此无有障碍的威摄力量,但凡是涉及因果关系的微细事情,他都主知于眼里,并如实地指点他人,时时刻刻未敢抛弃利益众生之事业。

正当家运昌盛之时,祖师的父亲及弟弟相继去世,家景由此逐渐衰落。接着,又被明抢暗偷,一时间祖师的母子,竟成了穷困潦倒的乞丐,只能以四处讨饭为生。如同米拉日巴尊者的事迹一样,时至今日,一提此事仍然使人潸然泪下。魔鬼的干扰和生活的痛苦,不但未能使祖师丧志,反而都变为他坚定修行的助缘。正当处境最为艰难的时候,祖师现量见到大悲观世音菩萨现身鼓励他,并赐与他一把手摇转经筒,嘱咐道:“从事利生事业”。祖师遵从旨意,将许多有形、无形之众生引入了清净刹土。

十五岁时,祖师到白玛根松、敦江、索龙次称、清增移喜多吉、洛江那哇真、朵拾嘎绒德真等数位大德处接受灌顶、传承和教导。在大成就者白玛尼美桑吉处接受灌顶、传承时,被取名为白玛邓灯。十九岁时,祖师去拜见大成就者秋英让卓(1777–1853)[1],拜会上师时,他突生一种金刚持显现人身的净觉。上师将灌顶、传承及修持都毫无保留地教授给他,尤其是本净彻却和任运妥嘎之秘诀亦一示无余,并嘱告他说:“你若前往朗朗神山修持,即能获得即生成佛之把握,将来当为佛教和众生作出巨大业绩!”

遵照上师的教导,祖师径直来到朗朗神山,将现世财、权、名、利一概置之度外,在神山东面的德钦巴垄崖洞中,以泥封门闭关苦修达九年之久。前三年,靠少量食物、饮水度日;中间三年,靠飞鸟衔来的药物、蜜蜂送来的蜜糖,自虚空伏藏的自然解脱之中吸取营养;最后三年,无须依靠任何食物,在禅定中度日。九年后,祖师已断尽烦恼、现证五智,稳住无边幻网自显本净智慧之中。在此期间,法身普贤王如来、莲花佛及十方所有诸佛菩萨、空行母等都来聚集,亲自为他灌顶传经,交付心藏法宝,选为诸佛事业之继承者。此时,祖师已不需依肉身(一次弟子为他扎腰带时,拦腰系结只扎了个空,绳子中央只剩下一个结)而能自在于空中飞行,入火不焚,入水不溺,神通变化,真正成为一位能驾驭万物的大成道者。

遵照莲花生大士的预言,尊者白玛邓灯祖师带领弟子到神山南面峭壁上,在他挥手之时,岩石即自动分开,山洞展现出来(约可容纳十余人),祖师自内取出三部《遍满虚空之众生自然解脱》之经典,并取出法器、佛像等其他许多伏藏。随即又至神山前面的德则塘(宝唐坝)和央喜塘(福禄坝)坝子中,取出上品纯金伏藏。过了三年,在一声响雷之后,这两个山洞消失了。白玛邓灯祖师取出的经典有《遍满虚空之众生自然解脱》(或译:深法天下自佛、遍空自然解脱)、《显密皆现成》、《隆萨宁提》(光明心髓)、《大圆满心要——金刚音》及《随心自我解脱遗教》等等。

祖师在世时,有一次,新龙地区因部落长官之间发生严重纠纷,乃至出现内乱而导致地方不宁,经过祖师亲自调解后,矛盾得到化解,使地方重新安宁。藏官十分高兴,送了许多枪支火药和财物过来,祖师将财物全部还给了藏官,将枪支砸坏后扔到河里。祖师还宣布:不许任何人带武器,不许将枪支等作为供器悬挂,凡身披黄袍(袈裟)者不准拥有和携带枪支。新龙平安的消息传到拉萨后,第十二世达赖仁波切成烈嘉措即惠赐法旨、金印。并委任白玛邓灯为藏政府及自己的上师,同时赐给许多耕地和村庄。祖师没有接受侍候的人,并把耕地都给了寺庙。

第十五世噶玛巴卡强多吉,亲自到新龙与祖师白玛邓灯相见,彼此互为灌顶、传法,红白二教融为一体。另外其他教派诸如噶举萨迦格鲁乃至笨波教等许多大德法主亦互相参拜、灌顶与讲经,祖师都不分教派而容纳之。因此,出现了不分新旧教别、彼此融洽的良好势头。此外,噶陀寺白玉寺佐钦寺、扎嘎寺、雪谦寺的大德们亦纷纷前来相互灌顶、听授教诲,作为同心同德之师兄弟,彼此关系非常融洽。

创建嘎绒寺外,祖师还亲自创建了加什德钦寺、加什觉母寺、措嘉寺、索觉母德钦寺、各降寺、所登寺、破瓦寺等,还恢复培修了桑耶寺、协瓦拉厅寺、阿吉白绒寺、江堆邬金岭寺、俄甫寺等,为笨波教的益西白堆寺地基也作了加持。总之,祖师不分任何教派差别,皆予以恢复振兴。如此以三轮为昌盛佛法和利益众生的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第十五绕迥的水猴年(1883年)四月三十日,祖师以其利他事业即将圆满时,于白玉县昌台尼隆地方召集众弟子们,向生生世世的正善上师作祈祷后,就吩咐弟子们将其居住的帐篷门缝合,七日之内不许任何人入内。从这天开始,大地即开始不断震动,天空布满了彩虹与光环,半空传来乐器的敲击声,香气弥漫四面八方。七天之后,弟子们在这诸多的奇特景象中打开了帐篷,只见祖师座位上仅剩下一大光团,座垫上只留下了祖师的头发、手足指甲和袈裟。祖师却无影无踪了,他已沿着圣藏老一辈大成就者事业的轨迹,显现了虹身而去了。

上师

秋英让卓 (Chöying Rangdrol),多钦哲第四世佐钦仁波切,Lama Sonam Tsultrim, Namgyal Dongak Tenzin, Trosur Kalzang Deutsen

弟子

其主要弟子有新龙之掘藏师让如多杰,江的多吉(索朗塔耶,Lama Sönam Thayé),传至列绕朗巴

参考资料

注释

  1. 噶陀的大成就者,传记可见于http://rywiki.tsadra.org/index.php/Enlightened_Vagabond/Masters,_and_Discip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