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波•丹增诺布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重定向自文波·丹增诺布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文波•丹增诺布

文波•丹增诺布(1841-1900)[1]是最伟大的智者之一,也是华智仁波切最亲近的弟子之一,被认为讲法超过了华智仁波切。他是嘉瑟•贤彭他耶(1800-1855)的“文波(侄子)”。

其他名字

文保丹嘎乌金丹诺丹嘎丹利乌金滇进诺布邬金丹增诺吾乌金单增诺布格芒文波·丹增诺布乌金旦增诺布
Orgyen Tendzin Norbu,Önpo Orgyen Tendzin Norbu,Önpo Tenga,ཨོ་རྒྱན་བསྟན་འཛིན་ནོར་བུ།

生平

文波•丹增诺布1841铁羊年出生在扎溪卡的格蒙康楚(Kamchung)地区, 父亲名为Sonam Dargye。嘉瑟•贤彭他耶将他抚养长大。1853年进入佐钦寺熙日僧哈佛学院,13岁时弃俗出家,共依止了二十五位上师,尤其从17岁至47岁期间[2]依止华智仁波切,在诸师前聆听了印、藏如海般的显密教法。尊者以三喜依师,获得了所有上师的密意,成为宁玛当代极负盛名的教主。

乌金滇进诺布自小具备悲心,产生厌烦和出离心,这方面无与伦比,故受到嘉色·先潘塔义的重视。十三岁时,他出家为僧,像保护眼珠那样,遵守增上戒学。他在依怙嘉色·先潘塔义处,闻得了显宗方面的五十五种偈文和密宗方面的大法界心髓加行、正行的全部灌顶及讲解,还求得“那诺六法”等很多深奥正法。在第四世佐千美居南卡多杰处,接受了前译佛语、大遍知的《七宝藏》和《四部心髓》及其所有灌顶、口传,以及天竺和吐蕃四位学者的《八大法行》和《黑普巴金刚十万大典籍》的大型注释,以及阿达师生和敏珠林、尼扎等人的伏藏正法。

在堪千贝玛巴扎、岭祖古图丹姜辰贝桑二人处,闻得了大藏经《甘珠尔》的口传和《丹珠尔》中仅存的那些口传及《前译十万续》口传。还接受了《上师深意聚》、《茸松著作》等的灌顶、口传。在大伏藏师秋吉林巴处闻得了《大圆满法·金汁》等。在贡桑特乔多杰处闻得了《心髓加行》等。在大得道者索南巴格处,闻得心髓气脉实修讲解等。在被称做格芒寺能断者的文·吉美脱克处求得能断方面的全部内、外诀窍。在圣上师纽修·隆舵滇贝尼玛处得到了《心性休息讲解》。在格西强巴平措处求得《入中观论》的讲解等。另外,还与法主麦彭、格孜拉然巴、米压·贡桑索南、堪布洛南等殊胜学者相互解除了疑难问题。正如俗话所说:“学者的名声学者传,学者的学问学者赞。”他像一块千锤百炼的金子,在很多圣人的教导下,达到贤哲的顶峰。

尤其是他在遍知法主麦彭仁波切处,相互解除了正法难题,得到极大欢喜,受到赞叹的花儿。这位善知识有二十五位贤哲上师,其中具三种恩德的上师有十三名,包括被称做一双日月的两位嘉色、一位无比的大菩萨和恩德无比的大金刚持。他以三种敬仰拜这些得到持明地位的上师为师,获得了他们意续中的所有教诲,成为全体佛教的主人。特别是真文殊钦哲旺波处,求得了法界心髓的灌顶、口传、讲解、附件、补充部分和《功德藏注释·二车》的讲解,《中观》、《唯识论》各派的发心传授法仪轨,《黑普巴金刚密续》的灌顶、口传,《欢喜金刚心髓》等的全部灌顶、口传。

尤其是他还拜华智仁波切为师,从十七岁到四十七岁为止,闻思了《入菩萨行论》、《学处集》、《中观理聚》、《贤愚经》、《宝箧经》、《福泽力传记》等和传自印度的慈氏五论中的《庄严经论》、《现观庄严论》、《宝性论》及《法藏》、《律藏》等佛语和著作,解决了其中的疑难问题。

另外,还在这位上师处求得了《五部地论》等印度著名的善说典籍,解除了疑难问题。他还请教了《续王密心髓》、《时轮》、典籍《功德藏》、《显、密宗祈请》、《三律仪论》等和龙钦《七宝藏》、《心髓四部》、《吉美林巴文集》等的讲解,修行时的疑难都通过这位华智仁波切得到了解惑。上师自己说:“我的那些上师在功德方面没有任何区别,大部分都是得地的圣人,但从恩德方面讲,华智的恩德三界中难以报答。”说着合掌致礼,流出眼泪。又说:“无论阅读任何一个显宗或密宗典籍,就其最根本的内容是修上师瑜伽(相应),并归纳于菩提心,我懂得这一道理是华智仁波切的恩德。”

此后,他修持很多智慧本尊,经过念修,使智慧三火得以旺盛,得到莲花生大士等无数特殊本尊的亲见。他把悲心、菩提心当做道路,用十二年的时间修持大圆满法,由于一心为修行而精进,赶上了前世的足迹,实现了实际证悟,彻底实现本净观修和任运超越之道的四相,圆满得到智慧天成的明灯,显、密宗大海般的正法在自续中显明了。尽管其证悟已至顶峰,然而在外表行为上始终严谨持戒。身为高尚大德,他以修律藏为主,像天鹅聚集在莲池里那般,当时因尊者广弘戒律,致使比丘、沙弥遍布各地方隅,在北方扎曲河各地遍满了比丘和沙弥僧。他到五十八岁为止,即使是熬茶等事均身体力行,从不假手他人,自己跟前不留一个僧人,连行饮光长老的十二头陀行都加以实践,成为遁世居王,其圣行为不可思议。


尊者几乎将毕生精力倾注于讲经说法,传法利众的事业中。他每天至少五堂课,呕心沥血、废寝忘食,为来自拉萨以下汉地以上的求法者传授法要。最为绝妙的是他讲法的数量,据大略统计,总共传讲《入行论》二百余遍、《中论》二十五遍、《入中论》十九遍、《经观庄严论》三十九遍、《现观庄严论》十五遍、《宝性论》三十八遍、《三戒论》三十八遍、《俱舍论》五遍、《心性休息》十三遍、《大幻化网》二十遍、《功德藏》四十遍,......等等,其弟子中获证无上果位之人不可胜数,弘法事业宛如日光普照大地。一览上文的数目,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真不愧为“讲法最绝之人”。而在当今时代,纵然是公认的法师所讲之法也难达到其10%。华智仁波切在七十几岁(1883年)后再未广传法轮,只是闭关静修,对前来拜见者均介绍到大弟子丹增诺吾前,对再三请法者予以严厉呵责。从起,华智不再公开传法。无论谁来找他,他一概让他们去向丹增诺布求法。

华智圆寂后,文波•丹增诺布安排照料了善后仪式。他还收集了华智的文集,共整理成六函。

尊者一生过着极为平凡的生活,五十八岁之前一直是自己烧茶做饭,随身不带任何侍者,常处卑位,不喜世间八法,度化了无边的苦难众生。

尊者六十岁时,藏历土鼠年五月十八日,他口中念诵:“我是邬金莲花生,无生无死之佛陀,菩提心体无偏袒,沙门八果离虚名。”诵毕住立安详圆寂,往生于铜色吉祥山刹土。

前世

不详

上师

共25位上师,华智仁波切为根本上师,麦彭仁波切钦哲旺波为主要上师。

弟子

转世

著作

《量理宝藏论释》、《赞戒论》等.

参考资料

注释

  1. (1829/1841?-1888/1900?)在有些文献中认为出生于1871年,与实际情况不符,1829-1888系根据有关文献中认为尊者六十岁藏历土鼠年圆寂而推断。然而据http://www.rigpawiki.org/index.php?title=Orgyen_Tendzin_Norbu 里认为是1851-1900,圆寂年代的资料来源是其主要弟子堪布贤嘎的广传,从其弟子的活动年代看,1900更加可能是圆寂的年份。因此1841-1900可能是正确的年代。
  2. 华智仁波切圆寂于1887年,据此文波•丹增诺布可能出生于184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