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林•嘉瑟•仁钦南嘉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敏林•嘉瑟•仁钦南嘉(1694-1758) 是德达林巴最小的儿子与重要弟子,敏珠林寺的第三位法台。

其他名字

嘉色·仁亲南嘉,Gyalsé Rinchen Namgyal,Minling Gyalse Rinchen Namgyal

生平

伏藏预言中说:“布玛莫扎的化身名叫热纳毗扎,他将出现于岳茹地区。”事实正是如此。布玛莫扎的这位化身是大持明德达林巴的几个孩子中最小的儿子,生手木狗年,是热青·仁亲南嘉的转世。这位化身从怙主父亲和叔叔处,得到父亲的新伏藏正法,特别是满瓶倾泻般地得到了光明大圆满法的续、传承和诀窍。在大译师叔叔却巴嘉措处,接受了密心髓续等等许多经、续和文化。在居麦嘉措处,他接受了沙弥戒。此外,他还拜堪千丹尼、多扎仁津仁波切等大士夫为师。

蒙古军队进攻藏区祸害佛教时,贡桑米居白卓前往锡金空行安乐洲居住。这位依怙也逃往门隅、西藏边地等暂行避难。由此地,他透过康地僧人的帮助,经扎日山前往康区。在贡觉科青寺居住。在此期间,他修了静、猛莲花生等很多本尊,得到成就的征兆,亲见无数的本尊。有时候,他尽量行威猛诛法,就这样过了两年。正在这时,康地的首领,大祖古都来向他叩拜,以示敬重,因而正法和资财两方面的事业十分广阔。他在康地下部的达普扎麦尔寺、日丹竹青寺讲解和传授了很多正法,事业取得了很大发展,果洛、色达、压茸、德格等地的弟子纷纷到他那里居住。

此时正值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在持舟山观世音宫殿即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达赖喇嘛宣布藏区仍保持原有的政治、宗教形态,所以卫地的动乱局面得以稳定。朗将巴·邬金却扎等寺院的僧职人员也被接回卫地,拜见了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在大伏藏法王的宝座上举行了坐床典礼,获得了做灌顶的册封书、印章等。此后,他也回到了敏珠林寺,并举行大型的大住持金床坐床典礼,成为正法的主人,正像大伏藏师预言的一样,举行了坐床典礼。

大伏藏师圆寂的这一年,弟弟贡嘎次成负担起刻制《甘珠尔》的重任和兴建法轮殿堂,庄严了奇异的汉式屋顶等圆满时,请大伏藏师开光。大伏藏师说:“非常好!到那时,让小儿子仁亲南嘉作为我的补处,举行坐床典礼。我将撒开光的青稞,会大有因缘。”弟弟贡嘎次成郑重地祈请说:“您在世时,宝座除了自己,不应由他人来坐。”大伏藏师又说:“明天举行开光仪式聚集时,请一定要来。本来这次我做的事情是比较吉祥的,但你们不听,要知道,我们父子要常常聚在一起是很难的,明天仁亲南嘉会来参加聚会。”于是卓尼摆设好经堂的座垫,问:“公子仁亲南嘉应坐在那个座垫上?”大伏藏师说:“坐中间左排的头一个高座垫。”这样,仁亲南嘉坐在北床上,举行了后嗣和正法两方面的实际补处仪式,做了开光和交接。

如此按照预言的内容,重修了被毁的殿堂,在原有基础上又新增了僧侣名额,使僧侣数达到三百余名。他还用三学处加以约束,将僧侣们置于了三轮之地,恢复父亲和爷爷创立的每月十日举行佛语和伏藏正法的修行致供。他又恢复诵调、跳金刚舞、供品等已经失传的原有仪轨,因此对佛教贡献很大。像转轮王一般的人主索朗多杰对这位圣人非常敬仰,封他为帝师。他在自己的寺院继承依怙父亲的意志,弘扬了所有的灌顶、口传和讲解,尤其是弘扬了以《密心髓续》讲解为主要内容的讲闻。

一段时间里,仁亲南嘉尽力修持各种深奥的正法,得到无数特殊本尊的摄持,实现了光明大圆满法自性无私的深意,取了业印,生下了大堪布乌谛雅那兄弟,成了佛教的支柱,利他事业大如天空。贡桑米居白卓也回到寺院后,带回了《心髓母子讲解》等很多著作,并为聚集在寺院的外、内弟子赐予灌顶、讲解和教诲,弟子穹列贝玛隆阳等,出现许多利他事业,寺院有了大的发展。

总之,他按照传自赤钦布察的敏珠林派的灌顶、口传和讲解,从卫藏到汉地、蒙古地区以上,对敏珠林所属寺院和传承弟子转动了正法的法轮,因而对佛教贡献极大。敏珠林传承的佛语和伏藏传承没有衰败,都是这位大士夫的恩德。人们称他为“敏珠林派大恩大德的佛语继承者仁亲南嘉”是名实相符的。

六十五岁时即土虎阳年,仁亲南嘉在完成二利的圆满事业,并预知未来后,去了窝嘎。在向长子和弟子们最后交待需要办理的事情后,于角宿月二十日显出无数奇异神通,将化身的色身收至了光明法身中。法体火化时,顶骨和心脏没有烧坏,成了信心者的所依。保存骨灰和顶骨的银质菩提宝塔,安置在中间位置的密宗宫内。

在此圣上师处闻法的是密宗师朗将·邬金却扎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