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法的严惩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来自热贡的两位瑜伽士来到多智钦寺,邀请第四世多智钦日洛仁波切前往传法,这与仁波切的夙愿正好不谋而合。于是,秘而不宣地,仁波切带着侍者羊日等弟子一行七人,以隐蔽的方式从多智钦寺出发了。多智钦一行先来到位于果洛的家中,仁波切的哥哥詹巴为他们准备了路上所需的充足食物、资具和马匹。离开家后,仁波切一行第一站来到阔德寺。在这里,大护法紫玛尔降神并发出警告:前方几里处将有严峻的考验出现,如果能克服它,仁波切将来的事业将象太阳光芒一般广大!

  从阔德寺出发后不久,仁波切对弟子门嘱咐道:“为了缘起的需要,后面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发生,请你们都不要乱讲话。”不久,事件就如预料般来临了,不知道从哪来的小偷把仁波切一行骑乘的马匹和资具偷走了(除了仁波切本人的那匹留下了)。于是,一向心直口快和脾气暴躁的侍者羊日忿忿地说:“什么不要乱讲话。在寺院的时候你讲得好听,说什么护法会象奴仆一般听从你的调遣。可是一到了关键时刻就不灵了。就象平时经常拉稀摆带,需要拉屎时却挤不出来。”如此这般地发了一大堆牢骚。

  途中小憩时,一只火罗鸟飞到队伍的行李上,不停地嘟咙。羊日愤慨地说:“心情好的时候它不叫,心情糟糕的时候它偏来乱叫!”仁波切说:“它是在说,比前面更大的劫难要来临了!”羊日惊叫起来:“天啦,还有比这还大的劫难吗?难不成他们要把你杀掉?”话音刚落,前方冲来一群持枪的歹徒,冲着队伍吼叫道:“人走开,东西留下,否则就杀了你们!”弟子们义愤地对劫匪喊道:“你们要知道,我们是多智钦寺的队伍,多智钦就在这里,你们不能放肆!”可是匪徒们并不理会,说:“把东西全部交出来,否则就杀了你们”。于是,整个队伍一下子被洗劫一空!

  羊日又急又气,冲着仁波切叫嚷说:“天拉,多智钦寺历代都没哪一世象我们这么惨过,这下简直是丢尽多智钦寺的脸了!”听了侍者的一席话,仁波切沉思片刻,说:“这点你倒是说对了,以前历世多智钦都没有被抢劫过。”又说“我确实曾经说过,紫玛尔护法就象我的帽子,一髻佛母丹坚等象我身上的腰带,他们与我形影不离!”说完,他怒目直视强盗远去的方向,眼珠转动了一圈。随后,又将身上的噶乌盒取下,在地上猛砸了两下。刹那间,只见一道红光从仁波切背后射出,远处很快便传来巨大的声响,继而又是大地震动。

  过了不久,一个人赶着牛马,将抢走的财物资具全部如数奉还,随后仓皇地走了。大家都感到很欢欣的时候,仁波切却神色凝重,说:本来我是想以乞讨者的身份,以平静的心情去热贡朝山拜佛,而你们使我违犯了我的菩萨戒。说完后,他解下批单捂着头痛哭了一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后来,一直到进入热贡地区大家才得知,途中抢劫多智钦一行的为首三人全部遭到了护法极其严厉的惩罚。一个人的双眼眼珠掉了出来,一个在骑马时堕落身亡,还有一个用抢来的钱买动物内脏吃时,肚子爆裂而死。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