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忍度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六度之一,安忍度分三:忍辱他人邪行之安忍;忍耐求法苦行之安忍;不畏甚深法义之安忍。

内容

忍辱他人邪行之安忍

别人当面对自己进行殴打、抵毁、恶语中伤等,以及暗中说不悦耳之语等时,我们不应心生嗔恨或忿怒,反而应生起慈悲心饶益他们。否则若为嗔心所困,便成为所谓的“嗔恨摧毁千劫所积之资粮”。《入行论》云:“一嗔能摧毁,千劫所积聚,施供善逝等,一切诸福善。”又云:“罪业莫过嗔,难行莫胜忍,故应以众理,努力修安忍。”忆念嗔恚的过患后应当随时随地精进修持安忍。印度单巴仁波切说:“嗔敌乃是业力迷乱现,当断嗔恚恶心当热瓦。”阿底峡尊者也说:“不嗔作害者,若嗔作害者,如何修安忍?”所以,如果有人对自己恶语中伤或无故加害等时,我们若能断除自己的嗔怒、怨恨之心,则可清除诸多罪障,依靠安忍可以圆满广大的资粮。因此应将作害者视如上师一般,即所谓“若无生嗔境,于谁修安忍?”

忍耐求法苦行之安忍

为了修持正法不顾一切艰难困苦、严寒酷暑而行持。续部中云:“越过刀山与火海,舍身赴死求正法。”又如往昔诸噶当派大德所言的四依处,即:“心依于法,法依于贫,贫依于死,死依于干涸之壑。”可是如今我们有些人却认为修持正法不需要丝毫苦行与精进,在从事今生世间之事的同时,于具足幸福、安乐、名誉之中即可修成正法,还认为别人也可将出世法和入世法同时圆满,并说:“某某人是一位贤善上师,世间法、出世间法都圆融无碍。”怎么会有办法使出世、入世法圆融无碍呢?自以为世间法、出世间法二者兼而有之的那些人,肯定只能是在世间法方面比较突出,绝不可能具备真正的出世间法。凡是想出世、入世法可同时兼得的人则犹如认为两尖针可缝纫、水火可置于同一容器内以及可同时乘骑向前向后行驰的两匹马一样,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没有任何一个补特伽罗胜过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的。而佛陀也没有找到世间法、出世间法同时成就的方法,因此犹如丢弃唾液般舍弃了转轮王的国政王位,到泥莲禅河畔经历了六年苦行与精进,期间每年喝一滴水、食一粒米。

往昔所有的成就者全部都是将现世的琐事抛于脑后、历经苦行、精进修持而获得成就的,无有一人是于从事现世之事的同时、于具足幸福安乐名誉之中顺便修行而得成就的。吉美林巴尊者说:“若丰衣足食、住处舒适、施主贤善等样样具足,则正法尚未成就之前魔法已成就了。”又夏吾瓦格西说:“如果从内心深处想修法,则必须自心依于贫穷,一直贫穷到死。若能生起如此意念,则天、人、鬼三者必定不会使其为难。”米拉日巴尊者说:“我病无人问,若死无人哭,能死此山中,瑜伽心意足。门外无人迹,室内无血迹,能死此山中,瑜伽心意足。何去无人问,此去无定处,能死此山中,瑜伽心意足。腐尸为虫食,血脉为蚊吸,能死此山中,瑜伽心意足。”所以我们应当完全断除一切现世的贪著,不顾一切艰难困苦、严寒酷暑而修持正法。

不畏甚深法义之安忍

若听闻到甚深的空性实相、尤其是远离勤作自性大圆满实相之精要、超越善恶因果之十二金刚大笑、希有八句等法语时,对此不应生邪见,应千方百计、毫无颠倒地受持其中的密意。否则若生邪见或进行诽谤,则称为舍法罪业,是无数劫中不能从地狱深渊中得解脱之因。如乔美仁波切说:“此罪胜过五无间,无解脱罪发露忏。”

我们应当对甚深正法以及宣讲此法的补特伽罗从内心深处生起胜解、恭敬诚信。倘若因自己智慧浅薄而不能生起胜解,那么尽力断除诽谤也非常重要。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