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智钦八岁宣演《入菩萨行》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三世多智钦仁波切佐钦寺跟随堪布贝玛多杰学习。起初他对理解经论的意义感到困难。他常常在哭泣中入睡,早晨发现泪水将他的头与枕头粘在一起。一天早晨他对经师说:“昨天晚上我梦见三位嘿汝嘎装束的上师在一个寺院里,中间那位手里拿了卷经。我问他:’你是谁?这是什么经?‘他答复:’我是多钦哲·益西多杰。这卷经是用来帮助那些学不会的学生的。‘我请他将这本经给我;他答应了,我感到特别高兴。因此我相信如果我今天学习的话,我将能够学会。”从此他的理解力大增,领会经文意义时再不感到困难。

第二年他去石渠山谷拜访伟大的上师华智仁波切(1808-1887)。从华智他得到许多法要。他能够只听一遍就掌握经文的涵义,而不需要辅导师给他温习功课。多智钦才八岁大时,华智仁波切派信使走遍石渠各地请人们来听法,因为多智钦在一年一度的法会上将传讲《入菩萨行》。在匝迦寺,当着一大群出家在家听众的面,华智仁波切亲自献上曼达请他传法。多智钦开始宣讲,所有人都对他的理解力和自信叹为观止。起初多智钦稚嫩的嗓音还传不到坐在后面远处的人群,但渐渐地他的嗓音越来越宏亮,所有人都能听清楚。在给钦哲旺波捎去的信中,华智表达了他的欣喜,说道:“就教法而言,多智钦的转世珠古八岁就宣演《入菩萨行》;就证法而言,新龙·贝玛敦都(1816-1872)刚证得虹身成就。因此佛陀的正法还没有衰落。”

华智对多智钦非常慈祥也很尊重,法会时会让他坐在自己的枕头上。一天黎明,华智听到多智钦在哭;后来被告知多智钦在早上念祈请文时打瞌睡,被他的经师打了一顿。对经师的做法华智感到非常不悦,他告诉多智钦说:“当你去世时,不要去铜色吉祥山;因为如果你去那里的话,莲师会把你再派回来──他总是在为藏人担心。你只管去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净土)好了,不要再回到这些人身边。”华智不喜欢这位经师因为他对稚龄的多智钦太粗暴了。多智钦下次去见华智时,经师已改由温和、恭敬、白发苍苍的比丘阿库罗珠担任了。华智对他感到高兴,说道:“噢,他看起来象一位重要上师的经师。”每当阿库罗珠不得不惩戒多智钦时,首先他会向多智钦致以三顶礼。因此,即使是许多年以后,当阿库罗珠向他求法而致顶礼时,多智钦说:“看到阿库罗珠给我顶礼仍使我感到紧张不安。”

参考资料

《大圆满龙钦宁提传承祖师传》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