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喇•晋美格桑

多喇•晋美格桑

多喇•晋美格桑(1789-?)是一位伟大的禅修士、智者和菩萨,是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最重要的弟子之一,在康区安多弘扬了龙钦宁提法门。

其他名字

确吉罗珠,雄努•益西多杰吉布益西多杰吉邬•益西多杰,德格•晋美格桑,昆塔•晋美格桑
Dola Jigme Kelzang,རྡོ་ལ་འཇིགས་མེད་སྐལ་བཟང།

晋美格桑出生于色达的昆塔家族,他因此有时候被称为昆塔•晋美格桑,他有时候也被称为多喇•晋美格桑,因为他在上师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的家乡果洛的多山谷度过了很长的时光。除此之外,他有时候还被称为德格•晋美格桑, 因为他当过德格王室的僧侣(dbu bla)。 他还被称为雄努•益西多杰,特别是在热贡地区。 另外他的有些著作的笔名是确吉罗珠和吉美多吉。

生平

出生

晋美格桑于1789年出生于色达的昆塔家族。

学法

一次,他在黄河岸边一个山洞中,开始为期三年的严格闭关,来修持金刚橛仪轨。他入关的头天晚上,有一位朝圣者在晋美格桑的山洞门口过夜。摇着手鼓金刚铃,朝圣者唱诵了《空行嬉笑》──一个施身法仪轨。晋美格桑在山洞里听到了吟唱声,被其甚深的涵义和美妙的文笔所深深打动;早晨他忍不住从闭关的山洞出来与朝圣者会面。他询问这个施身法仪轨是谁造的,并了解到这是吉美林巴尊者发掘的伏藏法,但尊者已经不在人世。格桑又询问吉美林巴的上首弟子中是否还有在世的。朝圣者答复说尊者最上首的大弟子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正住锡于果洛传法。仅仅听到多智钦的名号晋美钦列沃瑟,由于他是格桑生生世世具有宿缘的上师,晋美格桑生起了不可动摇的信心,并立刻动身去拜见多智钦。

他主要跟随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晋美俄嚓和第二世嘉绒朗智·南喀泽旺秋珠学习,他曾经学习过新译教派和旧译教派,但主要学习大圆满龙钦宁提,从多智钦他得到许多法门,特别是龙钦宁提传承。他成为龙钦宁提主要的传承持有者之一,并成为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的四位主要弟子之一。

弘法

在多智钦生命中最后的岁月里,他自己传授灌顶窍诀,而晋美格桑以多智钦的名义给予“”传。再者,由于多智钦不离开他的隐修苑,正是晋美格桑上师以多智钦的名义到德格和安多去弘扬了龙钦宁提以及多智钦持有的其他诸多宁玛传承

晋美格桑将宁玛续部宁提法门传给噶陀寺佐钦寺协庆寺的许多重要上师;在他的后半生,他在安多和青海地区蒙古人居住处弘法。期间还在安多的索波(Sokpo)地区创建了寺院。

多喇•晋美格桑认定华智仁波切为华格•桑丹彭措的转世,第一世多智钦确认了这个认定。

1815/1816年晋美嘉威纽固写道:“怙主上师晋美格桑──怙主父亲多智钦的最胜法太子以及教证二法之大师,来到石渠弘扬佛法。我将他邀请至我的隐修处向他求得灌顶。”1820年他又写道:“带着很多供养,我去欢迎晋美格桑──教证二法之大师;他刚从汉地旅行回到石渠。”

风波

当多喇•晋美格桑的声誉不断传播时,他成为教派冲突中被攻击的目标,并因此最终被汉族皇帝下令入狱,一些上师为营救他而努力,其中玛萨(Maksar)班智达还为他去面见皇帝,他被通知出狱的时候他坚持要求他的三百位同伴犯人和他一起被释放,皇帝考虑再三后答应了。

圆寂

在他生命的最后,当他在汉地城镇一条街道上独自步行时,他见到一个盗贼正要被置于从里面烧火烤热的铜马上处死。盗贼在哭喊着求救。生起极大的悲心,多喇•晋美格桑告诉在场的官员那个囚犯是无辜的,而他自己才是真正的盗贼。当他的弟子们发现他时已经太晚了。他代替那个盗贼经受了这个死刑。这样在一条无名的街道上,他用自己的生命赎回了一个萍水相逢的正在遭受痛苦者的生命,显现真正的菩萨行圆满了他的一生。

前世

不详

上师

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

弟子

转世化身

由于之前的入狱风波,当局禁止寻找他的转世化身。他在热贡的一些弟子秘密寻找了一位他的转世,后来被称为第二世Dzongngon贝玛图秋多杰(Pema Tukchok Dorje)。他出生于19世纪中叶,写了包括龙钦宁提和大圆满在内的一些著作。其他被认为是多喇•晋美格桑的化身的还有:

著作

《澄清实相愚言(生起和圆满次第笔记)》 ,已被多次翻译为英语[1]。另外还写了龙钦宁提前行、三昧耶戒、断法、普巴金刚、藏文语法方面的著作,还有道歌。 他用Kyeme Dorje为笔名写的一些著作还没有出版。

参考资料

注释

  1. 英语为Foolish Babble Clarifying Reality: Notes on the Generation and Perfection Stages,译名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