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布才旺仁增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堪布才旺仁增

堪布才旺仁增(1883-1958)是近代不舍肉身往生净土的虹身成就者。

其他名字

才昂仁增,才杭仁增,梅瓦堪千才旺仁增,美瓦之堪布泽旺仁增
Khenchen Tsewang Rigdzin of Washul Mewa,མཁན་ཆེན་ཚེ་དབང་རིག་འཛིན་

生平

才旺仁增生于多康北方的阿多瓦西梅瓦部落。出生时有许多奇异征候,自幼进入佛门,从藏文阅读开始,学习各种学艺。他的行为静雅、聪明、智慧,同龄人中无人能与之相比。老一代的人都说:“看这位小僧人的智慧,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获梅瓦堪千大名的人。”年纪稍长以后,他在拉克扎宗寺的堪曲珠、卡尔瓦·滇贝尼玛祖古、卡嘉伏藏师仁波切等善知识处听闻了《入菩萨行论》、《三戒律》、《别解脱经》、 《嘎日嘎》、《正字学》、《诗歌》及灌顶、诀窍、深奥讲解等很多深奥正法,并进行实践,此后一直在为正法事业而奋斗。

  后来他抛弃故乡,到德格和北方的扎曲卡等地寻找正法,拜堪布阿琼、堪多杰桑珠、格贡堪布•衮桑华丹、佐千堪布洛色丹炯、昭德巴吾多杰、第五世佐钦仁波切为师,听闻了《中观论》等理聚论和《中观四百论》、《中观庄严论》、《中观二谛论》及《现观庄严论》、《辨法法性论》、《辨中边论》等慈氏五论。还听闻了《释量论》等因明学和上下法藏等典籍,成了学者之王。

  在扎曲卡,他拜见蒋贡麦彭仁波切,得到灌顶、讲解、教诲方面的《文殊加持》等。尤其是在不共的部主堪布云丹嘉措处,得到了大圆满法《智慧上师》等,经过实践,实现自性大圆满法脱离伺察意的法性深意。他又听闻了《密心髓·消除十方黑暗》、《总义·光明心髓》、《意庄严》、《言教》、遍知的《七宝藏》、《四部心髓》、《休息论》等无限深奥正法。此外,在德格的很多善知识处,闻得了《大宝伏藏》、《前译佛语》、《诀窍藏》、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等无数部正法,修三根本的很多特殊本尊,实现了证悟。

  此后,他回到安多梅科,在自己的寺院即赤达杰寺成为常住,为当地的千百名僧人赐予沙弥戒、比丘戒。“坐夏”则按《三毗奈耶事仪轨》的实践法,按照嘉色·先潘塔义的传承建立此传承。成立蒋贡麦彭仁波切的论著为主要听讲内容的讲解院,在该院转动显、密、学艺的法轮,培养出堪千耶谢、堪布蒋贝、堪布诺尔丹、阿拉协腾仁波切、堪布索南旺嘉等很多胜上士夫学者,他们对佛教作出了伟大贡献。

  相传梅瓦的这些堪布都非常精通法藏,对居民和远来的弟子讲授了典籍、诀窍、加行等课程,开展广泛的利他事业。他还与宗傲仓祖古一起发心,在霍尔曲依建立了以麦彭仁波切的论著为讲解内容的讲经院,使北方和东方夏尔卡地区,广泛兴起密宗前译派四种河流般的传承。由于这位堪布和古荣祖古等的恩德,使东边汉地边界、安多热贡等地至今存有密宗前译派的无垢正法,这都是这位大堪布发心的结果。

  在完成如此事业之后,因藏区总体佛教和众生事业已经衰败,野蛮人的军队带来了大灾难,所以大堪布被恶愿者关进监狱,在去监狱的半路上念诵着“班扎咕噜”,像从前的班智达寂天的传记中所说明的那样,在人们看到的显现中,身体一步一步升至高空,而后在空中化为光体,消失在天际。此事至今仍在藏区东部像风声一般传颂着。这表明这位上师通过自性大圆满法的道路,得到殊胜成就,实现虹身于天际,正像欢喜金刚大师和邦·麦彭贡保传记中所说的那样。

前世

不详

上师

弟子

  • 伽央•喜喇坚赞

转世

著作

不详。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