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格旺波尊者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重定向自噶陀堪布阿旺华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格旺波尊者

阿格旺波尊者(1879-1941)是20世纪龙钦宁提方面最伟大的论师、上师和绍胜者。尤其在噶陀白玉将龙钦宁提发扬光大。他被认为是毗玛拉米扎的化身,称他为第二龙钦饶绛也毫无夸张。

其他名字

噶陀寺堪布阿旺华桑堪布昂琼堪布阿琼堪布雅嘎沃瑟仁钦宁波•贝玛勒遮嚓,贝玛勒遮嚓,莲花业缘力尊者(贝玛勒遮嚓的汉译),堪千阿旺贝桑
Khenpo Ngawang Palzang Khenpo Ngakchung,མཁན་པོ་ངག་དབང་དཔལ་བཟང་

生平

出生

伴随着出现彩虹、天乐自鸣等诸多神奇征相,堪布诞生于藏历第十五绕迥土兔(1879)年十月初十。他父亲是诺西部族的南嘉,母亲是久瓦部族的贝玛措。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他的世界都充满了神奇的光芒、感受、境相和声响,以及与天尊的交流。出生后第三天,盘腿作禅修坐姿,他念诵了金刚橛咒语。刚出生那年的冬天天气异常寒冷,婴儿和母亲睡在一起。但他母亲却热得难受无法与他同睡,因为由他的气脉能量散发出巨大的热量。他母亲说:“你是什么?别是个魔子吧?”婴儿唱道:“我是东方拉卜愣寺,自在气脉明点拙火,成就本尊密集金刚,名啊啦瑞扎您识否?”对此他母亲说:“真是天知道!不要再说这些话!”他父母亲属对他们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感到担忧,尽力将他显现神变之事保密而不为外人知道。

当他两岁时,他父亲带他去拜见了在嘉都隐修苑的第一世诺西隆多。隆多见到他非常高兴,给他加持和不少礼物。五岁时,山洪泛滥给他家造成很大困境,一天他把一个小木桩削成普巴橛,说道:“我乃天竺毗玛拉,恒河也能使倒流,何况你这小沟水!妈妈请看奇妙戏!”说着将普巴橛指向河流,他念诵着金刚橛咒语,河流象被狂风席卷般改了道。

学法时期

七岁时,他叔叔教他念祈祷文读书识字。当他叔叔教他一个字时,他没有跟着重复念,而是去读下一个字。他叔叔不高兴地说:“为什么要跑到前面去?你这样会学不会的!”于是他就慢慢学起来,花了二十天时间学会了祈祷文的第一页,这让他叔叔感到满意。可是一天晚上,半睡半醒之间,他将《普贤行愿品》从头到尾背诵了一遍;由此他叔叔意识到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孩子。他叔叔给他拿来一些新的法本,堪布阿琼毫不费劲地将它们全部念了一遍。他叔叔也就不再教他读书识字了。

从八岁起,他从诸多上师接受各种教言和灌顶。十五岁时,由堪钦嘉参沃瑟剃度成为沙弥,诺西隆多告诫他守持戒律的重要性。

他与与诺西隆多一起搬至贝玛日陀法营,于此他从隆多得到了前行修法的详细窍诀并完成了前行。在修前行供曼达时,他在梦中见到了龙钦饶绛。龙钦巴将一块水晶放在堪布阿琼头上,说:

“啊!心性自然菩提心啊; 啊!广大虚空普贤界啊; 啊!直穿明智即法身啊; 啊!五大本能显种种啊; 啊!超越见修明智性啊; 啊!愿今融入你心中啊!”

由于信心的力量,堪布阿琼昏厥了片刻。从他佛坛上龙钦饶绛佛像上生出了舍利。诺西隆多告诉其他众人堪布阿琼可能就是毗玛拉米扎在这个世纪的化身──毗玛拉米扎曾发愿每一百年派遣一个主要化身到西藏来弘扬宁提法门

在修前行中的上师瑜伽前,堪布阿琼从诺西隆多的上首弟子喇嘛阿铎得到两函《龙钦宁提》的灌顶。与他自己的上师华智仁波切一样,诺西隆多整个一生中仅给过屈指可数的灌顶。隆多给予堪布阿琼关于《龙钦宁提》的总窍诀以及关于上师瑜伽的别窍诀。

堪布阿琼念诵了三千万遍莲师心咒,做了十万次大礼拜。自从堪布依止诺西隆多学法以来,乃至刹那转念之间他从未将自己的上师看成凡夫,而总是视他为圆满正觉的佛陀。在他记忆中他从未对自己的金刚兄弟姐妹们有任何不当言论。

完成上师瑜伽修法后,隆多详细传了包括三根本在内的许多续部窍诀。堪布阿琼闭关四十九天近修《持明总集》。修生起次第时,他得到了极大的明晰相,念诵了一千万遍莲师心咒和四十万遍《持明总集》咒。接着他闭关一个月不分昼夜地近修《雍喀大乐佛母》。所有的声音都无需用心去改变,他就能听成朗朗的咒语声。他证悟到凡圣诸相都仅仅是心的化现,只有名称而没有实义的本性。

二十岁时,在隆多上师的强烈建议下,堪布阿琼从阿铎受了具足戒。从此他严持二百五十三条近圆戒,并且不积蓄额外的财物。当需要为佛法或他人而蓄财时,他一定会先念诵班禅•洛桑秋坚写的《时念》──提醒自己信财用途正知正念的偈诵。

他的上师给予他关于寿命和长寿方面的详细教言,之后堪布阿琼闭关一百天修《龙钦宁提》的长寿仪轨。

堪布阿琼二十一岁时,诺西隆多每天给他传几条宁提法门的极密教言;每次得到教言,堪布都会在数日内禅修窍诀之义;之后再向上师请教探讨并断除增益。

隆多解释说他的宁提法门有来自晋美林巴第一世多智钦再传第四世佐钦仁波切的传承,也有来自晋美林巴传嘉威纽固再传华智仁波切与钦哲旺波的传承。

诺西隆多赐予堪布阿琼他极为珍藏极少给予的《益西喇美嚓旺》──《益西喇嘛》中的明智力灌顶,接着传了包括《法界宝藏论》在内的诸多大圆满极密窍诀。

此时隆多上师吩咐堪布阿琼必须到佐钦寺去学习显密经论,据说弥庞南嘉也将去佐钦寺传法。堪布阿琼并不想离开但不得不尊奉上师的命令。以十三块红糖和吉祥哈达为送别礼物,隆多上师说:“我激励你加持你为第十三金刚持地阿阇黎!”念了发愿祈祷文,师徒就此告别。

二十二岁时那年秋天,堪布阿琼来到佐钦寺。从木雅喇嘛•仁增多杰等师,他学习了堪布寂护的《中观庄严论》、萨迦班智达的《量理宝藏论》、弥庞仁波切的《义解智慧宝剑》、《修部八尊疏》和关于《秘密藏续》的《光明藏论》。

在堪布洛瑟处,学了达玛师利(法吉祥)的《三律仪论注解》、《大乘庄严经》、《辨中边论》和《辨法性论》及荣桑(法贤)的注释、《究竟一乘宝性论》及笃布巴的注释、《秘密藏续》及龙钦饶绛、荣桑和雍丹的注释、荣桑的《入大乘法》和《囊哇拉珠(显现即佛)》、《功德藏》以及多智钦和丹达拉然巴的注释,以及《心性休息论》和《虚幻休息论》。

从堪布索南秋佩,他学了《现观庄严论》及杰•宗喀巴和华智的注释、《入菩萨行》及邬曲土美和衮桑索南的注释、弥庞的《澄清宝珠论•智慧品释》、《根本中观颂般若》、《中观四百颂》、《毗奈耶释宝鬘》、《措氏毗奈耶释》、《龙钦宁提扎龙》、和《金刚手意庄严》等经论修法。

木拉珠古•贝玛德钦他得到《益西喇嘛》等诸多经函的灌顶和教诫。从堪布贡却诺布他得到了华智关于《入菩萨行》的不共讲解。

从阿呗处他学了《俱舍论》与自释以及嘉布瑟、钦千和钦琼的注释。堪布阿琼一开始对阿呗深入细致的教授内容难以理解。他去了熙日森哈佛学院的山上,在以前华智讲《俱舍论》时曾坐过的大石头那里,祈祷发愿希望能理解世亲论师著作的涵义。在那里他睡着了,在梦中世亲论师给他加持,堪布回忆起过去生曾转世为安慧──世亲的上首弟子。从此他就能懂得《俱舍论》的涵义了。

这时弥庞南嘉抵达佐钦寺,住在那琼隐修苑写《智者入门》。一天堪布阿琼去拜见他,正逢弥庞《智者入门》造论圆满。弥庞将论著授予堪布并鼓励他宣讲此论。堪布还得到了《文殊续部法》灌顶。

堪布阿琼还从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得到《宝总集》灌顶,从佐钦寺珠巴咕钦得到《上师意集》和《空行宁提》灌顶。

二十四岁那(1902)年秋天,堪布回到上师隆多的隐修苑,惊闻上师已于前一年的五月二十五日圆寂了。他闭关三个月修《龙钦宁提》中《金刚橛镇压魔军》仪轨。他也与众人一起做会供,给他们传法。之后他到嘎定闭关近修了《幻化网寂静与忿怒仪轨》和《文殊续部法》,并传了法。专修脱噶(顿超)时,他见到诸佛的光、相遍布虚空,明智妙力金刚链细微智慧融入内境,到达了明空赤裸的智慧本来面目中,外境与内心的分别全消失,击碎了所有证相的执着外壳,在光明大圆满见中安住了半天。此时,金刚铃掉在石头上,石头上有铃的印,铃上有石头的印──这正是他证悟外境并非如人们所认为的那样真实的征相。


修《空行仰提》时,在一次境相中堪布阿琼以公主贝玛萨的身相去了密严刹土,从诸空行母的主尊得到灌顶,并获赐密名沃瑟仁钦宁波•贝玛勒遮嚓。他还以龙钦饶绛的身相从仁增固玛燃匝得到传承。

二十九岁时,他母亲在天空放光、大地震动等瑞相中去世。从掘藏大师阿旺丹增他得到了《旧译续部》的传承。

之后他再次到佐钦寺,从佐钦堪布拉嘉学了《释量论》,从堪布贤嘎学了《入中论》的多种著疏和其他经函。当时佐钦仁波切想请他担任佐钦寺堪布,但被他婉拒了,因为隆多上师吩咐他去噶陀寺讲经说法,而非佐钦寺。

堪布阿琼回到上师隆多的法座迥巴砻开始传法。在传《雍喀大乐佛母》灌顶时,佛坛上的甘露沸腾了,镜子上自然凸显出五色种子字。念《七宝藏》传承时,一位衣饰庄严的妇女参加法会,之后不知去向。讲授《心性休息》时,整个山谷遍布虹光。

从阿宗竹巴他得到了《贡巴桑塔(密意通彻)》灌顶、《空行仰提》、《上师仰提》和《金刚藏》前行与正行。

三十岁时,堪布阿琼在第二世噶陀锡度•确吉嘉措(1880-1925)邀请下,去了噶陀寺;他被任命为新创立的佛学院的辅导师。堪布衮华传了《三律仪广论》、《释量论》、《量理宝藏》、《如意藏》、《窍诀藏》和《法界藏》,堪布阿琼为学生复习这些教言。

弘法时期

堪布阿琼三十一岁时,堪布衮华因故不得不回石渠了。堪布阿琼继任了佛学院堪布,并在此后十三年里教授了诸多经论。每天他至少上三堂课,有时达七堂之多。他总共传授《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和《龙钦宁提》灌顶三十七次,《金刚藏》灌顶三次,《七宝藏》“咙”传十三次,剃度了四千多比丘。

在授课时,他从噶陀锡度、吉文仁波切和堪布嘉参沃瑟得到了《大宝伏藏》、《敦都》等诸多传承。从果洛的德措堪布•索南华丹,他得到了《菩提道次第广论》等诸多格鲁巴法门。从第二世贝玛诺布(1887-1932)他得到了《南却(天法)》、《惹那林巴集》、《北伏藏》、《敏林伏藏经函》、《嘉称集》和《解脱心髓》。

后来堪布阿琼回到迥巴砻,按照噶陀锡度的建议,他在那里建了一座寺院(辽西寺,或译诺西寺)。他还去白玉寺创建了一所佛学院,他传了包括《入菩萨行》在内的许多简要法门。之后在夏察珠古邀请下,他去达科的扎拉协珠林寺传了《大宝伏藏》灌顶和其他传承与教授。

在尼科上游的南莫契,在帐篷里他给了《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和《龙钦宁提》灌顶,传了前行和《益西喇嘛》教授。

堪布四十七岁时(1925),噶陀寺在噶陀锡度召集下进行了噶陀千僧法会。堪布阿琼等许多人都参加了法会,但噶陀锡度得了重病不久就示寂了。堪布给了《大宝伏藏》灌顶。

四十九岁时,他闭关修了许多宁玛巴重要仪轨,获得诸多成就,见到不少境相。特别是在修《上师明点印》时,亲见了龙钦饶绛尊者,尊者鼓励他造宁提方面的论著。于是他写了关于《益西喇嘛》的《普贤心滴》、关于彻却(立断)的《耳传合流》、关于脱噶(顿超)的《空行心滴》和同时关于《彻却》和《脱噶》的《无二显现》。

五十一岁时,堪布阿琼去马尔康传了《宁提雅喜(四品心髓)》、《龙钦宁提》、《大宝伏藏》、《三休息》和《益西喇嘛》。之后在嘉瑟寺他给了许多灌顶、教诫,认定嘉瑟的转世珠古并举行坐床仪式。他还访问了新龙•强秋多杰的法营并在那里剃度了六十四名沙弥和比丘。

五十四岁时(1932年),堪布去达科的扎拉寺创建了佛学院。此后不久,他感到第二世贝玛诺布快要圆寂了,堪布在禅定中以意生身去问讯他,谈论了将来的事。贝玛诺布告诉堪布疾病已经把自己的色身搞垮了,他准备走了。堪布建议他去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但贝玛诺布自己想去莲师的莲花光净土并再回来弘扬宁提法门。不久堪布收到贝玛诺布病危的消息,并尽快赶去。由于路途遥远,等数天后他赶到时,贝玛诺布已经圆寂五天了。

在钦哲确吉罗珠的要求下,堪布阿琼去噶陀寺为噶陀锡度的转世珠古举行了坐床典礼。

五十五岁时(1933年),堪布闭关修诵了惹那林巴的伏藏《无上极密金刚橛》,亲见了益西措嘉,得到金刚橛的各种成就。堪布的自传写到五十六岁为止。

圆寂

六十二岁时,堪布阿琼在瑞相中进入涅槃。彩虹般光幔遍布,天乐自鸣,大地震动。诺西隆多的转世协珠丹贝尼玛、阿宗竹巴之子久美多杰主持了荼毗典礼。

前世

毗玛拉米扎的化身。安慧──世亲的上首弟子。桑吉林巴(1340-1396年)的上师曲吉罗珠。

上师

弟子

转世

松吉泽仁尊者
另外还有一位第二世宗萨钦哲仁波切认证的语化身 Tulku Nyima Gyaltsen.[1]

著作

普贤上师言教笔记; 关于《益西喇嘛》的《普贤心滴》、关于彻却(立断)的《耳传合流》、关于脱噶(顿超)的《空行心滴》和同时关于《彻却》和《脱噶》的《无二显现》。另外还有《堪布阿琼仁波切密传》

参考资料

内部链接

阿格旺波尊者故事

注释

  1. 资料来源:http://www.rigpawiki.org/index.php?title=Tulku_Nyima_Gyalt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