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贡堪布•贤嘎确吉囊哇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嘉贡堪布•贤嘎确吉囊哇

嘉贡堪布•贤嘎确吉囊哇(1871-1927)是著名的大学者,熙日森哈佛学院的大堪布宗萨寺的康澈佛学院的首任堪布。

其他名字

贤嘎,先潘曲吉囊瓦,贤彭确吉囊哇,先嘎仁波切,宪嘎,堪布贤嘎,甲贡•贤嘎,嘉宫仙噶,嘉供仙嘎
Khenpo Shenga,Shenpen Chökyi Nangwa,Zhenpen Chokyi Nangwa,གཞན་ཕན་ཆོས་ཀྱི་སྣང་བ།,མཁན་པོ་གཞན་དགའ་

生平

学法时期

宪嘎多杰强生于扎曲卡雅砻江源头卡诺地区[1]一户叫嘉科的富户人家。嘉贡先噶仁波切未满二十三岁前,以放牧度日。后因种种原因产生了厌离,开始向往正法。有一天,他在山坡上放牧时,无意间安然入睡,并做了一场梦。梦见邬金丹增诺吾讲经说法的场景。睡梦中醒过来时,听见四周萦绕着祈祷上师的回音。此刻,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出离心,对邬金丹增诺吾尊者倏然生起了无比的敬仰,并果断地决定要去谒见邬金丹增诺吾仁波切。他对家人说:“家庭该如何处理,日后由你们作主,我是死也不会再回到这个家里了。”由于他对世间产生了厌离心,所以发誓要修持正法。

他到生生世世的上师乌金滇进诺布(文波•丹增诺布)所在的僻静山,邬金丹增诺吾仁波切给随从的弟子们说:“昨晚,我梦见一护法本尊给我赐予了一枚金制金刚杵,这一定是将出现一个杰出弟子的预兆。”果然如此,当天他来到邬金丹增诺吾仁波切宝座前求法。

因该地离家太远,修行时口粮供应不上,所以生活上像密勒日巴传记中记载的那样,经历很多困难,但强烈的厌离心使他对现世视若粪土,看得毫无意义。

他从藏文的读写开始,非常敬重进行学习,生活上经历很多困难。上师看到他生活如此困难,连打水都摇摇晃晃的情景后,双手合掌致礼,流出眼泪,心想这正是有缘的弟子,想给他一些生活用品,但转念又抓住自己的手对自己说:“你悄悄地,别动!宪嘎为修正法而受苦,是菩萨的行为,行的是从前圣菩萨们的传记,装做没看见他吧。”

大约这个时期的一天,上师说:“你现在应放下学习,念修特殊本尊妙音天女。”于是他经过念修,完全实现得道征候,正式亲见妙音天女,智慧像火焰一般燃烧起来,觉醒前世的习气,上师所讲的关键部分,刹那间便能理解,讲、辩、著方面毫无障碍,得到无碍智慧。他撰著了《妙音天女赞》,在本寺同自己的师兄们进行辩论时,谁都辩不过他。上师说:“宪嘎是属于佛经里所说的那种‘一来菩萨’”。

从此,寺院的所有师兄弟都把这位依怙当做上师一般敬重。这以后,他又闻得了嘉色先潘法主华智等传承的《入菩萨行论》、《中观论》、《入中观论》、《经庄严论》、《般若》、《宝性论》、《两种分别论》、《律经根本律》、《三戒律》、《俱舍论》、《量理宝藏》、《心性安息论》、《二十条戒律》、《五全大手印》、《圣道三要》、《离四种贪心》、《声明学》、《诗学》、《劝戒亲友书》、《医学》、《历算学》、《占卜学》等,包括显、密两宗及学艺在内。尤其是听闻了遍知师生的典籍《七宝藏》、《密精义》、《功德藏》、《智慧上师》、《三部殊胜精义》等,自律藏至顶乘光明精义为止的前译自宗的所有口传、诀窍,并经闻思,产生所观证悟,内心盛开智慧的莲花,对无数典籍产生无畏的自信,讲、辩、著三方面毫无阻碍。

身为僧人,他接受近圆戒,实行圣大长老的传记,是三具金刚持,像一座金山那样,没有沾染一点污垢,抵达贤正善良的顶峰。上师也把他当做唯一的心弟子,将自己所藏的《中观》、《般若》、《律藏》等天竺学者的善说,即《丹珠尔》之中原有的十三部大典籍等显、密典籍注释,都交给他,并说:“请把这些当做主要典籍来做讲解,将来会有满天繁星般的传承弟子,宝贵的佛教会像太阳一样。”如此预言后,将他封为受教讲解的持传承者,将正法传给了他,正如付法藏师一般,师生二人的想法完全一致。

就这样,他在上师跟前住了十三年时间,一直没有离开过上师,心里感到非常满意。他说:“拜见了很多善知识也好,未拜见也好,反正我的上师是乌金滇进诺布。”又说:“乌金滇进诺布成为我的部主,是我有善业,缘份不浅。”等。他念修三根本的本尊,出现念修的证悟,得到亲见和无数预言。尤其是对虔诚信仰遍知法王龙钦巴,做敬重的祈请,受到亲见,得到智慧身的摄益,实现了实际传承的证悟,为此,他写了《大遍知赞》一文。后来因天成智慧明灯大兴,所以问及显、密两宗《甘珠尔》和《丹珠尔》等中的任何难题,他都能迅即作出答复,字里行间都答得非常正确,不用查阅原书,所有问题都记在心里。他的上师也对自己的弟子们说:“有什么疑难问题和顾虑,就去问宪嘎,他和我无别。”

弘法时期

上师圆寂后,根据情况需要,他继续留在寺院,作为上师的补处,为各地的弟子讲《律经根本律》、《三百论》、《广泛注》、《楞伽经》、《慧不尽经》及其注释等很多天竺典籍和《量理宝藏》、《中观论》、《入菩萨行论》、《四百论》、《入中观论》、《慈氏五论》、《功德藏》、《三戒律》、《如意藏》、《密精义》、《三十颂》、《字性组织法》、《声明经》及其注释、《具光明》、《韵律学•宝源》、《医学四续》、《所知六部》等典籍,转动很多法轮。另外,堪千贝玛巴扎,参珠贡桑德钦多杰、木拉祖古雪谦佐千的很多祖古处,做各种闻思。

此后,因佐千•图丹曲多祖古邀请,他来到佐千西日桑哈讲经院,坐上历代堪布的金座。并在该地编写经部、《律根本律》等律藏,《俱舍论》、《大乘阿毗达摩杂集论》等法藏,《中观论》、《入中观论》、《四百论》、《入菩萨行论》等深奥见典籍和《慈氏五论》为广泛行的典籍,及天竺学者的十三部大典籍为主要内容的善说注释、密精义注释。还创作《教言集》、《赞颂集》、《证悟道歌》、《漫谈》及上师《乌金滇进传》等无数部显、密、学艺等方面的著作。他在这个讲经院,为得道者佐千仁波切的寺院、分寺及持传承弟子等像聚集于莲池的天鹅般的无数有缘者,转动以十三部大典籍为主的嘉色•先潘和华智传承的总体讲解、《密精义续》、《七宝藏》等遍知师生的典籍法轮。他能讲解《七宝藏》,心里清楚地记住了十三部大典籍和《甘珠尔》的内容。这是学者们对他的评价,他也因此美誉四方。

他的弟子遍及印度的昆伦和南部不丹及下部汉地、蒙古以上的地区,宛若繁星,应验了上师的预言。他在讲解时并不是简单地停留在内容的词句上,而是把重点放在我执和执实上面,以中观的教与理、应成派的深奥见、伟大月称的深意来真实教导时,弟子们起信一切法像八种如幻喻,消除房屋等显为实物的执实,直接透视万物。在讲解《入菩萨行论》和《入中观论》时,他说:“何时将实有法和无实有,消解在心识的面前,届时别的实有也不复存在,故无缘而非常寂止。”又说:“实相是无生的,心识也不再产生。”在讲这些时,上师做了等引,使大圆满法本来清净的深意,让在场的很多人心里产生了证悟,出现不可思议的稀奇现象。学者们一致称赞他是彻底讲解应成派深意的第二个月称,与坛城主尊无二,所以又有人称他为宪嘎金刚持。闻过十三大典籍的人都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除障和积善的方法。”因此不需经过加行,直接大圆满法正式的经验讲解的规则也是有的。

因真文殊秋吉罗卓、八邦锡度贝玛旺确仁波切、止贡依怙等的邀请,他在康区吉讲经院、八邦讲经院、止贡尼玛江拉讲经院、结古多讲经院、米压讲经院等,讲解了以十三部大典籍为主的显、密两宗及学艺。亲自或间接建立了十八所讲经院等,建设宝贵佛教的基础。于此浊世,他像第二佛陀一般为佛教事业而努力,所以,被人称作做利他的佛陀宪嘎。

堪布贤嘎合影

圆寂

晚年,他像密勒日巴传中所说的那样,在佐千雪山、嘉吾奈囊等僻静处竖起修行法幢,在自性大圆满法天空瑜伽无作事之中,日夜不停地进行实修,成了遁世之王。经过一生修行,他最终在没有任何疾病的情况下,通过顶乘光明精义的道路得到殊胜成就,将童子宝瓶身外明的色身收至了内明大本来清净法界中,临终时法体收缩到只有一尺高。

锡度贝玛旺确仁波切、堪千拉嘉、作珠仁波切、堪千贡布等心弟子们火化其法体时,蔚蓝色的天空中出现各种彩虹的天幕,下起花雨,所有人们的心里都自然产生了三昧,通过殊胜的道路,在五身的法界中成佛了,其征候表现在出现:法体舍利(白)、水舍利(黄)、纳舍利(红)、瓦舍利(绿)、色舍利(蓝)等,脱离大种灾害的五种大舍利,以及无数小舍利等,把有缘化机都置于信仰之地,就这样,他在无数奇异的征候之中无疾而终。

前世

嘉瑟•贤彭他耶

上师

文波•丹增诺布

弟子

在培养心弟子方面,这位大圣人自己的证悟道歌中说,有以人的身份出现的得地大菩萨弟子无数,这些人的名字很难一一讲完,只能略举一二,如真文殊般的秋吉罗卓、八邦锡度贝玛旺确嘉波仁波切、依怙顶果钦哲仁波切、心子拉河尔•曲扎、色尔卡曲扎、堪千文堆•蒋扬钦绕、堪千苏尔芒•贝玛南嘉、堪千图丹年扎、堪千拉贡、堪千渊滇贡布、堪千阿旺诺布、堪千贝玛切旺、压茸•咕噜祖古、保岗嘎尔祖古、孜格康楚祖古、阿央图丹即比丘仁波切、格鲁派滇进年扎祖古、印度昆伦•滇进姜辰、竹巴格西丹巴仁亲、格西仁亲多杰、格西贝玛才仁、格西次成白桑、格西南嘉白桑、珠居仁波切、榴日堪千、嘉卜拉堪千等这些上师、祖古、老师、修行者、僧尼、密宗师等弟子、再传弟子和精英弟子。弟子遍及汉地、蒙古至西宁、德格、印度、尼泊尔、福地不丹等整个瞻部洲大地。

转世化身

著作

《十三部大论注释》,该书是佐钦熙日森哈佛学院的教材。

参考资料


内部链接

嘉贡堪布•贤嘎确吉囊哇故事

注释

  1. 地区来源:http://www.gemengsi.org/fxy/ccss/2013-08-19/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