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啦桑嘎•贝玛俄珠乐威多杰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世啊啦桑嘎•贝玛俄珠乐威多杰(1881-1943),是多钦哲之转世化身。

其他名字

冉嘎仁波切冉噶仁波切第二世多钦哲仁波切桑嘎·贝玛乐威多杰,班马吴周多吉
Alak Zenkar Pema Ngödrup Rölwe Dorje,ཨ་ལགས་གཟན་དཀར་པདྨ་དངོས་གྲུབ་རོལ་པའི་རྡོ་རྗེ་

生平

出生

生于安多热贡,在他出生以前六十多年,第一世多智钦授记了他的诞生:“在‘阿’地将会降生一名为‘贝玛俄珠’者,彼为钦哲化身之行者,何人与彼结缘将从六道中解脱。”

学法时期

啊啦桑嘎从麦彭仁波切的之弟子古荣珠古仁波切处领受法要传承。后来古荣上师让他去德格,告言:“麦彭仁波切是你生生世世具有宿缘的上师。你有可能无法见到他,但必须去尽力试一试。”又曰:“然后,在一个位于红岩下方的寺院,你将得到多钦哲伏藏法的传承。那里就是你将住锡之处。”

当快要到达协庆寺时,在一个如梦般的境相中他见到一个水晶塔,一位穿着班智达服饰的上师安坐在水晶塔的窗口,从这位上师处他听受了禅修的要诀。然后上师和塔融入表示经函形状的光明中,最后表示经函状光明也融入他自身。此时他感到整个自身都溶于自己俱生明智之自性,所有诸相都呈现为佛陀的身、语、意,与自己证悟的智慧无二无别。这就是他要从麦彭仁波切那里领受的究竟传承。接着他到协庆寺去朝拜了已经圆寂的麦彭仁波切的舍利。

然后他去佐钦寺,从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得到传承,跟嘉贡堪布学习《秘密藏续》。他也从噶陀锡度•确吉嘉措第一世阿宗珠巴学习诸多法门。

弘法时期

回忆起古荣珠古关于自己在何处住锡的授记,他来到嘉绒的格什地区。当他到达莫哈(吗哈)并看到在一块红岩下方、多钦哲主要住锡地之一的金龙寺时,他确知这就是自己的归宿了。

多钦哲临命终时告知他的众弟子:“不要希望能迅速找到我的转世。我自己会以行者身相前来照看这所寺院的。”然而,在很长时间内没人知道啊啦桑嘎就是多钦哲的转世。那时候啊啦桑嘎约三十多岁,总是坐在寺院众多出家人的最后一排。他从堪布瑞登处接受了多钦哲的伏藏法。人们称他为“啊啦桑嘎”,意思是“穿白袈裟的大师”,因为他穿着白色袈裟。不久,人们开始了解到他高深的学识和证悟。他回忆起过去多钦哲在这个寺院的事迹,而这些只有多钦哲尚在人世的老年弟子才晓得。并且,他的名号正符合多智钦的授记。种种迹象让大家确信他就是让他们苦苦等候了数十年的多钦哲的转世。

他在金龙寺及其十三所分寺传法,并照料这些寺院。他搭建了一个叫邬金卡确垛的隐修苑并主要在那里安住。晚年时他将大门向所有人敞开,不论是出家的比丘、比丘尼,还是在家的优婆塞、优婆夷都一视同仁。他为他们说法,和他们一起做会供,唱瑜伽道歌跳金刚舞蹈,并从同一个茶杯和饭碗中分享饮食──这在西藏习俗中是罕见的。


圆寂

六十三岁(1943年)时,在一次非同寻常的聚会上,拿起一杯子喝茶时他说到:“这杯茶是特别为我准备的,我必须亲自喝下去。”喝茶毕,又说:“这茶里面下了毒药,同一人已经是第三次对我下毒了。这次我喝了毒茶,因为我离开人世的时候到了。”然后他用尽办法说服在场的所有人不要伤害下毒者,并写下相同要求的遗愿。伴随着不可思议的征相,示现圆寂。

前世

多钦哲•益西多杰

上师

弟子

  • 达壤之桑吉益西
  • 达壤之多杰泽丹

转世化身

啊啦桑嘎•土登尼玛仁波切(生于1943年),乃是最近数十年来藏传佛教和文化在康藏复兴的光辉明灯之一。

著作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