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美林巴开启龙钦宁提意伏藏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吉美林巴自述:“因着我无数世的虔诚祈请,愿永不脱离邬金法王(即第二佛陀莲花生大士)及其空行母移喜措嘉之慈悲与加持,我得以了解到遍满六道轮回之苦,心中涌现极大的悲伤,及脱离六道轮回之愿望。我来到铁裘林圣山,准备做三年的闭关,一心努力修行。

有一天,黎明时刻,当我正在念诵中阴文武百尊的时候,心中涌现了强大的出离心,以及对六道轮回的厌倦。在那一刻,我的周围突然充满伟大明光,邬金法王在我面前的虚空中显现,他的周围环绕着许多圣众,包括持明者文殊友。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融入了我,我心中所有凡夫的念头全化为无,所有对禅定经验的执著痕迹也顿时消失,所有业力全在我的掌控之下,现象外在的虚伪堡垒顿时瓦解。此生的凡夫觉受完全从我心中消失了。就像获得一种新的生命,来到一种境地,我完全记起自己曾经的诸多前世的情形。不久之后,我于梦境光明中自己在一个不熟识的地方,那是一个被视为“诸愿任运成就”的净土。我在那里看到忿怒莲师骑着一条龙,站着、动着、威武而非实质,像是由彩虹光组成的一样。有一位出家人,我认为他是大护法多杰列巴,他说:“下列经文所指之本尊就是这一位,邬金和本尊无二无别;毫无疑问,儿子将得到父亲的宝藏。”说完话,他就消失了。

接着几天之后,在火牛年(1757)十月二十五日夜晚,我心中对伟大上师莲花生大士生起强烈的虔诚心,令我眼眶充满泪水。远久以前的回忆闪过心中,我满怀悲伤,心想:“这块红面人的土地上,人们身陷于贪嗔痴的泥沼之中,所作的都是最凶狠的行为;法教只剩下了淡淡的影子,而我自己像是荒野中的弃婴。慈悲的保护者超越诸佛,您已经离此到了铜色山,我是否永远无法再见到您?”我满怀悲伤而痛苦。就在那时,周围的空中充满着光芒,突然之间,在我面前出现一只美丽的白色母狮子,我坐到它背上,我们就跃入天空无限广阔之中;不久之后,我们到达尼泊尔的伟大舍利塔。在舍利塔的东方,站立着法身智慧空行母,她递给我一个扁木盒,上有封印,对我说:“对有净见的人,您是赤松德赞国王,对于见地不净的人,您是穿着棉衣的狮子瑜伽士,在此送上本初佛的心意宝藏,空行母的伟大秘密宝藏。”说完,她便消失,留下发抖的我。接着,我心中充满着大乐,打开了木盒,里面有五个由黄色的纸料所成的卷轴,还有七颗和豆子一样大的小水晶。当我展开最大的卷轴,空中充满着无法形容的香味,我全身因此而颤抖,我心中清楚地出现一句无造作的话:“ra赫拉是这个宝藏的护法,这是非常强劲而有力量的,必须谨慎对待!”我心中充满着敬意和畏惧,慢慢打开了卷抽,上面画着一个舍利塔,舍利塔上面遍满了空行母的文字,似乎超越人类可以理解的范围。我一时无法明白它的含义,于是开始把它卷回去;这时,突然,像幻觉一般,舍利塔消失,空行母文字消失,重新组合成为藏文。这时一份关于伟大观世音的经文,整个法本清楚地现起,就像是镜子中的影像一样;经过一段时间后,它开始难以辨认,越来越不清楚……”

在这次净相以及其他净相之中,晋美林巴打开了其他的卷轴,而最后,在一位空行母的指示下,将剩下的卷轴吞下,他经验了大乐空性的无量了悟。在上师的指示下,晋美林巴让这些法教保密了七年;在三次净相中见到了龙钦巴尊者,也就是无垢友的化身。龙钦巴尊者已到达了普贤佛的境界,在晋美林巴的净相中,他亲见龙钦巴尊者显现名号为须弥山燃灯宝幢如来的佛陀,他们的心意合而为一。龙钦巴尊者激励晋美林巴将他在净相中所获得的伏藏公开,引导有缘众生皆证得佛果。依着预言,在木猴1764年猴月十日夜晚,当晋美林巴大师正在做大荟供的迎请部分时,莲花生大士灿然地出现在空中,勇士及空行如云般随行在侧;莲花生大士当场给予加持,并遣除所有障碍,让此教法得以顺利传播及生根。虽然晋美林巴大师不曾跟任何人暗示过他拥有如此净相中的教法,贡布的疯和尚扎迪瑞比多杰前来拜访,毫不犹豫地请求教法,晋美林巴接受了这些请求,渐次开展这些宝藏,给予弟子修持这些甚深法教所需之一切灌顶和说明。

参考资料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