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智仁波切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华智仁波切

华智仁波切•邬金晋美确吉旺波(1808-1887)是吉美林巴的语化身,他是伟大的宁玛巴上师和论师,是《普贤上师言教》的作者,他的生平和著作甚至为其他教派所引用。

其他名字

巴楚仁波切[1]巴珠仁波切晋美秋吉旺布邬金晋美秋吉旺波巴支仁波切,乌金晋美取及旺波
Patrul Rinpoche,རྫ་དཔལ་སྤྲུལ་རིན་པོ་ཆེ་

生平

出生

华智仁波切诞生和最后涅槃的地方

藏历第十四绕迥土龙(1808)年,华智诞生于石渠长沙贡玛噶琼果沃地方穆波董部落的格泽贡玛氏族,父亲是嘉托姓氏的拉旺,母亲是卓匝姓氏的卓玛。他甫一出生,就试着说:”嗡……“,但不太清楚;但出生五天后,他非常清楚了念了”嗡玛尼贝美吽“。另外,”嗡玛尼贝美吽“咒字在他脖子上清晰可见,在他舌头上有一”啥“字。

虽然华智是吉美林巴的化身之一,但他被多喇•晋美格桑正式地认定华格•桑丹彭措的转世。确认了这个认定,第一世多智钦对晋美格桑说:“我给他赐名邬金晋美确吉旺波,以此名号授予他整个龙钦宁提法门的心意付嘱和发愿传承。”不久上一世华格(华智)的侄子华格衮却将华智仁波切请回前世住锡地华格拉章。

学法

华智跟许多上师学习了显密经续,包括多喇•晋美格桑、晋美俄嚓嘉瑟•贤彭他耶、索南华格和协庆•图多南嘉。佐钦寺的僧珠•贝玛扎西剃度他成为沙弥。

华智的根本上师是晋美嘉威纽固多钦哲。从晋美嘉威纽固他从前行学起,直至《扎龙》和大圆满正行修法。他从晋美嘉威纽固得到二十五次《龙钦宁提》前行的引导讲解,也实修了二十五轮前行。后来他将他上师关于前行的引导开示写成书,即大名鼎鼎的《普贤上师言教》

多钦哲一天突然出现在华智的帐篷外,骂他老狗,用密宗的超凡行为为他指示了本来觉性。此后他会开玩笑似的将“老狗”作为自己的密名。

在华智大约二十岁时,华格拉章的总管华格衮却去世了;华智关闭了住锡地华格拉章,从此成为云游行者。

佐钦寺华智从第四世佐钦仁波切嘉瑟•贤彭他耶得到《宁提雅喜(四品心髓)》和《龙钦宁提》传承,之后在佐钦寺附近的辛杰山洞和泽仁山洞──(第一世)多智钦曾闭关数年之处,长期闭关禅修。

大约在1851年,从大学者嘉哇多阿嘉措──华智和夏嘎•措珠让卓(1781-1851)两位上师的弟子,华智得知夏嘎高山仰止的生平。在去拜见夏嘎的路上到达果洛时,他听到夏嘎刚刚圆寂这个令人伤心的消息。他于是原途返回来到多智钦的法座雅砻贝玛固。当时嘉瑟•贤彭他耶正在雅砻担任已故多智钦的摄政,他正要开始一年一度为期四十五天的《幻化网秘密藏续》传修法会,华智参加了法会。从嘉瑟处华智得到《秘密藏续》的讲解,第一年他担任嘉瑟的助教,之后两年里他自己主持了年度讲修法会。

弘法

华智云游了色达、多科、玛山谷、孜嘎山谷,传讲了许许多多遍《入菩萨行》,激励所有的人们都持诵”嗡玛尼贝美吽“。在那些地区,他成功地根除了人们为上门修法的喇嘛们供养血肉的陋习。他制定法则禁止偷盗和打猎,将佛陀正法带进家家户户,带入每个人的生活,而不仅仅是局限在寺院或者出家众。

华智访问了殊琼寺,并在第一世多智钦在世时的住锡地殊钦达果待了很长时间。虽然第一世多智钦在大约半世纪前就已经弃之不用了,但殊钦达果仍然是个隐修苑。在这里华智持诵《丹珠尔》三遍,背诵了很多佛经。

然后华智在阿瑞纳(即迪琼普)森林中的树下住了很长时间。那里是位于稠密森林中的一块平原高地,人迹罕至,偶尔能见到多科山谷的对面,过了多科河大约一英里半处有路人经过。阿瑞森林位于殊钦达果和现今的多智钦寺中点处,多科河畔[2]

起初华智和在他身边依止他修学二十八年的诺西隆多(即第一世辽西龙多仁波切),两人相依为伴在阿瑞森林住了六个月。一小袋糌粑作食物,除了身上的衣服,几本佛书以外别无长物。在日中时分他们会相聚,吃一点糌粑,然后将糌粑口袋拴在树上留待第二天再用。饭食毕,华智会给隆多讲解《入菩萨行》的几句偈子。之后华智穿着身上唯一的白色敝衣,手持木杖,隐入森林,大声吐纳”哈!哈!哈!“地做一种禅修。第二天中午,师徒会再见面,并重复前一天的事情。

不久,很多弟子聚拢到阿瑞森林,华智开始讲授《心性休息》、《功德藏》等法门。华智会传一些教言,然后弟子们在森林里观修这些教言。由于他们很少关心生活所需,他们的食物很稀缺。

接着华智去了觉囊巴佛学中心臧塘寺,在那里他根据衮钦•笃布巴的注解传讲了《究竟一乘宝性论》。在木雅,他遇到了格鲁巴大学者扎格西•慈诚南嘉,格西对华智的学识叹为观止。在迦巴寺,他传了他极少传授的整套《龙钦宁提》的灌顶和讲解。在果洛他以自己的言传身教降服了狂野的强盗和残忍的猎人。在玛绒他教人们念诵大悲真言”嗡玛尼贝美吽“,因为当地人连这玛尼咒都不知道怎么念。之后他回到多科的阿瑞森林并在那里住了一阵。

1857/58年,华智听说多钦哲从康定到达了果洛的玉则神山,他走了很多天的路到那里去拜见多钦哲。华智祈请多钦哲给予《龙钦宁提》法门中的《雍喀大乐佛母》灌顶。多钦哲说道:“我将此法保密了多年,但现在我就将它授给你。”多钦哲非常喜悦地给华智传了法,并赐予许多授记,其中之一是华智将活到八十岁。之后多钦哲、第二世多智钦和华智在一起做桑(烟)供,此乃他们将转世为兄弟的缘起。华智返回多科山谷并在很多地方传讲了《入菩萨行》。

在多智钦法座附近多科和色达山谷周边住了大约十年后,华智回到佐钦寺。在贝玛塘、那琼隐修苑和佐钦寺熙日森哈佛学院,他花了一两年时间讲授了《入菩萨行》、《现观庄严论》、《入中论》、《大乘庄严经》、《俱舍论》、《幻化网秘密藏续》、《功德藏》、《三律仪论》等经论。他去噶陀寺朝圣并讲授了《入菩萨行》。在佐钦寺他欢迎了掘藏师秋举林巴并得到其传承。

华智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乡石渠。他拜访了石渠山谷几乎所有的寺院和隐修苑,特别是格贡和江玛隐修苑,传授了包括《入菩萨行》在内的诸大乘经论。华智生命中最后的几年主要在他的根本上师嘉威纽固法座所在的匝迦寺附近度过,匝迦寺建有嘉威纽固的舍利塔。在匝迦寺华智开创了一年一度为期三个月的《入菩萨行》讲修法会,以及为期一周的阿弥陀佛(无量光佛)极乐世界讲修法会。

在石渠的玛穆多,华智花了多年时间增刻玛尼石堆,由每块刻有许多”嗡玛尼贝美吽“的经石堆砌而成的经墙系列。此玛尼石堆是由华智的前世开始刻造的。从此他开始接受供养,并将哪怕是一块酥油的供养都用于酬谢刻玛尼石的工匠。当玛尼石堆增刻圆满完工时,华智派信使去请钦哲旺波开光加持。开光的那天,钦哲撒的加持吉祥米粒,于众目睽睽之下落在了八马路 之遥距外的玛尼石堆上。

在扎玛砻,华智讲授并领修了彻却(立断)和脱噶(顿超)的不共前行。后来他的上首弟子丹增诺布(丹利)评论道:“以前我对大圆满的境界有一点了知,但在扎玛砻我获得了彻底的了悟。”

大约在1872年,那时才八岁的第三世多智钦来匝迦寺从华智接受传承和教授。教授圆满后,在华智的亲自要求下,多智钦给包括华智在内的广大法会众讲授《入菩萨行》。然后华智将此好消息捎信给钦哲旺波:”就教法而言,多智钦八岁时就讲授《入菩萨行》;就证法而言,新龙的贝玛敦都(1816-1872)刚刚证得虹身。如此看来佛陀的正法还没有衰落啊!“

那时候,多智钦经常隔着墙壁听到华智唱诵仪轨的声音:”至尊莲花生大士,您乃诸佛之总体……“正是《龙钦宁提》前行仪轨中祈祷莲师的词句。这表明前行是华智的主要修法之一。

从七十一岁起,华智开始积蓄大约够吃七天的食物,而在此之前他从不积蓄食物。除此而外,他不接受供养;或者即便接受供养,也会很快将它们用于增刻玛尼经堆。有时候他就将供养他的食物留在原地,这样有些贫苦之人习惯跟在他后面捡拾他留下的供养。

七十六岁在匝玛穆,华智给大约一千人传讲了《极乐世界祈愿文》和《玛尼文集》,之后再未广转法轮。对前来拜见者一概介绍到丹增诺布处学法,如果有人再三祈请,华智反而呵斥他们。但他越是呵斥,他们对他的信心越大越坚固。这是因为华智具有慈悲的心和真实无欺的语言。

七十七岁时,华智去匝迦寺并邀请彼时正在石渠的第五世佐钦仁波切一起庆祝了木猴年猴月初十莲师生日。

七十八岁时,华智返回他的出生地果沃。

高尚的品性

虽然他是宁玛巴最伟大的学者和大成就者之一,但他过着最谦卑最简朴的隐修生活。他说话直截了当、不留情面,但他所说的每个字都包含了真理、智慧和关爱。

第三世多智钦这样描述华智的讲经说法:“不管他讲什么经说什么法,他(华智仁波切)从未显现过丝毫的卖弄学问,而总是以适合闻法者之理解领悟能力为目的。如果加以分析,就会发现他的讲经说法逻辑严谨、意义深广。甚至愚钝之人,亦可理解其文句。因为它们文简义丰,易于理解,长短适中,紧扣主题,悦耳美妙,回味无穷。”

关于华智的个性,第三世多智钦是这样描述的:

“华智说话用语令人生畏、极其严厉,但其中不杂一丝一毫的贪嗔。对善于听音的人来说,它们仅仅是直接或间接的教诫。他所说的一切都象金子一样坚固──它们是那样真实不虚。他待人平等,既不会在人前阿谀奉承,也不会在人后诽谤中伤。他从来不矫揉造作。因此所有人,不论高下,一致敬重他这位真正的上师。他既不偏袒身居高位者,也没有对普通百姓有任何轻视。无论何人做了坏事,除非其人已经不可救药,他会立刻揭露其的过失。对于那些追求解脱者,他给予赞叹和鼓励。他看起来很难侍候,但不管你离他有多近,也不可能发现他有一丝不诚实、犹豫不决、不稳重或伪善。对朋友他善始善终,坦然而易于相处。他对好与坏的结局都具有忍力。与他离别会觉得很困难。虽然他终其一生作为隐修行者,但无论从哪点来讲他都是利乐之源,因为他从未离开过菩萨行。正如俗语云:‘落地黄金,光映上空。’你越深入观察他,就会发现他越清净纯洁;你越想他,你就会对他越具信心。”

关于华智的体相,第三世多智钦是这样描述的:“他的头象伞盖一样圆满宽阔,他的脸象绽放的莲花,他的感官清净无染。通常他极少生病。他从小就具有很大的智慧和悲心,他善巧演讲。”

在华智后半生,堪布衮华在他身边很多年,堪布写道《文殊真实名经》是华智的主要课诵之一。华智不仅没有世间的财物,就是对学者、上师来说觉得最重要的佛书他也没有许多。有时他有一本《入菩萨行》和一本《文殊真实名经》,这些是他的日常课诵。但就是这两本经论有时他也会随缘送人,因为他已将这些经论烂熟于心。他没有纸,也没有竹笔。因此无论何地,当他站起时,就已经可以立即动身出发了。


圆寂

华智仁波切荼毗火化的地方

格贡寺后山出生与闭关修行处噶琼果沃,火猪(1887)年[3]四月十三,八十岁的华智示现身体违和。同月十八,他象往常一样饮用早茶。然后中午之前,他裸体结金刚跏趺坐,双手置于膝上。当时在场的堪布衮华试图给他穿上衣服,但他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华智双眼凝视虚空,弹指一下,双手结定印,其意融入本来清净中。


华智身后没有留下值钱的财物。灵塔建立在了圆寂处。

前世

他是吉美林巴的化身之一,因此被称为“华智”(吉祥化身),同时被正式地认定格贡寺华格•桑丹彭措的转世,因此有时候被称为第三世华智仁波切。

有关其化现为印度寂天论师及藏地阿若益西炯内的事迹,于蒋扬钦哲旺波的伏藏品中有详述。他的外在行为也与寂天论师极为相似。

上师

根本上师是晋美嘉威纽固多钦哲

弟子

尤其是如同天竺的世亲大师有四名超过自己的弟子一般,他也有超过自己的弟子:“见地”超过自己的有第一世辽西龙多仁波切(纽修·隆舵滇贝尼玛);“讲解”超过自己的有邬金滇进诺布;“因明”超过自己的有嘉茸·滇进扎巴;“行为”超过自己的有米压·贡桑索南,共四位超过自己的弟子。另外其弟子还有麦彭仁波切木拉·贝玛德钦桑波堪千渊滇嘉措第二世多智钦仁波切·平措炯内、直梅扎巴、钦哲色·柔白热哲、秋助贡桑·德钦多杰、阿宗珠巴仁波切等持宁玛派正法命根的殊胜心子。   他的弟子还有德格土司班丹其美达贝多杰及其兄弟、妻子和公子,西藏政府大将军兼多麦地区总管普隆巴等与正法有缘的弟子,还有无数人与非人。   

转世化身

有多位活佛被各方大德认证为华智仁波切化身,其中在华智仁波切主要法座匝迦寺坐床的是晋美旺波与华智南喀晋美。

著作

华智的著作有六函,分别关于大圆满、续部、经部、教言、诗歌和剧本。他最著名的著作有《普贤上师言教──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文》,简明扼要的大圆满禅修窍诀《击中三要》,以及一部《现观庄严论》注释。

参考资料

内部链接

华智仁波切故事

注释

  1. 巴楚与华智系藏语不同方言发音不一致所致。
  2. 位于多柯河多智钦寺处同一侧的下游,离晋美彭措仁波切诞生处不远。
  3. 在索达吉堪布所著的《华智仁波切略传》中写为1889年,但同样他认为是火猪年,按火猪年则为1887年,与东珠仁波切的《大圆满龙钦宁提祖师传》一致,也与格贡寺网站内容一致,因此此处写为1887年.
  4. 觉囊派的利美大德,生平介绍见 [1][2]
  5. 第二世如来芽尊者传记,晋美旺波系第二世如来芽尊者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