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之念修金刚萨埵”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忏悔之功德
修菩提心和护持本性
第25行: 第25行:
 
=====修菩提心和护持本性=====
 
=====修菩提心和护持本性=====
  
  从前,无等塔波仁波切的一个修行弟子问:“我往昔以贩卖佛经为生,如今十分后悔,应如何忏悔呢?”仁波切说:“造那些经典吧!”结果造经典的过程中他经常心思外散,于是又怀着十分沮丧的心情前去问上师:“造经典时心思经常散乱,对于忏悔罪业来说,没有比护持本性更甚深的吧?”上师异常欢喜地说:“实际上就是如此,纵然往昔所造的罪业堆积如山王,也可于现见本性之刹那获得清净。”因此净除罪业的方法没有比修菩提心和恒时护持无伪之实相更甚深的。而且还应在不离此二者的基础上,观修金刚萨埵、降下甘露、净除罪障、念诵百字明等。
+
  净除罪业的方法没有比修菩提心和恒时护持无伪之实相更甚深的。而且还应在不离此二者的基础上,观修金刚萨埵、降下甘露、净除罪障、念诵百字明等。
 
  
 
  
  

2013年7月20日 (六) 13:23的版本

念修金刚萨埵是龙钦宁提不共内前行的第一部分。

引导

忏悔之理

在相续中生起甚深道之殊胜证相的主要障碍是罪障和习气。为使阿赖耶之明镜中显现证悟的影像,净除罪障至关重要,就如同要使镜中显现影像,擦拭镜面十分关键一样。因此佛宣说了无数净除罪障的方便法门,其中最为殊胜的是念修上师金刚萨埵。总的来说,任何罪业若忏悔则没有不能清净的。古代诸大德曾说:“本来罪业无功德,然忏可净为其德。”因此,违犯外别解脱戒、内菩萨学处以及失毁密宗三昧耶等,无论罪业多么严重,都可通过忏悔而清净。如:婆罗门央具理魔罗即指鬘王,虽然屠杀了九百九十九人,但通过忏悔,罪业清净后即生获得了阿罗汉果位;未生怨王虽然杀害了自己的父亲,但后来通过忏悔而得以清净,结果仅仅感受了如绸线球触地即弹起般短暂的地狱之苦便从中获得解脱等等,佛陀在诸经部中曾宣说了通过忏悔而得清净的许多公案。

四种对治力

如果具足四种对治力而诚心诚意地忏悔,则罪业能够清净,但若一边东张西望、胡言乱语、自心随其他分别念转,一边口中发露忏悔等仅仅念诵忏悔文或者认为以后忏悔也可以、今后造罪也无害等,则即使进行了忏悔,罪业也不会完全清净,因此,无论何人进行忏悔,尽其所能具足四种对治力极为重要。

四种对治力分四:所依对治力;厌患对治力;离恶对治力;现行对治力。 

  • 所依对治力

在这里是指皈依金刚萨埵后具足愿行菩提心。余处也有其他忏悔的对境。譬如《三聚经》中的三十五佛或者于佛像、佛经、佛塔等前进行忏悔都属于所依对治力。此外,发愿行菩提心是一切忏罪中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发菩提心,即使具足四力忏悔堕罪也只能稍许减轻,而不能彻底清净。如果相续中生起了无伪菩提心,则往昔所造的一切罪业自然清净。《入行论》云:“如人虽犯极重罪,然依勇士得除畏,若有速令解脱者,畏罪之人何不依?菩提心如劫末火,刹那能毁诸重罪。”

  • 厌患对治力

对往昔所造的一切罪业生起后悔心。如果既没有将罪业视为罪业,也没有以强烈的后悔心进行发露忏悔,则不能清净罪业。《三聚经》云:“发露忏悔,不覆不藏。”此外,大成就者噶玛乔美仁波切也说:“若无悔心忏不净,往昔罪业如服毒,当以大惭畏悔忏。”

  • 离恶对治力

是指回想自己往昔所造的罪业后,发愿从即日起纵遇命难也不再造那样的罪业。《三聚经》云:“今后必断,且受律仪。”又《极乐愿文》云:“若无戒心不净故,发誓今后遇命难,亦将不造不善业。”

  • 现行对治力

是指尽力行持一切对治往昔所造恶业的善业。顶礼佛与佛子、随喜他人福德、一切善根回向菩提、发愿行菩提心、护持无伪实相之本体等都是现行对治力。

修菩提心和护持本性

  净除罪业的方法没有比修菩提心和恒时护持无伪之实相更甚深的。而且还应在不离此二者的基础上,观修金刚萨埵、降下甘露、净除罪障、念诵百字明等。   

真实念修金刚萨埵

如此明观四对治力后,真实念修金刚萨埵时,首先自己平庸而住,头顶上方一箭许的虚空中观想千瓣白莲花,其上有一圆满月轮。所谓的圆不是指其大小的尺度,而是指明月的所有部分全部圆满,犹如十五的月亮般无有丝毫欠缺。又观想月轮上有一光辉灿烂的白色“吽”字。虽然其他宗派有观想从“吽”字放射、收聚光等,但自宗(宁提派)无有此观想。之后一瞬间“吽”字变成了本体为三世诸佛之总体、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为圆满报身的本师金刚萨埵主尊,身色洁白宛如十万个太阳照耀在雪山上,一面二臂,右手持表示明空之五股金刚杵于胸前,左手持表示现空之铃于腰际,双足金刚跏趺坐,身上以十三种圆满报身服饰庄严,即绫罗五衣与珍宝八饰。绫罗五衣:冕旒、肩披、飘带、腰带、裙子;珍宝八饰:头饰、耳环、项链、臂钏、璎珞、手镯、指环、足镯。金刚萨埵与白慢佛母无二双运,身体现而无自性,现空犹如水月或镜中现影像一般鲜明了然。自己头顶上所观圣尊的面朝向与自己的面朝向相同,以上为所依对治力。
  这种明观不是观为唐卡或壁画一样扁平,也不是观为如土像、金像一般的实质物体之自性或无情物的形体一般。就现分而言,乃至其如眼目的黑白以上都应明观清楚、互不混杂;从空分来说,无有丝毫实体物质血肉内脏等,如同空中显现彩虹或无垢水晶宝瓶一样。
如此明观后,自己诚心忆念:与大恩根本上师无二无别的怙主金刚萨埵,汝以大智、大慈、大悲垂念我与一切众生,我从无始以来到现在,身口意所造的十不善业、五无间罪、四重罪、八邪罪,违犯外别解脱的律仪、内菩萨乘的学处以及持明密咒乘(金刚乘)的三昧耶,背弃世间的盟誓、妄语、无惭无愧等等能亲自回忆的一切罪业都在上师金刚萨埵面前生起惭愧、畏惧、追悔之心而惊恐万分、毛发耸立,发露忏悔;此外自己不能忆起的,从无始轮回以来生生世世中肯定也积累了许多罪业,不覆不藏、发露忏悔这一切罪业,请求宽恕,在此时此地,愿一切罪障即刻荡然无存、全部清净,如是观想为厌患对治力。
  观想我往昔因愚昧无知造了那些罪业,如今依靠大恩上师的悲心变成了懂得利害之人,所以发愿从今往后,纵遇命难也不再造那样的罪业,此为离恶对治力。

念诵:

于我凡庸头顶上
白色莲花月垫中
“吽”化金刚萨埵师
白明圆满报身相
执铃杵拥白慢母
我皈依尊祈消罪
猛烈发露而忏悔
纵遇命难永守戒
尊心圆满月垫上
“吽”字周匝咒旋绕
以念咒力促悲心
父母喜乐和合间
菩提心之甘露云
犹如冰片纷降融
我及三界有情众
业苦烦恼因所成
病魔罪障堕犯晦
祈赐清净无有余
 

念修百字明

复次于金刚萨埵佛父佛母无二无别之心间观想一月轮,大小如压扁的芥子许,其上有一白色“吽”字,宛如毛发所画一般。念诵百字明一遍:
    嗡班扎萨埵萨嘛雅 嘛努把拉雅 班扎萨埵德洛巴 底叉知卓麦巴瓦 苏多喀约麦巴瓦 苏波喀约麦巴瓦 阿努然多麦巴瓦 萨瓦司底麦扎耶叉 萨瓦噶玛斯杂 麦紫丹 喜日亚 古汝吽 哈哈哈哈火 罢噶温 萨瓦达塔噶达 班扎嘛麦母扎 班扎巴瓦 玛哈洒嘛雅萨埵啊
     观想百字明好似竖立的兽角一样互不抵触,绕旋于“吽”字。之后自己以祈祷的方式口诵百字明,观想从所有的文字中犹如火融寒冰成水滴般源源不断地降下大悲、智慧甘露,通过身体,从佛父佛母双运的密处流出,流入自他一切众生的头顶,使体内的一切疾病都化为腐败的脓血;一切魔障都化为蜘蛛、青蛙、鱼、蛇、蝌蚪、虱子等小含生;一切罪障都化为烟汁、炭汁、灰、烟、云、气,这一切犹如飞泻的洪水冲走土尘般全部被甘露之流毫无阻碍地冲走,从足底、肛门、诸毛孔处黑乎乎地排出体外。这时观想自己下方的大地裂开,所有冤家债主男女围绕着死主阎王,他们全都张着口、伸着手、张着爪一直等待着,上面的脓血等全部流到他们的口手爪中。
   一边这样观想一边念诵百字明,如果能一次性地明观一切所缘境,则应如是观想;如果不能,则应有时专心观想金刚萨埵的身、面、手臂等而念诵;有时专注观想其服饰而念诵;有时观想甘露之流洗涤魔障、罪障而专心念诵;有时以悔前戒后之心(追悔往昔所造的罪业、避免以后再犯之心)而念诵。最后观想居于地下的死主阎王等冤家债主全都心满意足,至此已化解了宿怨、偿清了宿债、清净了所有的罪障。于是阎罗王等都闭合了他们的口、手、爪,裂开的大地又复合了。
  又观想自己的身体为内外透明光明的自性。观想身体中央有一根中脉,从中脉分出的四轮犹如伞辐一般,脐部幻化轮有六十四根脉瓣,瓣端朝上;心间法轮有八根脉瓣,瓣端朝下;喉间受用轮有十六根脉瓣,瓣端朝上;头顶大乐轮有三十二根脉瓣,瓣端朝下。再如前一样明观降下甘露,从自身头顶大乐轮开始至四脉轮以及由彼分出的体内一切部分,乃至手足的指尖全部充满白色的甘露,犹如水晶宝瓶装满牛奶一般。观想自他一切众生从而获得了宝瓶、秘密、智慧、句义四种灌顶,清净了业障、烦恼障、所知障、习气障四障。相续中生起了喜、胜喜、极喜、俱生喜四喜之智慧,现前了化身、报身、法身、自性身四身之果位。之后,念诵:
 怙主!因我愚昧无知故
 于三昧耶有失犯,
 祈请上师怙主救,
 主尊上师金刚持,
 是大悲之主宰者,
 众生救主我皈依。
 我之所有违犯身口意三密之一切根本与支分三昧耶戒无余发露忏悔,祈请使我之一切罪障堕犯诸垢皆得清净。
 念完忏悔文,紧接着上师金刚萨埵和颜悦色地说:“善男子,你所违犯的一切罪障都已清净。”如此赐予开许后,上师金刚萨埵化为光融入自己体内,以此为缘,自己变成了与前所观相同的金刚萨埵尊,现空犹如镜中之影像,观想心间扁芥子许的月轮上,中央是蓝色的“吽”字,吽前面是白色的“嗡”字,右边是黄色的“班扎”,后面是红色的“萨”字,左边是绿色的“埵”字,然后念诵“嗡班扎萨埵吽”,同时,(观想)从五字放射出白、黄、红、绿、蓝五色光,光的顶端有嬉戏天女等供养天女挥手散出八吉祥徽、轮王七宝、幡伞、宝幢、华盖、千辐金轮、右旋海螺等无量供品,供养居于十方之广大无边、不可思议刹土中的诸佛菩萨,令其心生欢喜,从而圆满了资粮、清净了罪障。再观想诸佛佛子的一切大悲和加持变成了五颜六色、各种各样的光融入于自身,自己现前了共同与殊胜的悉地、与学道相关的四种持明以及究竟之果——无学道双运之果位,这是准备自利法身之缘起。又观想从这五字向下放射出无量光芒照射到三界六道一切众生,使他们相续中的所有罪障、痛苦、习气等全部清净,犹如暗处出现太阳一样。一切外器世界变成现喜刹土,一切内情众生变为白、黄、红、绿、蓝五色金刚萨埵之自性,之后他们全部口诵“嗡班扎萨埵吽”,发出嗡嗡之声,这是准备利他色身之缘起。《法行习气自解脱续》中说:“射收二利净除分别障。”如此所说之义,指的也是这种要诀。依靠这样的观想要诀后,以密宗金刚乘善巧方便的法要于一刹那中可圆满不可思议的福慧资粮,同时也能够成办饶益遍满虚空界众生的事业。如此尽力念诵。
   到最后收座时观想变现为现喜刹土的一切外器世界全部收摄于内情五部金刚萨埵尊众之中,他们也依次化为光融入于自身,自己也从边缘逐渐化光融入于心间的“嗡”字中、“嗡”融入“班扎”、“班扎”融入于“萨”、“萨”融入“埵”、“ 埵”融入“吽”字的“雅布杰”、“雅布杰”融入“小阿”、“小阿”融入“哈”、“哈”融入头部的日月明点中,到“那达”之间次第融入。最后“那达”也如彩虹消于空中般地消失了,这样于无缘离戏的境界中稍许放松而入定。之后当开始生起分别念时,将一切器情都明观为金刚萨埵刹土,并念诵:

以此功德愿吾等
成就金刚萨埵尊
无际众生尽无余
愿能安置于彼土
 

等回向发愿文。

身心专注所缘、不散他处、不夹杂闲言碎语十分重要。如续部云:“若无此等持,如海底磐石,诵数劫无果。”又云:“净与不净差千倍,有无等持差十万。”念修密咒时如果掺杂一些庸俗不堪的闲言碎语,那么他所念的密咒称为不清净念诵。如同虽然仅于纯金、白银中掺杂少许黄铜或普通铜,但也只能称为非金或伪银了,再也起不到纯金银的作用。邬金莲师也说:“杂有绮语诵一年,不如禁语诵一月。”

忏悔之功德

 如此一心专注、不掺杂庸俗之语,一次性地念诵一百零八遍百字明,则往昔所造的一切罪障及失戒必定全部得以清净,这是上师金刚萨埵亲口允诺的。《无垢忏悔续》中也说:“百字明是一切善逝的智慧精华,能够净除所有的失戒与分别念的罪障,称为一切忏悔之王。若一次性念诵一百零八遍,可酬补一切所失之戒,将从三恶趣中获得解脱。任何一个修行者如果能发誓念诵,不但此人今生会被三世诸佛视为胜妙长子而加以救护,而且死后也无疑将成为诸佛之长子。”
   此外,进入密宗金刚乘之门后,无论失毁了根本誓言还是支分誓言,如果每天观修金刚萨埵并念诵二十一遍百字明,则称为加持堕罪,即堕罪所产生的异熟果不会越来越增长。如果念诵十万遍百字明则可彻底清净一切堕罪。《庄严藏续》云:“妙观白莲月垫上,上师金刚萨埵尊,依照百字明仪轨,倘若念诵二十一,即将加持堕罪故,使其不复得增长,诸成就者所宣说,恒时精进当修持,倘若已诵十万遍,必将清净诸罪障。”
  趣入密乘之后如果不守誓言则必堕地狱,若守誓言则可获得圆满佛果,除此二者以外无有其他去处,犹如将蛇置于竹筒中一般。譬如,竹筒里的蛇,除上去或下去之外别无去处。如《功德藏》云:“入密士夫之去处,恶趣佛外无三处。”对于分类细致、种类众多的密宗三昧耶戒是极难守护的,因此阿底峡尊者说:“入密乘时接连不断地出现过失。”既然尊者尚且如此,那么如今我们这些对治力薄弱、丧失正念、无有正知、不了解堕罪种类之人,所犯的堕罪数量必将犹如降雨一般众多,因此我们应当立下誓言:随时随地念修金刚萨埵对治这些堕罪。之后至少每天不间断念诵二十一遍百字明极为重要。
   如果自己已精通生圆次第的要诀,依靠以正知正念明观等未出现过失毁三昧耶的过失,但因与其他失毁根本誓言者交谈、接触往来,甚至共饮同一山谷的水也会产生相对失戒、株连失戒的罪过。因此我们应当精进忏悔、净除罪障。续部中云:“酬补失罪交往失戒者,于失戒非器者宣讲法,不加警惕彼等失戒者,必将染上冒渎晦气过,一切此生违缘来世障,以悔自过之心发露忏。”在集会行列中,虽然只有一个失毁誓言的人,但在场者都将被其冒渎晦气所染,即使有成百上千的具誓言者,也不会得到丝毫修持之果,就像一滴坏奶染坏一满锅鲜奶,或如一只带疮的青蛙可传染同住的全部青蛙一样。如颂云:“犹如一滴腐牛奶,可毁一切鲜牛奶,失毁誓言之一人,能毁诸具誓言者。”
  不仅如此,即使是上师、高僧大德、成就者也无有不染上冒渎晦气的。譬如往昔卓滚朗吉日巴尊者在匝热地区时,因鬼神制造违缘,将正午的太阳隐蔽不见,变成繁星闪烁的漆黑夜晚,但尊者却无有阻碍地前去黑红血海畔唱起金刚歌、跳起金刚舞,并在石头上留下足迹,至今仍清晰可见。就是这样一位大成就者,后来也因一位破誓言的弟子来到他面前,染上了冒渎晦气,导致神志不清,不能说话,成了哑巴。此外,成就者俄坚巴也曾在道歌中说:“雪域乞人仁亲花,仅有失戒敌可害,惟有师尊能救护。”
  所以说若失毁密宗金刚乘的三昧耶戒,罪过极其严重,并且守持也十分困难。若不观察自相续,反而认为我是具足誓言之人,心生我慢,结果是不会有任何成就的。如密宗诸续部中说:“三门在三坛城之本性中,即使一刹那离开,也违越密宗誓言。”所以(密宗金刚乘的誓言)极难守护,若广分则有十万种誓言,数量极多,而且失毁誓言的罪过也极为严重。如续部中说:“金刚罗刹痛饮其心血,短寿多病失财畏怨仇,长久住于无间地狱中,极其恐怖感受难忍苦。”因此我们随时随地应当精进观修金刚萨埵,念诵百字明,忏悔对治可见、不可见的一切失戒、堕罪。古大德也曾说:“最初未染罪,一旦染上罪,忏悔极关要。”如果忏悔,则失毁密宗誓言的罪业也可轻而易举得以清净。声闻乘中说:“若犯一次根本堕罪则如瓷器破碎一般,无法恢复。”而破菩萨戒则如珍宝用品破碎一般,若珍宝用品破碎了,可依靠能工巧匠得以修复。同样,依靠他缘,善知识可酬补菩萨戒。密乘戒则如稍有凹陷的珍宝用品一般,即自己依靠本尊、密咒、等持进行忏悔可清净无余。如果(违犯后)即刻忏悔则容易清净,时间拖得越久则罪业会越来越增长,很难忏净,超过三年以上则逾越了忏悔的期限,虽作忏悔也无法清净。
  此外,若想以咒力和加持救护他人、中止冰雹、消除瘟疫、治病救人、使幼童健康成长等,以及兼顾自他二利的人都是同样,要想具备咒力与加持,必须净除语障。而使语障清净的方法也无有比精华百字明更殊胜的。所以一切时处精进念诵百字明至关重要。至尊上师(如来芽尊者)曾以开玩笑的形式说:“想救护他人,享用信财、亡财者首先必须净除语障,为此念诵一千万遍百字明是必不可少的。”上师的弟子中有许多已念诵了一、两千万遍百字明,最低者也无有未圆满二、三十万遍的。
  上师金刚萨埵是集百部于一部之自性(即百部之总体),称为大密一部金刚萨埵。浩瀚无垠、不可思议的一切寂静、愤怒本尊也全部可以包括在金刚萨埵之中。因为本体观为根本上师,所以也包括了上师瑜伽,称为珍宝总集之观修法,是极其甚深的究竟之法。如前所说之密咒也无有比咒王百字明更殊胜的。因此我们应当了知何处也无有比此更甚深之法。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