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行之上师瑜伽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上师瑜伽是藏传佛教的重要修行部分,龙钦宁提的修行里是不共内前行的一部分,这里介绍的是龙钦宁提的修法,龙钦宁提里上师瑜伽之念修数量绝对要圆满一千万遍。

修行的前提条件

实修之前应首先在具德上师处,听取口传和窍诀讲解,以获得传承的加持,并接受莲花生大士的灌顶

引导

上师瑜伽之引导分三:上师瑜伽的重要性;上师瑜伽实修法;传承上师简介。

上师瑜伽的重要性

总的来说,如果要修持一正法,首先应寻求一位具足一切法相的真正上师善知识,然后依教奉行,对上师生起真佛之想,诚心诚意祈祷上师,这是十分重要的。尤其是一切密宗金刚乘圣道惟有上师至关重要,所以诸续部中宣说了上师瑜伽修法,并说修上师瑜伽比观修一切生圆次第更为殊胜。此宁提金刚藏乘自性大圆满的观点,既不像下乘(小乘)以伺察、推理等方式抉择甚深意义,也不像下续部依靠共同悉地获得究竟殊胜悉地,也不像其他上续部依靠三灌顶的喻智慧直指义智慧,而是惟有依止一位传承如纯金丝线未被破誓言之锈所染般具有殊胜证悟的上师,并对上师作真佛想,以坚定不移的诚信恭敬之心猛厉祈祷,使自己的凡夫心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以上师的加持力使自相续中生起证悟。因此,无伪实相之证悟惟有依靠以恭敬诚信之心修上师瑜伽,才可以在自相续中生起,除此之外无有其他任何方法。

所以说,所有九乘次第的法门中无有比上师瑜伽更殊胜的甚深圣道,虽然此命名为前行,实际上它是一切正行道的究竟要诀,因此我们如果随时随地将修行的重点惟一放在上师瑜伽上,即使无有任何其他修行也可以。所以,诚心诚意、竭尽全力精勤修持上师瑜伽极为重要。

教证

  • 如经中所说:“胜义谛是依靠信心而证悟的。”
  • 阿底峡尊者也曾说:“诸友未得菩提需依师,故应依止殊胜善知识。未证实相之前需闻法,故当谛听上师之教授。诸安乐乃上师之加持,故当报答上师之恩德。”
  • 喀喇共穹格西说:“必须认识到上师是世间、出世间一切成就的作者。即使精通三藏,如果不恭敬上师,对上师无有诚信及感恩戴德之心则不会有收益。”
  • 如续部云:“何人俱祗劫,修十万本尊,不如一刹那,忆念上师胜。”如前所说:“当知胜义俱生智,惟依积资净障力,具证上师之加持,依止他法诚愚痴。”
  • 萨日哈尊者也说:“师言入于何人心,犹如现见手中宝。”
  • 全知法王龙钦巴尊者也曾在《虚幻休息》中说:“依靠观修生圆次第等各个道之本体不能解脱,因为它们还需要依靠行为及增相等。惟以此上师瑜伽自道之本体才能使自相续中生起实相之证悟,才可得解脱,所以说一切圣道中上师瑜伽最为甚深。”
  • 《誓言庄严续》中云:“十万劫中勤观修,具相随好之本尊,不如刹那念师胜,念咒修法千万遍,不如祈师一遍胜。”
  • 《阿底庄严续》云:“观具恩上师,于头顶心间,或于肢掌中,千佛之成就,彼人亦可得。”
  • 至尊果仓巴也说:“若修上师瑜伽法,尽除过患德圆满。”又云:“虽多修持生次第,然修上师为无上,虽多修持圆次第,然诚依师为无上。”
  • 哲贡炯巴仁波切也曾说:“上师四身雪山上,敬信之日若未升,不降加持之水流,故当勤修敬信心。”
  • 至尊让热日巴说:“若不祈祷上师尊,欲求无分别智慧,如朝北洞中待日,无有境心融合时。”

实例

  • 那诺巴尊者虽然是精通三乘的班智达,能辩胜一切外道,但在布扎玛希拉寺守北门的班智达时,智慧空行母告诉他:“你仅精通词句而未通达意义,所以仍然需要依止上师。”于是尊者便遵照空行母授记以百般苦行依止谛洛巴尊者。后来上师对他说:“这般宣讲开示还不了达。”说罢便用鞋底猛击他的额头,结果那诺巴尊者的相续中顿时生起了实相之证悟,与上师密意成为无二无别。另外,据说阿阇黎圣者龙树丢了一把鼻涕,其弟子龙菩提全部拾起而享用,从而获得了殊胜成就。
  • 吉美林巴也曾说:“我曾因拜读第二佛的论著后,于相续中对他老人家生起了无伪真佛之想,一心一意地祈祷,因此被其智慧身摄受,从而自相续中生起了自然本智。此后我才开始引导数百以上的求法者。其中精进者获得了超世间的禅定,智慧者不偏堕于分别伺察的岐途,他们都真正意识到胜义谛的证悟完全依靠万分的恭敬和坚定的诚信。”
  • 大译师毗卢遮那流落于甲摩擦瓦绒地区期间,有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邦甘麦彭滚波,上师将禅带系在他身上,禅杖靠于他腰间,对他传讲了上师瑜伽法,结果在他相续中生起了无倒“彻却”本来清净之密意,最后获得虹身成就而成佛。

上师瑜伽实修法

上师瑜伽实修法分三:明观福田,七支供,专心祈祷。

明观福田

观想刹土是广大心力之行境,因此,把自己的处所观想为圆满具足一切庄严法相、光明遍照诸方的莲花光宫殿,于其中央将自己的本体观为益西措嘉(智慧海王)空行母,形相观为至尊金刚瑜伽母,身红色,一面二臂三眼,以急切专注之眼神凝视上师心间。所谓的急切是指譬如一见到上师就欢喜无比、十分匆忙迫切的神态。右手将能唤醒无明愚痴睡眠的髅鼓举向虚空,左手执持根除三毒的弯刀于腰际,裸体佩带骨饰花鬘,显而无自性宛如空中现彩虹一般。观想于头顶一箭许上方的虚空中有一由各种珍宝组成的千瓣莲花垫,其上依次为日轮、月轮,月轮上面坐有本体是三世诸佛之总集、无等大悲宝藏具德根本上师,形象为邬金大金刚持(莲花生大师),身色白里透红、光滑润泽,一面二臂,双足以国王游舞式而坐。身着大氅、法衣、咒士衣,头戴莲花帽。莲花生大师的此冠冕有三种不同类型:邬金第二佛(莲师)既不是由父因所生,也不是由母缘所成,而是在西南具乳海中的莲花花蕊中,于顿生觉性中而诞生,当证悟现有本基圆成时,诸空行母赐予作为其部主标志的冠冕称为“莲花苞帽”;莲师在八大尸林中行持禁行,即行为远离善恶之边时,诸空行母赐予作为其功德标志的冠冕称为“鹿耳帽”;莲师在萨霍国,被国王哲拉活烧时,金刚身不为大火所害,安坐于莲花中,好似清凉冰爽一般。国王惊奇不已,并生起信心,于是下令:“打开新锦缎宝库之门,取出我所有的衣冠!”于是供养一切妙衣、服饰和国政眷属,国王所供奉的冠冕称为“见解脱帽”。此莲花见解脱帽亦称为具瓣五部帽。此帽内外双层表示生圆次第双运;顶端三尖表示三身;五种颜色表示以五身饶益众生;日月表示智慧与方便;蓝边装饰表示三昧耶无边;金刚宝顶表示三摩地无动;鹰鹫之顶翎装饰表示见解证悟到极点、修行已趋于究竟。莲师右手以契克印持纯金金刚杵于胸前;左手平托装满无死智慧甘露的长寿宝瓶,瓶口以如意树严饰;左腋下有明妃空行佛母以隐蔽式执持喀章嘎(天杖);喀章嘎的顶端三尖表示本体、自性、大悲;干湿旧三种头骨表示法、报、化三身;九个铁环表示九乘次第;五种彩绸表示五智;死人与活人头发表示在八大尸林中以禁行摄受诸鬼女、空行母。又明观其周围彩虹旋绕的众多五光网眼中央有印度八大持明、藏地君臣二十五尊等浩翰如海的三根本、护法神非平庸显现而住。

总的来说,修上师瑜伽有三种不同的观修方法,其中皈依时应将皈依境中诸上师观为重楼式,即于莲师头顶上明观一切大圆满传承上师以重楼式而坐;念修金刚萨埵时应观为总集珍宝式,即一切根本传承上师集于上师金刚萨埵一身中;修上师瑜伽时应观为垒环式,即大圆满诸传承上师及一切浩瀚如海的三根本护法神围绕在邬金莲师周围,犹如众人集会般安坐。之后念诵:

哎玛吙
自显元成无边佛净土
圆满庄严铜色德山中
自身观为金刚瑜伽母
一面二臂红亮执刀盖
二足舞姿三目视虚空
头顶亿瓣莲花日月上
普摄皈处根本上师尊
与海金刚无别变化身
红白光泽妙颜孺童相
身着氅法咒衣长袖衫
一面二臂国王威仪姿
右手执杵左执颅盖瓶
头戴五瓣莲花飘带冠
左腋挟持三尖喀章嘎
秘密表示殊胜空乐母
安住虹彩明点光团中
外旋五色光网妙严中
示现幻化王臣二十五
印藏博学成就诸持明
本尊空行护法如云聚
皆于明空大定境中现

联想句义而明观,并以猛烈诚信恭敬之心念诵:


邬金地域西北隅
胜妙莲茎花胚上
获得神奇圣成就
尊名号称莲花生
空行眷属众围绕
我愿随尊而修持
为赐加持祈降临
格日白玛斯德吽
念毕立即观想铜色吉祥山莲花光宫殿一切能依所依真实现前,犹如水入水般地融入自己所观的誓言尊者中,成为一体。

七支供

七支供分七:顶礼支,供养支,忏悔支,随喜支,请转法轮支,祈请不入涅槃支,回向支。

金刚乘道有众多方便、无有艰难,是为上根之行境,所以,广大心力者通过积累资粮、不断修学,在一刹那中也可圆满波罗蜜多乘一大劫所积累的资粮,从而即身获得解脱。因此无上密宗的微妙殊胜福田也必定惟是金刚上师,所以将七支供附于上师瑜伽后面讲,积累资粮的无量法门也可以全部包括在七支供中。

顶礼支

对治我慢的顶礼支:观想自身化为百千无数刹尘数,等同于虚空界的一切众生与自己一同顶礼并念诵:


我身化为刹尘数
示现变化而顶礼

共同引导的修持尚未圆满五十万遍的人,顶礼与皈依偈合并而修是可以的,也有如是修持之传统。不过,此为真实顶礼之引导,所以顶礼与上师瑜伽合在一起修最为适宜。

顶礼时,身顶礼即身体作礼拜;口顶礼即口中念诵顶礼文或祈祷文;意顶礼即以诚挚恭敬之心意念:您无所不知,我全心全意信赖您。并观想:我与一切众生一同顶礼。如此身口意三门专心致志至关重要。不能东张西望,胡言乱语,心不在焉,如若右边有人来往、交谈,则眼睛和意识便转向右边,双手也合十到左脸颊上了;如果左边出现类似情况,那么眼晴和意识又转到左边,双手又合十到右脸颊上了。我们应当了知若如此心识散乱、随境所转、身体东倒西歪地进行顶礼,则除了自己的身体徒劳之外无有任何实义

顶礼时双手应宛如含苞待放的莲花般空心合拢,绝对不可以内无空隙地并合掌心或者仅仅以指尖接触等。《大解脱经》云:“如莲花待放,双手顶合掌,无量身云聚,顶礼十方佛。”《功德藏》云:“并非随意身顶礼,心间合十恭敬相,合掌当如莲花苞,或如嘎屋盒之形。”依次合掌于头顶以此清净身障;合掌于喉间清净语障;合掌于心间清净意障,之后五体投地。所谓的五体即:前额、两手掌与双膝。以五体触地顶礼而清净五毒烦恼之障,获得身、口、意、功德、事业五种加持。因有如上之必要,故应如此行持。站起来时腰应挺直,然后仍旧如前一样重新合掌五体投地顶礼。如果双手不如理合掌于三处,只是甩动一下,膝盖及额头不接触地面,仅仅弯一下身,站起时腰不端直、弯身顶礼等,这些都是不恭敬的顶礼方式,所以绝对不允许。佛经中说:“躬曲顶礼的异熟果将转生为驼背者,即背上生大瘤的侏儒佝偻之人。”我们是希望获得功德而顶礼,若为转生劣身则无有必要做顶礼。即使顶礼数目不多也可以,但凡所做的顶礼都应尽力做到正规、如法、清净。若为了顶礼时省力,在陡峭的山坡上或某种依靠物上顶礼,则无有少许实义。当今时代有些人前去拜见上师时,首先作一稍微如理的顶礼后,再屈身问讯两次,据说这是对具权势人物的礼拜,无有智慧的一些人也去随学,这是极为下劣的行为。作为求法者,若不懂顶礼方式,应从上师那里闻授而了知,并且知悉后应随时随地不遗忘而修持。即便是如此简便易行、浅显易懂的法,若不实际去修持,则求得佛法也无任何实义和结果。因此,求法者包括做一次顶礼在内都应胜过那些不懂正法的人。

所谓的顶礼是一种恭敬的形式,所以顶礼的方法多种多样,并且各个地区的顶礼方式也各不相同。然而在这里上师依照佛经宣讲了顶礼的方法,如果自己明知此理,但因简便易行或傲慢而不认真顶礼,则一定是抱有不恭敬顶礼对境的轻蔑态度。我们必须了知犹如付税般的相似顶礼只能给自己带来过患而无任何必要。反之,如理如法进行顶礼则功德无量。

从前,一位比丘顶礼有佛陀头发、指甲的佛塔,阿难尊者请问世尊他顶礼的功德,世尊说:“顶礼一次将获得自己身下所压面积直至金刚大地以上所有微尘数量的转轮王位,然其功德之边尚不可尽。”经中亦说:“佛陀的无见顶相是从恭敬顶礼应敬之上师士夫中产生的。”顶礼是成就究竟圆满正等觉的无见顶相之因。

供养支

如前供曼扎罗时所讲,将自己实际拥有的财富以正规、如法、清净的方式,以不为吝啬所缚、不虚伪、不炫耀的心态摆放,仅以此作为所缘对境。之后观想虚空和大地的一切人天供品、鲜花、熏香、酥油灯、香水、神馐等,以及无量殿、地上建筑、经堂、轮王七宝八吉祥徽十六金刚天女等轻歌曼舞,弹奏特有的乐器。以随学普贤菩萨的幻变供养方式而做供养,即以普贤菩萨的等持力,自己心间放射出等同于百千俱祗无量佛刹尘、不同颜色的光芒,每一光端又化现出一尊与前相同的普贤菩萨,各自心间放射出与前相同的光芒,光端又化现出无数不可思议的普贤菩萨,每一尊普贤菩萨都以不可思议的无量供品供养十方佛与佛子,此即普贤云供。如此尽己所能意幻供养,并念诵:

实设意想等持力
万有供物作印献

如果自己具有供养的能力,那么诸佛佛子肯定具有享用的能力,因此我们以意幻供养世间界中有主人、无主人的一切人天受用,无论自己能够意幻多少都如是作供养。从圆满资粮而言,此意幻供养与真实财物供养无有丝毫差别,所以不必认为自己无有供养的资具,而应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每当看见自他所拥有的任何资具、财物时,心里首先观想:此供养三宝、供养根本传承上师。甚至见到路边涓涓流淌的清清小溪,或者一方开满鲜花的平原等任何赏心悦意的事物都应意念供养三宝,这样观想可顺便圆满资粮。我们应当如此行持。

忏悔支

以猛厉追悔之心发露忏悔从无始轮回至今自己所造的能忆起、不能忆起的堕罪,即身口意三门所造的十不善罪五无间罪近五无间罪四重罪八邪罪以及掠夺三宝财物等一切罪业。并发愿从今以后永不再犯。如前念修金刚萨埵之引导中所讲的、以明观四种对治力而忏悔。并观想一切罪障于自己的舌头上集为黑团,从福田尊众的身口意放射光芒,照耀黑团,以此犹如涤荡污垢般地净除罪障。之后念诵:

所有三门不善业
法身光明界中忏

随喜支

对治嫉妒的随喜支: 对于诸佛为饶益众生而转大法轮、一切菩萨的广大行为、一切众生的随福德解脱分的善法以及自己过去所积累的、现在正在做的、将来必定行持的一切善法,都以诚心诚意、极大欢喜之心而随喜。并念诵:

真俗二谛之所摄
一切善资作随喜

九乘次第的一切法无不包括在世俗、胜义二谛之中,所以应当随喜二谛所摄的自他诸众生有漏与无漏的一切善法。如此随喜,功德无量。

如前面反复强调的那样,佛在《教王经》中也说:“见到他人行持善法时,自己若以清净意乐诚心诚意随喜,并将其善根回向圆满菩提,则所积累的资粮绝对胜过以竞争心对待他人行善、或以傲慢心想我定要做如此善事等装模作样地行持为希求现世名誉、世间八法之毒所充斥的广大善法。乔美仁波切说:“听到他人行善时,若舍不善嫉妒心,并以欢喜心随喜,佛说获得同等福。”《汇集经》中也说:“三千须弥可称量,随喜善根不可量。”因此,随喜是事半功倍之法,应当随时随地修持。

请转法轮支

佛、菩萨、上师、善知识等一切肩负广大利他重担之士,因众生的邪行及忧劳而生厌烦,未讲经说法而安住于寂乐境界时,在他们面前观想:我化出百千俱祗无数身体,供养法轮、珍宝等,祈请他们广转法轮,并念诵:

请转三乘诸法轮

总的来说,一切佛法包括在声闻、缘觉、菩萨三乘中。或者将其分为:集聚招引外三乘,即声闻、缘觉、菩萨三乘;苦行明觉内三乘,即事、行、瑜伽;随转方便密三乘,即玛哈、阿努、阿底。共为九乘。为了调伏所化众生,祈请广转相应之法轮。

祈请不入涅槃支

于此世界或其他诸刹土中,已完成了利众事业的上师、佛菩萨们准备趋入涅槃时,在他们面前,如往昔珍达优婆塞祈祷世尊住世一样,观想自身化出众多身体,祈祷诸圣者乃至轮回未空前长久住世、饶益众生,并念诵:

乃至轮回未空前
请恒住世勿涅槃

回向支

以现在的善法为例的自他三世所积累的一切善根完全如同文殊童子回向一样,以无缘智慧印持而回向一切众生,并念诵:

三世所积诸善根
回向成为菩提因

在何时何地无论做任何大小善根,结尾时千万不能忘记如此做回向。如果没有如此回向,那么所成办的任何善根,其果成熟一次便会耗尽。若回向于获得究竟菩提之因,则即使感受了百次善果,其善根在我们未获得圆满正等觉果位之前也不会穷尽,反而日日增上。《慧海请问经》云:“水滴落入大海中,海未干涸其不尽,回向菩提善亦然,未获菩提其不尽。”同样,无论是希求获得声闻、缘觉、圆满菩提等究竟果位,还是希望得到善趣人天之身体,或长寿、妙色等暂时果报,为任何目的所成办的善根,最后都要为此而做回向。如哲贡觉巴仁波切说:“二资如意宝,若无发愿拭,不生需求果,故当勤回向。”自己所行的善法能否成为圆满菩提之因,取决于回向之力。无论积累多么广大的有为善法,若未以回向印持则不能趋入解脱道。诚如卡隆巴格西所说:“一切有为善法乃无记,回向众生方得广大利。”同样,为自己的父母亲友等做佛事,以及为利益亡者念经超度,若不做回向则他们不会获益;如果回向,则会如愿以偿。

如此回向若要成为圆满正等觉之因,必须以三轮无缘智慧摄持,否则,如果为三轮实执之垢所染,则称为具毒回向。所谓的三轮是指所回向的善根、为其回向的补特伽罗、所回向的对境三者。三轮以证悟无实的智慧摄持的真实无毒回向,在此凡夫地中无法做到,所以我们应当观想往昔的诸佛菩萨如何回向,我们也如是回向,这种回向与三轮体空的回向无有差别。《三十五佛忏悔经》中说:“过去诸佛如何回向,未来诸佛如何回向,现在诸佛如何回向,我亦如是普作回向。”《普贤行愿品》云:“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随彼一切常修学。”因此,善法成为圆满菩提之因的无误要诀,惟有依赖于以回向印持的结行。所以应当时时刻刻精进回向。

专心祈祷

专心祈祷并修持因四金刚之本体:吉祥怙主殊胜上师是一切坛城中主尊之本体,圆满具足灌顶。仅以见到、听到、忆念、接触上师便可种下解脱的种子,上师是诸佛事业的作为者,称为第四宝。对自己而言,上师开示一生一世即能成熟解脱的甚深道法,惟以大悲加持,以强力之方便将自己安置于金刚持地,所以对自己的恩德胜过佛陀。若衡量上师的功德,则可谓密意广大如虚空,智慧无量如大海,悲心猛烈如湍流,自性坚固如山王,视众平等如父母,每份功德不可量。仅以祈祷上师便可无勤获得一切所求悉地,犹如如意宝一般。当意念:我依止上师如意宝您,希求您的果位,惟一修持您。以满怀敬信、泪水涌流、感恩戴德之心而修持。最初修持悉地时,念诵:

大士格日仁波切
尊乃摄集诸佛之
大悲加持吉祥者
一切有情惟一怙
己身资财肺心胸
毫无挂虑供献尊
乃至未获菩提间
乐苦善恶贵贱等
皆由莲师大士知

祈请、祈祷时都是惟一精勤念诵莲师心咒:

嗡啊吽 班扎格日白玛斯德吽

每念一百遍又如前一样诵“大士格日仁波切……”如是念诵到一半,再祈求悉地时,每念一百遍莲师心咒中间诵:

我无其他冀望处
现值恶世劫浊众
沉沦难忍苦泥中
请救此苦大上师
请赐四灌加持者
请转证悟大悲者
请净二障大力者

求悉地时应观想受持四灌顶,即观想上师白毫间犹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嗡”字放射光芒入于自己头顶,从而净除杀生、不与取、邪淫三身业以及脉障,获得了上师身金刚的加持,相续中得到了化身果位的缘分;复次观想上师喉间宛如红莲花一般绚烂璀璨的“啊”字放光入于自己的喉间,从而净除了妄语、离间语、恶语、绮语四语业以及风障,获得语金刚的加持,相续中得到了受用圆满报身果位的缘分;又观想上师心间如蔚蓝天空般的“吽”字放光入于自己的心间,从而净除了贪心、害心、邪见三意业及明点障,获得上师意金刚的加持,相续中得到了法身果位的缘分;又从上师心间“吽”字中如流星般出现第二个“吽”字,与自心融为一体,从而净除三门所依阿赖耶识之业及所知障,获得上师智慧金刚加持,相续中得到了究竟之果——本性身果位的缘分。最后,使自己的凡夫心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而入定。收座时念诵:

何日报尽命终时
身现妙拂德山刹
双运变化刹土中
身成金刚瑜伽母
转为明净耀光团
光入莲花大士心
成为无别而证佛
大乐空性幻化之
无上遍智现游戏
三界有情无有余
最胜救度引导者
祈请莲师赐抚慰
至心虔诚作祷白
非仅言词口头说
祈从师心赐加持
祈请所愿得成就

同时以殷切的恭敬诚信之心观想:莲花生大师和颜悦色、慈眉善目地注视着我,从莲师心间放射出温热炽燃的红光,接触到自己所观想成的金刚瑜伽母心间,(金刚瑜伽母)立即变成如豌豆大的光团,如火星一般,一边向上飞窜一边发出“塔”声,融入莲花生大师的心间,于此境界中入定。出定后将一切显现观为上师的游舞,并念诵:

以此功德愿吾等
成就贤德上师尊
无际众生尽无余
愿能安置于彼土

做回向或念诵铜色吉祥山发愿文。如此修持上师瑜伽:行走时将上师观在右肩上方的虚空中,作为右绕的对境;安座时将上师观在头顶的虚空中,作为祈祷的对境;享用饮食时将上师观在喉间,作为饮食献新的供养处;睡眠时将上师观在心间,作为所知入瓶之摄要。总而言之,随时随地应将自己的住处观为真正的铜色吉祥山,如此恒时不离正念,将一切显现观为上师的身体,恭敬诚信。如果罹患疾病、出现魔障等不如意之事,应观想这是上师以大悲恩赐予我尽除恶业的方便,应心生欢喜,不应生起断除之心;如果获得幸福安乐、丰衣足食、善法增上等顺缘,当了知这都是上师的大悲所致,不应心生我慢、得意忘形;若因观修等持而出现疲厌、沉掉等,则观想自己的觉性与上师的智慧成为无二无别,护持实相之见。聚精会神地祈祷上师并念诵:

嗡啊吽 班扎格日白玛斯德吽

倘若如此修持,则一切显现均现为上师与本尊,一切行为都将成为善法。如米拉日巴尊者说:“我行显现转道用,六聚自解之走式。若坐无伪本来住,精华实义之坐式。若食享用空性食,断除二取之食式。若饮痛饮念知泉,坚持不懈之饮式。”

入了密宗金刚乘后,无论是破誓言酬补清净,还是允许修持生圆次第、大圆满等一切道,或是未出现障碍、未步入岐途以及功德资粮与日俱增等全部都依赖于能成熟之灌顶。如颂云:“密宗未依灌顶无成就,犹如舟子手中无船桨。”又云:“未受灌顶无成就,沙子无法榨出油。”首先,具法相之金刚上师令我们入坛城后赐予灌顶称为基灌顶;依靠上师瑜伽,不观待他缘而自己受持四灌顶称为道灌顶;获究竟果位时得到广大光明和甚深光明两种意灌顶,现前圆满正等觉称为果灌顶。

上师瑜伽具有清净、圆满、成熟三种不可思议的甚深要诀。实修正行时不能舍弃所有的前行法,尤其是观修生圆次第等时依靠上师瑜伽法而受持道灌顶,是每一座开始必不可少的殊胜要诀。若是具有敬信、誓言清净之人,仅以圆满修持上述上师瑜伽法也可不观待正行而往生妙拂吉祥山,在那清净刹土中,通过四种持明之道将会比日月运行还迅速地获得普贤王如来果位。

传承上师简介

内三续之传承:为使听闻者心生欢喜,一般上师都有详略适当地宣讲以内三续瑜伽为主的佛法起源历史的传统。这里也略作叙述:所谓共称前译(宁玛派)内续生起次第玛哈瑜伽圆满次第阿努瑜伽、大圆满阿底瑜伽的流传可分为三种:佛陀心意传持明表示传补特伽罗耳传。具体传承介绍请见龙钦宁提传承表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