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世佐钦仁波切的转世故事

来自龙钦宁提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有一天,第五世佐钦仁波切与一群活佛和僧人在佐钦寺的大雄宝殿前,正好戒律严谨的大堪布阿卓·阿旺诺布(1866-1958,熙日森哈佛学院第25任院长)从旁边行过。其威严的仪态,让很多出家人有了发自内心的称叹:“堪布阿旺诺布有佛陀的十大弟子之一阿难的影子啊。”当大家正在议论时,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对大家说:“是啊,确实很庄严,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叫他爸爸也说不定。”虽然,第五世佐钦仁波切是佐钦寺的最高法座,但大家一听此话,还是觉得第五世佐钦仁波切无疑是在开玩笑。对第五世佐钦仁波切所言大堪布阿旺诺布也没有在意。


有一年,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委派堪布阿旺诺布去西藏桑耶寺附近的一个寺院当授课堪布,那里距离佐钦寺较远,生活较贫困。临行前,第五世佐钦仁波切送给堪布阿旺诺布一个大锅,因为那边的人,烧煮东西也是用锅。锅是生活中的必备品。堪布阿旺诺布见到第五世佐钦仁波切送他一个这样大的锅,就推辞说,用不了这样大的。但是,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就郑重地对他说:“无论如何你也要带下去,以后我也去啊,不就需要了吗?”堪布阿旺诺布一听,觉得确实有理,毕竟第五世佐钦仁波切也是有去下面分寺的机会。佐钦寺有300个分寺。于是堪布阿旺诺布就接下了那个大锅,并没有多想。

过了一些日子,佐钦寺的大伏藏师直美活佛带他的弟弟及侍者一行多人去不丹等地朝圣,临行前,与第五世佐钦仁波切话别。于是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就叫直美活佛去不丹时,找一张老虎皮带回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历经艰险的直美活佛一行终于来到了美丽的不丹,在圣地四处朝拜,大家都较愉快。后来,他们一行人还受到了不丹王室的隆重接待。


在异国他乡,有这样的隆重接待,直美活佛一行当然过得还比较欢愉。但是,突然有一天,直美活佛开始不吃不喝,双眼流泪,还用袈裟蒙着头,也不说话。就这样,过了七天七夜,随行人员都觉得摸不着头脑。但又不方便问。但在不丹王室还是有吃有喝,感到奇怪的随从人员就自得其乐,没有去管痛苦的直美活佛,依然比较欢愉。

终于,直美活佛的弟弟按捺不住问他哥哥,为什么会如此?直美活佛对大家说:“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你们还那样地开心?我们要赶快回去。”大家一听,才觉得可能事态严重,就听从直美活佛所说,动身返回西藏及佐钦寺,在半路上,他们碰到了来自于佐钦寺的送信者,信中说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已经圆寂了。而且佐钦寺有个大殿也被火烧了。


随从人员方才知道为何直美活佛要痛哭了。原来佐钦寺确实发生了大事。佐钦寺的僧众均祈望,第五世佐钦仁波切能够早日转世再来。


时间又过了两年,有一天,直美活佛带了几个人,从佐钦寺来到西藏桑的桑耶寺附近,在桑耶寺以北的一个地方,直美活佛对大家说“你们要准备好哈达,今天我们要到对面那个山上去,找一个人,是我们认识的人,说不定还能见到我们的亲戚呢。”

大家一听,觉得不可理喻,在这白雪茫茫,人烟稀少之地,怎样可能有认识的人,甚至于还是亲戚呢?但怀疑归怀疑,大家还是随着直美活佛开始向高山爬行。


过了一阵子,疲惫不堪的大家终于见到了一间小屋,不过随从人员在嘀咕,这鬼地方怎样能住人呢?快来到这间房子时,终于见到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确实让大家大吃一惊,原来他就是被第五世佐钦仁波切委派到桑耶寺附近寺院的堪布阿旺诺布。大家非常惊讶。此时站在大家面前的阿旺诺布已经没有庄严的僧衣,完全是俗人之打扮了。曾经那威严之样已经到九霄云外去了。


同样非常惊讶的阿旺诺布就问他的亲戚直美活佛,如何能找到他的?直美活佛并没有回答,反而让阿旺诺布带大家回他的屋子,并问他的儿子在哪里?阿旺诺布更加吃惊地问“你怎样知道我有儿子?”直美活佛只是微笑,还是没有说话。当大家来到阿旺诺布的房子中,他们见到了阿旺诺布那个差不多一岁的儿子。


只见直美活佛恭敬地给阿旺诺布的儿子献上了哈达与供养之物。随行人员都觉得非常奇怪,不过也同样给那个小孩敬献已经准备好的哈达,对此场景,当然阿旺诺布也同样觉得奇怪。

阿旺诺布非常不好意思,忏悔地告诉直美活佛所发生的事情:一次,他碰到了雪崩,昏迷多日,被他现在的妻子名叫本雅的与她母亲救下并悉心照顾,后来,阿旺诺布就还俗,与恩人成婚并生下了现在的儿子。 但直美活佛丝毫不责备,只是说一切皆因缘。然后直美活佛郑重地告诉大家,面前的这位小孩,就是第五世佐钦仁波切的转世第六世佐钦仁波切。大家一听,如同五雷轰顶,颇感意外。

激动地阿旺诺布,后来仔细一想,第五世佐钦仁波切确实曾经给大家说要叫他爸爸,而且送给他一个大锅,第五世佐钦仁波切说的“无论如何你也要带下去,以后我也去啊,不就需要了吗?”原来是转世相见啊。大家这才明白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皆在第五世佐钦仁波切那无误之预言中。

直美活佛于是就让阿旺诺布带着第六世佐钦仁波切回到佐钦寺。但因为直美活佛与阿旺诺布是亲戚,不少人就怀疑直美活佛的这种认证。后来,佐钦寺的人突然想起,当年第五世佐钦仁波切曾经准备好一个嘎乌盒,要大家在关键的时候打开。于是大家打开那个嘎乌盒,发现里面收藏有书函,而且是第五世佐钦仁波切亲笔所书,对自己的转世有了明确交代:“殊胜圣地桑耶寺,据此以北村庄中,父亲名号为代瓦,母亲名号为本雅,转世诞生显征兆……”大家才明白,直美活佛找到的这位小孩,确实就是第六世佐钦仁波切。

过了几年,当第六世佐钦仁波切长大了一些,比较会说话时,就对这位活佛说,尼玛,你老了一点哟。对那个僧人说,白玛,你可比以前消瘦了。每个人的名字,才4岁的第六世佐钦仁波切都能无误的叫得出,对以前发生的事,也能回忆出,于是大家都激动地流泪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怀疑,阿旺诺布的孩子就是第六世佐钦仁波切了。


参考资料

认证第六世佐钦法王的故事

注释